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男詩人 >> 商震:詩人應該是最敏感最沖動的群體
详细内容

商震:詩人應該是最敏感最沖動的群體

时间:2018-12-20     作者:商震   阅读

詩人商震.jpg


詩人簡介:商震,1960年4月生,遼寧營口人,曾任《人民文學》副主編,《詩刊》副主編,現在擔任作家出版社副總編輯。讀過大學,做過教師,上世紀70年代末期開始學習寫詩。出版有詩集《大漠孤煙》與長篇紀實《寫給上帝的白皮書》等。作品被多種選本選載。  


詩人商震2.jpeg

著名詩人商震: 沒有人文關懷的人不能稱之詩人

董宇


用遒勁的詩作與這個時代對話,用細膩的視角關切社會的變化。按照《詩刊》副主編、著名詩人商震的話來說,“一個不懂人文關懷和沒有人文關懷的人不能稱之詩人。”“說詩人過了45歲后寫不出好詩是謬論,其時是45歲后,詩人的創作生涯才剛剛開始。”


談詩、品詩、寫詩,商震用自己的真性情在詩的世界里筆耕不輟。


詩人應該是最敏感最沖動的群體


談及當下中國的詩歌狀態,商震興奮地說,“這是一個詩人的筆觸深入生活,是一個健康的、有發展前景的創作時代,一個不懂人文關懷和沒有人文關懷的人不能稱之詩人。”


商震又進一步說,現今多媒體全面發展,博客、論壇、微博等網絡平臺,都成為詩作生產發表的載體。如果先將詩作的質量忽略,單從詩歌本身所陳述的內容來看,當下的詩歌不僅是一種紓解情緒的作品,更是一種能將筆觸探及社會生活本質的傾訴。


商震還提出了一個詩人應有的本能就是“敏感”,他說:“時代發展的太快了,信息量之大讓人目不暇接,而詩人應該是最敏感、最沖動的群體,這樣才能寫出最深刻的詩作。”


好詩能讓人從心底笑從心底哭


3年前,在海南西海岸邊,商震在品茶時,在和大海耳語后揮灑而就,創作出詩作《西海岸》,“我是個懷琴的游歷者”,“琴”作為旅行者的核心意象在這里充當了風景、人物和情感的載體以及它們之間的關系鏈。這種詩人特有的敏感,讓西海岸的沙灘瞬間浪漫而又深刻。


對于好詩的標準,商震言簡意賅地總結到:好作品能讓人從心底哭,從心底笑。


審美的寬度、生活的深度以及創作手段的表達,都是考量一首“詩”是否為詩的標準。詩歌是使用語言的張力來表達的,需要詩人有文學、美學上的修養和對當下社會的關切。


詩人從45歲開始才是個好詩人


“說詩人過了45歲后寫不出好詩是謬論,其時是45歲后,詩人的創作生涯才剛剛開始。”商震巧妙地做了一個回擊,“有一句話說‘每個人到18歲都是一個詩人’,但我可以說,18歲時一定不是一個好詩人,18歲的青春是有些迷惘和荒唐在里面的,當然寫出來的詩也是有些荒唐和迷惘的。”


商震表示,詩人只靠沖動是寫不出好詩作的,充其量也只是一個毛坯。只有在藝術和情感以及文學積淀下,他的作品才有感情、有內容,感悟的東西才更透徹。


商震罵人到底扒了誰的“底褲”?

文/何華

  

最近網絡上炸開了鍋,商震罵人了!


商震何許人也?大名鼎鼎的《詩刊》主編也。


據鳳凰播報,網絡大V“一地秋白”在網絡說,《詩刊》主編商震最近有人損他,言辭犀利,于是,他坐不住了,在博客上寫詩,罵人。讓人啼笑皆非。


堂堂國字一號詩歌掌門人罵人,乃中國詩壇一朵奇葩。商主編讓中國大多數詩人蒙羞,讓詩歌蒙羞。


有網友說,主編寫詩罵人不可原諒。


作為主編,寫詩反擊,是自己的權利。但是在詩歌里沒有節制罵人,讓人不可思議。


一個最大國家的詩歌主編如此粗俗,甚至讓人感到不可原諒。


我們是文明古國,一個國家級刊物的主編尚且不文明,還指望誰文明?


