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中國詩壇 >>詩人 >> 詩人李元勝在重慶:暢談當代詩歌閱讀與理解
详细内容

詩人李元勝在重慶:暢談當代詩歌閱讀與理解

时间:2019-10-29     作者:胡勇 ▏ 重慶作家網   阅读


詩人李元勝做客巴南

暢談當代詩歌閱讀與理解


2019年10月26日,巴南區龍洲灣街道、巴南區作家協會在巴南文化藝術中心舉辦《當代詩歌閱讀與理解》講座,重慶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重慶文學院專業作家、詩人李元勝應邀主講。巴南區文聯副主席朱麗紅出席會議。講座由巴南區作協副主席李華主持。


講座中,李元勝分享了自己的創作感受,并以知名詩人康雪的獲獎作品《靜止》、劉年的《游大昭寺》、西娃的《“哎呀”》、人鄰的《荒草》、張遠倫的《一聲狗叫 遍醒諸佛》等詩作進行了精彩點評。互動交流中,李元勝解答了會員們針對名家詩歌作品及創作方面提出的問題。


講座現場,李元勝向巴南區龍洲灣街道楹聯詩詞協會、安瀾農民文學詩社、盲詩人舒展贈送了《我是你獲得世界的一種方式:詩人最滿意的10首詩》書籍。


詩人李元勝

“斗蟲蟲”的時光詩人


從重慶的武陵山、四面山到西雙版納熱帶叢林;從海南五指山旱螞蟥中穿行到哥斯達黎加星夜燈誘;從飛起來像蜻蜓的中國最小蝴蝶燕鳳蝶到國內首張雄性葉“蟲脩”照片……

魯迅文學獎獲得者、著名詩人李元勝堅持昆蟲攝影19年,借助微距鏡頭他觀察并記錄了它們神奇而美麗的生命瞬間。


去哥斯達黎加“圓夢”和“補課”

在毒蛇種類最多的雨林“燈誘”和“巡夜”

一起虛度短的沉默,長的無意義

一起消磨精致而蒼老的宇宙

——摘自李元勝《我想和你虛度時光》


日前,李元勝主講的“奇幻之旅”哥斯達黎加昆蟲考察分享會在彈子石老街大眾書局舉行,李元勝向在座的百余位昆蟲愛好者講述了那些拍攝背后的趣事。


在場的很多人都對他的《我想和你虛度時光》印象深刻。不過,屬于李元勝的那些拍攝時光,從未像詩歌里寫的那樣“被虛度”——相反,他深入雨林,用鏡頭記錄下的一張張昆蟲的“奇幻時光”照片,讓站在臺上的他更像一位探險家,而不是曾摘得魯迅文學獎的作家。


“作為一名昆蟲攝影愛好者,我到哥斯達黎加有兩個目的,一是圓夢,二是補課。”李元勝從2001年接觸微距攝影并成為昆蟲攝影愛好者后,自此一發不可收拾,穿行熱帶雨林、深入原始森林、觀察并拍攝昆蟲成為他最迷戀的事情。


這次接受哥斯達黎加ONE K科考基地的邀請,他更是做了充分的準備,轉了三次飛機,漂洋過海去往那神奇的國度,“這里的生物多樣性是世界頂級的,不僅雨林里有世界上種類最多的毒蛇,也有閃蝶等在亞洲地區沒有的蝴蝶。更有人說,愛蝴蝶的昆蟲學家沒有去過哥斯達黎加都會是遺憾的和不稱職的。”


在20多天的拍攝中,李元勝與同行的國內昆蟲學家張巍巍一起,幾乎每天都在雨林中穿梭,拍攝了上萬張圖片,“就像闖入愛麗絲仙境的兩個好奇的外來者。”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常規的拍攝之外,由于夜行昆蟲往往都具有趨光的天性,所以李元勝還會利用“燈誘”和“巡夜”的方式來進行拍攝。“這是一種非常令人著迷的拍攝體驗:無邊無際的黑夜猶如一個巨大的陷阱,而懸掛在密林深處或者寬闊草地上的一盞盞燈,就像召喚術一樣,召喚著各種各樣的昆蟲前來登臺表演,而我們就是這場‘舞會’的攝影師。”


“驚喜”與“驚險”并存

收獲國內首張雄性葉“蟲脩”照片

棋局中奔跑的卒

只看得見前面的楚河

——摘自李元勝《命有繁花》


昆蟲攝影,有苦有樂,既有“驚喜”,也不乏“驚險”。對于李元勝而言,自己就像詩中所寫的“奔跑的卒”,一旦開始拍攝,便一念向前。


對于常居在重慶都市里的人們來說,燕鳳蝶這種“中國最小的鳳蝶”都只存在于書本中,“它們飛起來很像一群蜻蜓,拍下照片,才發現是蝴蝶。”這種生物也強烈地刺激著李元勝的好奇心。


