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女詩人 >> 女詩人林側:我的身體比思想更純粹
详细内容

女詩人林側:我的身體比思想更純粹

时间:2018-08-15        阅读

林側1.jpg


她既不文靜也不霸氣,你在她的身上不僅看不到一點調皮的顏色,反而會因為她的歌聲在腦海里留下一抹鮮紅。

她是女詩人、民謠歌手、行為藝術家,她說她喜歡別人叫她“林側”。


林側.jpg


詩人


這個叫林側的女孩很年輕,1993年出生在蘇皖交界的一座小城。


城市很小,日子過得很慢,夏天來的時候,窄窄的巷子里會有落山風吹過。年幼的她常常坐在家門口吃飯,這時候總有個沉默寡言的男孩子從她面前路過。


這個畫面大概留下了她生命里最初的悵惘。后來她學會了寫詩,用詩歌表達自己不與人知的感情。


“與星空舌吻”、“騎盲魚探路”、“金魚流淚”,她的詩句里充滿了怪誕的詞匯,像一個黑色的童話。


也許正是這份與眾不同,她在詩歌界開始嶄露頭角,不僅獲得了先鋒書店詩歌獎,還出版了詩集《在春天里大病一場》。

林側3.jpg


民謠歌手


作為詩歌界的后起之秀,林側似乎并不滿足于一個詩人的身份,于是她選擇了自學吉他。


林側以前在北京上學,平日能接觸到很多國內的民謠歌手,再加上自己興趣相投,很快認識了很多音樂圈的朋友。


有一次,她和張楚、馬條、謝天笑、姜昕出去玩,中途落雨,他們幾個就在酒店大堂里玩開了。


謝天笑彈琴、張楚打鼓、馬條唱歌,盡管引來很多路人的圍觀,可是林側卻結結實實感受到音樂的魅力。


在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她終于第一次演唱了自己的作品,與他一同出席活動的還有詩人西川、歐陽江河。


那一天她用歌聲完成了一個女詩人向民謠音樂人的蛻變。


在海邊,她和仙童樂隊同臺演出。她的聲音迷幻、通透,清澈又哀傷,當她發聲的時候,臺下都沉默了。


當她唱到“媽媽”的時候,我轉眼看了身旁的一個女孩,她的眼眶紅紅的,像是剛剛哭過一樣。


林側2.jpg


行為藝術


對大多數人來說,第一次聽說林側的名字是源自一起離經叛道的行為藝術表演。也正是這起風波,讓這個24歲的女孩,受到了全社會的非議。


2016年,在北京的某家酒吧,林側現場邀請觀眾摸自己的胸部,該行為總共持續有30分鐘。


在進行該項活動前,她想過種種最壞的結果,比如有觀眾過來抽她耳刮子,或者暴力的捏她掐她。然而,所發生的事情卻恰恰相反。


在表演剛開始時,沒有人上前,出現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人后,便陸陸續續有人上前,甚至有不少的人僅僅只是給她一個輕輕的擁抱以示鼓勵和安慰,每個觀眾都給予了足夠的尊重和誠意。


女詩人的乳房.jpg


她感動的說道:“觀眾都是很溫柔的動作,然后和我擁抱。”


這起“女詩人表演行為藝術”的新聞迅速在網上炸開了鍋,多數人不理解這一項行為藝術,揣測以及惡語相加的人占了大多數。


有人說“你只需一秒便會愛上她的身體”,有人說“我拍攝過上百裸女,她的胸是最頂級的”,也有人說“女人都忍不住想摸她的胸”……


不理解她的行為,但是我卻尊重她的選擇。以前有個朋友告訴我:“這世上所有的光怪陸離與驚世駭俗,都讓我心生敬畏。”


不管別人如何揣測她的動機,也許她從同類人身上獲得安全感的一刻,才是最真實的溫暖。


時至今日,林側依然以女詩人、民謠歌手、行為藝術家的身份在文化的主流和邊緣游走,前不久她還簽了新的廠牌,預計今年會發行一張新的專輯。


并不是支持所有人都像林側那樣生活,但至少她的生活讓我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性。


她可以不像程璧般歲月靜好、醉心詩書,也不必像陳粒個性極強,鮮衣怒馬,更不必學著邵夷貝、花粥那樣俏皮可愛,嘻嘻哈哈。


她就是她,哀怨、深沉、自成一派,盡管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爭議,就算全世界都與她為敵,那又怎么樣呢?她就是林側。


林側曾經說過一句話讓莉莉安印象很深,她說:“我并沒有覺得自己的生活更有趣,可是如果大家都一樣的話,那該多無聊啊。”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