當商震先生看到上面這段話時,他有何感想,我不得而知。俺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讓一國詩歌主編斯文掃地。


商震罵人,讓我想起十幾年前《中國青年報》“社科院找小姐有辱斯文”的報道,二者異曲同工。


中國是詩的國度,詩歌是文學王冠上的明珠。一個執掌中國最大詩歌刊物的主編究竟是神馬原因讓他如潑婦罵街般把神圣的詩歌拉下神壇。


看看這幾年的"蕩婦體"和"梨花體",看看口語滿天飛的中國詩壇,一些大紅大紫的詩人不是流氓勝似流氓。從"一把好乳"的沈浩波,到"一泡尿的功夫,黃河已經流遠"的伊沙,再到"穿越大半個中國去誰你"的余秀華,《詩刊》捧紅了一個又一個詩人,一個又一個流氓。


詩壇從不缺尿點,從商大人酒后尿急當街拉開拉鏈掏出鳥對墻直射的那一刻,詩人的畫皮被剝個精光,露出流氓的嘴臉,詩刊主編寫詩罵人,與潑婦罵街何異?可商大人忘記自己是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咋動輒就罵娘,這,不僅有失身份,影響了他的形象,也影響了《詩刊》在億萬讀者心中的美好形象。


當我們看到他在牛B的路上一路飛奔,眼看他升官和入黨,眼看無數漂亮的詩歌MM踏破門檻求他發表作品嘚瑟勁,又有誰會記得他街頭尿尿的過去呢?


從"狗日的王法",到搖搖晃晃的余秀華,一只腳踏在詩歌的大船上,一只腳邁在離婚的門檻上,讓本已邊緣化的詩歌增添了娛樂化的功能。


搖搖晃晃的余秀華,走在搖搖晃晃的人間,月光落在左手上。


朱零的"浪潮"女人,一浪一浪走向高潮,讓人受不了。


這也叫詩?無數網友質疑。


是誰扒開了詩歌的內褲?曾經的陽春白雪,而今全他媽下里巴人了。


于是磚頭與口水齊飛,匯成網上的口水盛宴。大波妹充斥眼球,魯獎讓炮仗放到了羅布泊。


方方與柳忠秧掐架最后對簿公堂,高洪波晚節不保差點被拉下水。詩是通向大地的傷口。


劉年借《詩刊》捧紅了“蕩婦體”詩人余秀華,朱零借《人民文學》捧紅了“摸奶妹”楊碧薇。這對哥們,真他娘的一根藤上結出兩根瓜。


不信,請看楊碧薇的新詩---“如果有人摸她左乳,她會把右乳也轉過來讓他摸。”據說這首短詩,點擊率超過14000人次,哇撒!


從"羊羔體"到"烏青體"再到"蕩婦體"、"梨花體",詩官們把中國現代詩帶入西方口水式的"廢話體"、"嘮嗑體"的污垢和泥潭。


劉年說,詩歌是人間的藥。我中毒很深。


商震說,沒有人文關懷的人不能成為詩人。俺不明白,他說的人文關懷,是詩歌,還是女人。


就像他的前任、著名詩人劉湛秋當年在屁股后面經常載一個詩歌妹,在北京各大公園轉悠。最后,讓英兒跑到激流島墜胎。


兇猛的余秀華與潛伏的優秀者,當我們在討論"中國的狄金森"時,為何不去讀讀真正的"艾米麗·狄金森"的詩歌?


一場詩歌"高燒“該退了,讓它遠離喧囂與熱鬧,回歸寧靜與本真。


詩歌,應給人向上仰望的精神,充滿正能量,而不是直逼"“打雞血”“的心靈雞湯。

當下烏煙瘴氣的中國詩壇,真真假假的官方和民間詩學愛好者和從業人員不免受到商業時代的消費文化、快餐文化的影響,現代詩淪為山頭、圈子、詩歌群瓜分的勢力范圍,一些娛樂化、調侃化的口水入詩,口水詩大行其道,難道說《詩刊》主編商震沒有責任?

辦刊方向性錯誤,使《詩刊》在正確的道路上越滑越遠。難怪,著名詩人流沙河說新詩百年是一次失敗的試驗。我們認為,口水詩泛濫不是芬芳的香花,而是毒草。讓詩壇陷入一個又一個不能自拔的怪圈,一個個所謂的詩歌大獎跳不出金錢設置的"陷阱",未來中國新詩路在何方?

余秀華事件,這種對詩歌的炒作,不是使人認識了詩歌,而是屏蔽了詩歌;不是使人親近了詩歌,相反使人厭惡而遠離詩歌,這種無休止、愈來愈離譜的炒作,把詩歌帶向一種前所未有的災難!

文學應該引導人類心靈朝上的仰望,而不是一味地販賣低俗。不只是我,很多人對當下文壇和詩壇都非常失望。難怪人們說,唐朝以后無詩歌了。這難道不是詩歌的悲哀?

口語入詩,商震看似給人給所有中國人普及《新詩》,其實,他是在拆毀我們整個民族向上仰望的精神。如果詩人沒有了詩歌精神,那還是詩人嗎?由于口水詩盛行,下半身流行,人們讀新詩都是用很俗的雞湯方式去解讀它,讓我們曾引以為傲的詩歌漸行漸遠。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