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男詩人 >> 詩人張執浩:做一個不知羞恥的人
详细内容

詩人張執浩:做一個不知羞恥的人

时间:2019-09-30     作者:張執浩   阅读


張執浩.jpg


詩人張執浩最近詩歌選,張執浩詩人簡介:1965年秋生于湖北荊門,1988年畢業于華中師范大學歷史系。曾在武漢音樂學院任教多年,現為武漢市文聯專業作家,《漢詩》執行主編。主要作品有詩集《苦于贊美》、《動物之心》、《撞身取暖》、《寬闊》、《歡迎來到巖子河》、《給你看樣東西》和《高原上的野花》等,另著有長、中短篇小說集,隨筆集多部。作品入選多種文集(年鑒),曾先后獲得過人民文學獎、第12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詩人獎、《詩刊》2016年度陳子昂詩歌獎等多種獎項。


芡實與菱角

 

巨大的木盆漂浮

在更為巨大的水面上

年幼的我坐在水盆中央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陸地

前往芡實和菱角的家鄉

巨大的秋陽照耀著平靜的水面

我在明晃晃的年紀里就有了

濕漉漉的記憶,這記憶

通往芡實和菱角的家鄉

大人們關心水下有什么

而我只對水面上的事物感興趣

用力劃動的木盆左搖右晃

我要去我從沒去過的地方

我要采摘那些水中的果實

把它們運回到陸地

把它們的家鄉運回到我的家鄉


2019-9


光腚之年

 

我的光腚之年可以追溯到

你發來的這張圖片中

在不知羞恥的年齡做一個不知羞恥的人

在知恥之后還有浪花積滿眼窩

還有河水有去不回仿佛

它們早就明了今日之干涸

源于那一朵朵飛濺的浪花

跳得最高的將跳上河堤

跳得最遠的將如此時的我

在遠離那條河道的地方

使勁盯著身邊的這條河


2019-9


插滿煙頭的煙缸


亞馬遜雨林的大火還在燒

等到火勢稍緩

才有機會湊近些看

那些燃燒過后的樹木

一根根豎在渾濁的河床上

像上帝吸過的煙頭

擁擠在這只水晶煙缸中

天吶,他該有多么苦惱

才會像昨晚的我一樣

在黑暗中盯著最微弱的光

為那些從灰燼里脫穎而出的

活物而顫栗,而驚呼


2019-9


湖邊的風

 

一生中我吹過三種風——

河風,江風和湖風——它們

依次經過童年的我

青年的我和現在的我

如今我在都司湖畔生活

傍晚去長江南岸散步

偶爾回老家看看巖子河

河風輕柔

江風強勁

湖風細若游絲

我長時間坐在湖邊接受

這些絲狀物的纏繞,我知道

在你們眼中這種被稱為愜意的生活

實際上已經不是生活

沉浸在湖心里的云朵

甚至已經不屬于天空

我在垂柳與水杉之間喝茶

我在睡蓮和水藻留出的空隙中

看野鴨在湖面上鉆進鉆出

曾經想象過的風輕云淡

曾經向往過的波瀾不驚

都被一一驗證,變成了

我起身,皺眉,哭笑不得的

驚詫與滿足


2019-9


閃電能模仿什么

 

暴雨來臨之前閃電出沒

心虛的人躲在窗簾背后

閃電在東,閃電在西

閃電撩開烏云一角隨意抓拍

心虛的人在黑暗中不想讓閃電看到

但閃電在南,閃電在北

閃電模仿完河流和樹枝之后

又模仿了鎢絲在燈泡里的顫抖

心虛的人把燈光擰得亮亮的

這明亮的光足以照見

他經過的所有的河道和樹木


2019-9


照見

 

在月光下走著

走著,忽然發現

月亮落在了身后

在曠野中

一片清涼的

后腦勺一片灼熱

忽高忽低的月亮

忽冷忽熱

忽大忽小的天地間

除了你和我

再也沒有別的事物

像我們這樣淪陷過


2019-9


信條

 

燒雞要在綠皮火車上吃

才能喚醒相應的味覺

或者在瑟瑟秋風中

抱緊一壇老酒

躲進橋洞獨酌

機帆船開過來了

水手要到船頭迎風而尿

然后打個寒噤貓回船艙

方桌上放著一只搪瓷碗

碗里裝著花生米

他要用搪瓷杯喝酒

醉意中不停地用手指摳

那幾個紅字:“為人民服務”

越來越亮的月亮

要從背后照耀

江水和煤堆

八百里的路上只有我倆

我上溯的時候

你不要動


2019-9


尺度

 

我父親喜歡用手指拃量樹木

家具、衣服、身高和田疇……

拃過之后他會感覺這雙手還有用

他迷信自己的手如同木匠

迷信那一截蘸了墨汁的繩索

彈在木板上的聲音是有形狀的

我兄弟買了一段軟皮尺供我母親

剪裁衣服用,每到臘月時

縫紉機半夜還在響,可我

整個童年都沒有穿過幾件新衣服

我兄弟有一支木制大三角板

涂了黃漆,刻度是黑色的

他在攤開的報紙上畫幾何圖

但他從來不相信人能垂直于大地上

后來他當了父親,他兒子

也不相信這么大的三角板有什么用

他買了一把卷尺閃閃發亮

他丈過自己的庭院,和前途

但很快就縮了回去

而我幾乎是雙手空空地來到了

沒有他們存在的地方

沒有土地,樹木,沒有庭院

我活在被丈量過的生活中

常常隨手拿起身邊的各種尺子

體味著尺有所長之苦

如果我的父親現在還活著

他一定能丈量出我們之間的距離

在他手指成灰之前也許他已經

在心里丈量過了,不然的話

為什么總有人在耳邊提醒我:

“不要相信你無法撫摸的生活。”


2019-9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