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 >>散文 >>原創散文 >> 如果當時說話語氣不那么沖,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編輯推薦
更多
详细内容

如果當時說話語氣不那么沖,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时间:2019-06-18     作者:落英   阅读

1560817639648753.jpg


本來想說說愛情,但這個奢侈品還是不要談。講愛情的時候,人家給你講物質,講物質的時候,人家給你談情說愛……生活無處不是逗,逗人開心,也逗人難過。但大多數時候,問題就出在自己身上。

 

作為一個即將奔三的尷尬青年,能被人說叨的也無非就是我的脾氣。少時不更事,大了后悔遲。料想,很多人都會在生命最后一刻,回想一生后悔做了哪些事。

 

但我不喜歡這樣,知錯改錯不認錯,即使到了生命盡頭,我也不會浪費時間去回憶那些無意義的話。就算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后悔的也是這一世,還有哪些事情沒有做,還有哪些夢想未完成。

 

因為如此,所以我生活工作中說話的口氣很沖。只要篤定的事情,沒有正當的理由無法將我駁斥。

 

1

 

但事情有時不分對錯,沒有道理可言。

 

 

我輟學那年,父親非常不高興,甚至怒發沖冠,千里飛回老家,要跟我談談。我也當仁不讓,沒把自己兒子的身份當回事兒,牛氣沖天地跟父親唇槍舌戰。估計父親的印象里,我也算是個逆子了。

 

這是我們剛見面的的狀態。

 

父親講了自己半生的經歷,有激烈有榮光有卑屈有傷感,總之他的前半生遺憾大于欣慰。

 

我那時已經開始抽煙了,我們父子倆坐在小飯館里。剛開始沒有話說,父親第一次當著我面沒有蹺二郎腿。眼在我們各自的手里燃著,燃燒的火星,就像父親心中的情緒,忽閃忽閃。我輟學,對于我家算是天打五雷轟。從七八十歲的爺爺到幾歲的弟弟妹妹,都無法接受。

 

父親說:“喝一杯?”

 

我點點頭。

 

還是父親最喜歡的二鍋頭,但那應該是我和父親第一次喝白酒。很快一瓶二鍋頭被咕隆光了,菜一點也沒吃。

 

也許作為一名父親,有太多想給兒子說,但一生中有多少父親會有那么清閑的時光跟兒子聊上那么久?我父親做到了,和他碰杯的那一刻感覺我們像是失散多年的老友。最終,我還是沒有低頭,選擇了自己的路死磕到底。

 

那天與父親會面快要結束時,酒也喝了,話也說了,煙也點著,母親打來電話,語氣低沉。她不是來勸我重新回去讀書,而是簡明扼要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你平平安安就好,自己想好了,做什么決定媽都支持你!

 

那可能是出生以來,最為感動的一次。

 

后來到父母身邊生活,母親偶爾也會談一些零星的話,比如,家是講愛的地方,不講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很難懂得這樣的話,那絕對是年輕人難以明白的。現在也只能是有所感悟,并不清晰。

 

但不管過去多少年,我知道輟學那件事一定是母親心里的一根刺。但她沒有表現出來,任何情緒都沒有。不過,再遇到什么事兒,不可能再和父親那樣去爭吵。

 

而工作時,我這種直脾氣常常令我掉坑里。對老板的批評總是直言不諱,我很喜歡老板面色鐵青的樣子,當然,這樣的結果就是兩年我沒有任何升職加薪。

 

但我依然覺得事情總得分對錯,對的要賞,錯的要罰。

 

記得有一次酒局,老板等公司領導都聚在了一起,很多人都給老板敬酒,甜言蜜語加海誓山盟,我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我很難受,在酒桌上孤零零的人。有人敬我酒我就喝,沒人敬就自己喝,我給自己在職場定了個規矩,不主動敬酒,不能趁酒勁說假話,更不能仗著酒膽摸女人的大腿。

