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當代文壇 >>綜合 >> 作家辛夷塢:摒棄浮夸青春愛情觀
详细内容

作家辛夷塢:摒棄浮夸青春愛情觀

时间:2019-11-18     作者:文翰暢談   阅读


著名言情小說作家辛夷塢

摒棄浮夸青春愛情觀

深挖記憶中的別樣青春


“辛夷塢”是一位很優秀的網絡言情小說作家,她的代表作《原來》、《我在回憶里等你》、《致青春》等都獲得了很好的口碑。“辛夷塢”作為一個新生代作家,在寫作的時候喜歡寫一些“暖傷”題材的小說。


縱觀“辛夷塢”的小說能看出來“辛夷塢”在青春少年的形象勾勒方面下足了功夫,她更喜歡寫一些青春飛揚的文字,在她的愛情小說中愛情不是很重要的主旋律,而是通過愛情揭示出愛的真諦,這才是辛夷塢小說的的靈魂。當然在愛情中也并非一帆風順,分離是經常會出現的狀況。時間以及地域上的分離能為她激昂的小說增添一絲絲的傷感氣息,《我在回憶里等你》中的司徒玦偷渡美國后愈合自己的心靈之痛;《致青春》的林靜去美國度過了自己人生最為艱難的時刻。


而兩部小說中有一個關鍵的契合點就是“七年”,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作者辛夷塢曾經反復提到過這個時間點,這不禁讓我們想起了“七年”這個時間點的特殊含義,在愛情的世界里面有一個很著名的定論叫做“七年之癢”,而在青春的記憶里面“七年”是一個人從少年走向成年的時間周期,而用七年的時間節點,恰好將一段青春愛情記憶進行很好的梳理,程錚和蘇韻錦在分別的時間里面發生了很多的變化,但時間沒有成為阻隔他們情感的障礙。


在他們心中仍然有自己牽掛的人,辛夷塢的每部小說中都有分離后的重逢情節,作者想要通過分離來讓雙方回憶和追憶這段情感,最終能在追憶中了解自己的真實想法,并在時間的磨礪下讓兩個人成長起來,當再次相遇的時候他們知道如何面對自己的感情,如何面對逝去的青春,所以她的小說大部分結局都很溫暖。


故事中的男主和女主在重新相逢后,對青春有新的記憶和想法,他們在一起后對青春有更好的感知,時間能見證這些,時間能賦予他們足夠的勇氣,時間也能讓他們找準自己,進而能奮不顧身地找尋自己想要的東西。


另外“七年”也是一個很漫長的時間,用七年的時間來等待一段感情,或者用七年的時間來祭奠一段感情,讓人感覺很傷感,但是同時也會感覺很暖心,融合了詩意的“七年”更表達出作者在寫作的時候對青春產生的濃厚回憶,可能這段回憶不僅作者有,讀者也會有。


“七年”這個時間的起始點作者“辛夷塢”重來沒有給出過詳細的界定,這個要根據讀者對青春的理解來定義,有的讀者感覺從十幾歲懵懂到二十幾歲出頭的年紀就是青春;也有人認為高中三年大學四年加起來才算是青春;更有人認為大學畢業到工作的前三年,這個七年才算是真正的青春,從學生到職場的蛻變。


其實這就是“辛夷塢”獨有的藝術魅力,沒有寫小說淺層次的內容,有人批判現在言情小說太浮夸和膚淺,寫的就是高中男生追女孩,追到之后大家起哄祝賀,這樣的水文讓人看了十分的不爽,浪費時間看這種沒有營養的東西,簡直是浪費生命。但是若是讀過辛夷塢小說的人都知道,她的小說摒棄了青春期愛情故事的浮夸外衣,而能真正地體會到深層次的內涵。


小說中的人生觀點是人物未來導向的風向標,能為我們指引正確的方向,特別是男主人公在錯誤處理問題的時候,悲劇結果的出現,能給我們很多啟示性的意義。在故事結尾部分有很多大團圓的深層次的文化底蘊,讓我在深思愛情這一亙古不變的話題時,發現愛情能讓一個人成長,愛情也能讓一個人成熟。


現在言情小說界真正有內涵的小說不是很多,畢竟“快餐文化”的影響下作者寫有深度的內容很浪費時間,而且還不符合快速發展的市場需求,但辛夷塢依舊秉承自己的想法和原則,痛青春之痛,思青春之思。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