“2008年5月,在海南尖峰嶺山腰,正當我舉著105mm鏡頭,與一只鹿灰蝶‘斗智斗勇’,突然從不遠處灌木上空的強烈逆光中,看見了一對懸空的‘絲帶’在互相纏繞、旋轉,給人一種超現實的錯覺感。我震驚了,一定是燕鳳蝶,因為只有它的翅膀是透明的,而且也只有它的頭部和劍突,會在逆光中變成‘絲帶’的樣子。”


李元勝根據多年的拍攝經驗猜測,剛剛看到的燕鳳蝶應該會飛往某個水洼或溪水邊。果然,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苦苦尋覓,他終于如愿以償地拍到了第一張燕鳳蝶照片。“這是一次令我印象深刻的拍攝經歷,昆蟲攝影就是這樣,可遇而不可求,拍攝者唯一能做的便是鍥而不舍的等待。”


在海南五指山自然保護區的叢林里,李元勝與同伴還經歷了旱螞蟥的襲擊,“我們深入叢林拍攝,當發現身上有旱螞蟥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涼氣。既沒人知道這些旱螞蟥是什么時候爬上來的,也沒人知道它們已經吸了多少血。我身上有7條旱螞蟥和3處止不了血的傷口,同伴的情況更是慘不忍睹,他走過的小路,一路上都是斷斷續續的血跡……”


“血沒有被白吸,五指山也給了我們極大的回報:除了觸角超長的長角象,長得孔武有力的螳蛉,偽裝術高超的螳螂和螽斯,美麗得近乎夢幻的麗擬絲蟌,最令人興奮的莫過于我們還與稀缺物種——葉‘蟲脩’不期而遇。”李元勝介紹,這是一種外形酷似樹葉的昆蟲,當時國內只有一個雌性標本,在之前還沒有人拍到過雄性葉“蟲脩”的照片,因此,自己和同伴都激動萬分,感嘆即使再被旱螞蟥咬幾口都是值得的。


飛過的蝴蝶能辨清公母

對還未到來的驚喜充滿期待

衣服成了翅膀

這是奇跡:我們飛著

自己卻一無所知 

——摘自李元勝《青龍湖的黃昏》


十余年間,李元勝拍攝了昆蟲照片10萬多張,積累昆蟲觀察筆記數二十多萬字,出版了《昆蟲之美》《與萬物同行》《親愛的蟲蟲》等多部與昆蟲有關的書籍。其中,《昆蟲之美》圖文集入選新聞出版署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的百佳讀物,其攝影作品入選20多種自然圖鑒、科普讀物。日前,他的故事被重慶衛視拍成了紀錄片,最新作品《勐海尋蟲記》也在重慶大學出版社出版面世。


在李元勝看來,昆蟲拍攝就像一場夢幻旅行,旅行深入眾多深山與叢林深處,大自然的龐大令人感慨和敬畏,“這次在哥斯達黎加拍攝的照片還沒有整理完,昆蟲種類真的太豐富了,身處其中,有時真感覺自己就是一無所知的。”


“接下來的拍攝,還會更加系統和科學。”李元勝介紹,在由昆蟲學家帶領的團隊支持下,此前在云南勐海歷時近1年的拍攝收獲頗多,一提到拍的那些各種各樣的蟲子和蝴蝶,李元勝就樂得合不攏嘴:“在勐海縣林業局、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和納板河自然保護區的支持下,與同行的昆蟲研究團隊一起拍攝到了上百種未被當地生物志收納的昆蟲種類。拍攝多了也就自然成了專家,現在只要一只大型蝴蝶從我眼前飛過去,公的母的我都知道。”


“以前得過心肌炎,但在野外拍攝后,完全康復了。”李元勝說,生物拍攝不僅讓他收獲了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也收獲了健康。提到接下來的規劃,李元勝表示拍攝的腳步不會停歇,探索進程也會繼續,“接下來還會鎖定一些特別的區域,比如云南的布朗山、重慶的四面山等,進行系統的深入調查拍攝。尤其是四面山,盡管它就在重慶,就在我們身邊,但我們并不了解它。我進山拍攝了80多次,每一次都有驚喜。我對還未到來的那些驚喜充滿了期待。”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