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評乾坤 >>中國詩評 >> 讀李不嫁詩歌《新華字典》
详细内容

讀李不嫁詩歌《新華字典》

时间:2019-12-07     作者:買兔   阅读


■ 新華字典

李不嫁


它告訴我們的孩子

再善良的馬,也是供人騎的

馬是家畜,頭小,臉長,頸上有鬃,尾有長毛

它遞給我們的孩子一副鞍


而牛是用來奴役的

頭上有角,力量大,可以耕田或拉車

驢也是,像馬而小,也可以馱東西、拉車

它遞給我們的孩子一根鞭子


它教育我們的孩子

豬是用來宰殺的,

體肥多肉,肉可吃,皮和鬃是工業原料

唯有人是高等動物。它遞給我們的孩子一把刀 


是教育還是教唆?

——讀李不嫁《新華字典》

文/買兔

我在上小學時讀到過高年級的一個課本,上面畫著一頭豬,下面標注:豬的全身都是寶。那幾頁的主要內容是,豬鬃可以做刷子,還有啥可以做胰子等等,總之豬的每一處都可以利用。這個與我的生命平等觀念、眾生平等觀念乖離太多了。我看到了一個“殺”字。


李不嫁的這首說的是《新華字典》,典這個東西應該是客觀的,不帶任何情感因素與鄙視因素的。但可惜的是編撰者沒有做典的素質,把除人類以外的生命都物化了,工具化了,把人類對它們的剝削與宰殺視為理所當然。它們弱勢,不剝削它們剝削誰?不宰殺它們宰殺誰?


當弱勢者只是隨便欺凌與處置的對象,這就暴露了人類骨子里的凌虐意識。既然人類沒有擺脫弱肉強食的叢林觀念,人類的文明自何而來?


不嫁的這首詩可以用三個詞貫穿:


一,字典

二,凌虐

三,孩子


如果再深入一步,那就是:


一,字典(教唆犯)

二,凌虐(欺住能欺住的)

三,孩子(惡意識的被灌輸者)


也就是說這是個教育鏈與行為鏈。我們的孩子被灌輸的不是善,而是惡,或者說是以“善”的形式被灌輸以惡。

         

同情在哪里?平等在哪里?人類只把自己視為生命,這難道不是自私?

          

在人類社會里各色人等因此也就有了各種屬性,有些人的角色是豬,有些人的角色是牛馬,有些人的角色是虎熊。人類與動物的關系實質也是社會群體里各色人類的相互關系。

        

我不明白的是,《新華字典》里為何不寫牛這種動物時常反抗,常常以角牴人,很多人因此斃命?

         

為何不寫凌虐者必須為凌虐付出的代價?

         

宗教宣傳歷來講究仁愛,但在新華字典里卻體現不出宗教精神,也體現不出自由精神。它只是給了孩子們


一副鞍

一根鞭子

一把刀


這不由得令人憶起魯迅的大聲疾呼:

救救孩子。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