 

后來,各種理由拒絕職場上任何朋友的飯局邀請。很長時間以來,在我辦公室里,只有一株富貴樹伴我。忙碌加忙碌,是對這座城市的敬挽。有時候深夜,我會點支煙,慶祝這份寧靜。有時候也會寫首詩,鼓勵下屬:

 

《有些事,只能未完待續》

 

星期六到了,并無喜悅

這一個星期結束后

有些事,只能未完待續。

忙碌太籠統了,時間若能增加一倍

文件夾也能用來寫詩。

深夜,同事仍在辦公室,

相顧無言,他點他的外賣

我抽我的煙

 

因此有的時候,他們犯了錯,我批評得語無倫次。也許那個時候他們眼里的我,是個牛氣沖天的人。

 

但我最終也沒有做到賞罰分明,這算是改變么??有時候在錯的時候安慰鼓勵他們,在他們完美完成任務的時候故意找茬。我發現,不知何時,自己開始沒有道理可言了。

 

是不是像韓寒那樣,正在成為自己曾經反對的那些人……

 

2

人都是有軟肋的,被戳中后溫情大于理智

 

 

當然,如果生活僅限于此,那必然是枯燥乏味,令人可以作嘔的。倔強的人還是懦弱的人,都一樣,就怕一些事情戳到脊梁骨。

 

我剛買車的那會兒,特喜歡方向盤的感覺,老想著開車上路,和百萬司機在深圳的馬路上一決雌雄。開車是不是技術活,孰能生巧,需要時間和經歷,我這樣急不出事才怪。

 

在一個十字路口,一輛電動車飛馳而來。是的,他的速度比我快了足足一倍,我的小汽車以二十碼的速度前進,他一頭撞在了我的側面。

 

還好萬幸,他只是膝蓋和手臂擦傷。我扶他在一旁休息,安慰他,打算帶他去醫院。想了想,還是給家里人打電話匯報了這件事。家里人叫我趕緊拍照,等他們來處理。

 

我知道,這件事比什么都重要。但我看見電動車主在流血。我不想考慮太多,至少他的痛苦我看得見。至于后面會給我帶來什么痛苦,我不愿意去想。而且他的態度也很好,我正打算送他去醫院。電動車主的老婆來了,上來就是稀里嘩啦地罵我。

 

沒長眼!腦袋憋在屁股后頭……

 

心想她老公畢竟受傷,隨她罵幾句消消火。不過,事情并不止于此,因為她的出現,我沒法立即送電動車主去醫院。他一直在喊痛,我對他老婆失望至極。難道她理解她老公的痛?

 

3000,這是她開口要的賠償。或許更多。

 

我的家人趕到了,沒有應承。警察也來了,因為現場已經挪移了,他們顯得很難處理。家人對我沒拍照,顯得極為惱火。而我也努力解釋,我把他送去醫院包扎是當時最重要的事情。不過警察是睿智的,大致判斷我是沒有違法違規的。而電動車主受傷了這是事實,只能建議我們私了。但是3000確實太多了,警察讓我們自己談。

 

談來談去,最后一千塊,電動車主的老婆拿著錢跟我簽了和解書。警察拍了照,他們就像沒事人一樣走了。但這件事深深打擊了我。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救他,不想他再繼續流血。而他的老婆只關心賠償,甚至害怕我跑了。

 

我家人對我的不理智提出了嚴肅地批評。

 

這件事我想了很久,但我希望如果受傷的是我家人,請先送他們去醫院。

 

3

生活是一門藝術

 

大學問應該有大造化,但生活就是這樣,越細膩的才能深有體會。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人人可以喊出的口號,并不是人人能夠做到。事情,總是得等到發生的那一刻,仍然難以預料。

 

但能夠預料的,是自控。自我控制,在自己的內心世界安上一口大鐘,時刻警醒自己,別太沖,或許結局是另一種樣子。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