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觀點策論 >>創作談 >> 作家方方創作談:感想一下
详细内容

作家方方創作談:感想一下

时间:2019-12-07     作者:方方   阅读


作家簡介:方方,本名汪芳,祖籍江西,1955年生于南京,長于武漢。1982年畢業于武漢大學中文系。一級作家。已出版小說、散文集一百余部。多部小說被譯為英、法、日、意、葡、韓、西班牙、泰國等文字在國外出版。代表作有長篇小說《烏泥湖年譜》《水在時間之下》《武昌城》等,隨筆集《到廬山看老別墅》《漢口的滄桑往事》,中篇小說《風景》《萬箭穿心》《琴斷口》《桃花燦爛》等。作品《風景》獲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入選改革開放四十年最有影響力小說。《琴斷口》獲第五屆魯迅文學獎。


感想一下

方方


像我這樣年齡的人初寫小說大多從短篇開始。一個新寫手初來乍到,縱觀文學作品,長篇字多人眾,容量頗大,結構語言,樣樣都要講究,寫作過程中,難題很多,一個一個解開,不知道會解到幾時。那時又沒電腦,全是手工,寫一遍改一遍抄一遍,幾年都過去了。所以寫長篇,必須有實力,有時間,這得下很大的決心。在中篇小說尚未出現的年代,短小精悍的短篇小說自是新手們試筆的最佳選擇。就算業余寫作,一個月寫一兩篇,也是不難的。而才子和快手三兩天即可完成一篇,聽說一天一個短篇小說的人也有的是。在我認識的同代作家中,最初讀到他們的小說,幾乎全都是短篇。


但是,寫過短篇的人都知道,短篇并不因為其容量小,篇幅短,就容易寫。短篇看似字數少,易完成,但要把它寫好,其實難度似乎更大。這就是它的短處很難遮蓋。我們讀長篇小說,某些部分有瑕疵,或是某些段落語言不好,但其他部分如果寫好了,往往會原諒其瑕疵部分,甚至忽略不計。回頭看我們已出版的那些長篇小說,即使眾口稱贊的,大部分也都存在這種情況。但是短篇卻很難做到這個。它必須每一個環節都要好,因為它太短了,字數又少,每一處瑕疵都會被放大。它實在不太容易取長補短,以一處優秀來遮蓋它的缺陷。它得齊頭并進才是。因而,短篇考驗的便是寫作的基本功底。蓋因為此,短篇小說的發表量雖然非常大,但我們看到的好的短篇其實并不多。


我自己的短篇小說,大多是比較早期一點的作品。當中篇小說橫空出世后,以我個人的性格和喜好,我覺得寫中篇小說格外合意順手。短篇我會經常覺得它的容量小,不足以盡興,而長篇對于一個還有其他工作的寫作者來說,未免太耗時,同時也需要耐心。于是,中篇小說便成了我的主要作品。并且它帶給我的寫作快感,也超過長、短篇。我只是偶爾間夾雜著寫一寫短篇。在很長時間里,我的中篇寫得比較勤,而選刊們,經常轉載我的中篇。據一個責編明確跟我說,選刊表示,已經選了你太多中篇,短篇就不選了。所以,我之后的短篇小說,大多都沒有被轉載。中國的期刊很奇怪,尤其是省級期刊,如果作品不被轉載,讀到它的人幾乎沒幾個。一個作家寫得要死,作品幾無人讀,也是件蠻糟糕的事。戰斗力便會在這種不被閱讀的背景下無意中自行削弱。回頭看過去,我甚至有十年以上時間,幾乎一個短篇都沒有寫。


這里的兩個短篇應該都是寫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兩篇都是我自己很喜歡的小說,盡管這是兩個全然不同的作品。《哪里來哪里去》最初發表在臺灣,它是我的同學當年幫臺灣一家雜志找我約的稿。時間太久,這本雜志叫什么名字我都忘記了。印象中,我也沒有在內地發表過,之后便收到小說集里。這篇小說雖然短,卻是一個完整的、有意味的故事。最初我是準備寫中篇的,同學約稿,不好意思,便將這個構思壓縮成了短篇。從成型的作品看,它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中篇小說架構。但是在我精減后,我覺得它用短篇來表達,也挺好,反而顯得意味深長了。它是人的故事。有關的是命運和命運的奧秘。曾經有電影制片廠來找我聯系拍電影,但最終還是沒有拍成。這篇小說就一直默默無聞地待在我的小說集里,我一直遺憾讀到它的人太少。《推測幾種》最初的故事來源是我的同事跟我講的一件有趣的事。那時我還在電視臺拍紀錄片,我的同事說,他有一次在山里拍片子,住在招待所里,每天早上起來,都看到一個老頭蹲在地上,磨磨蹭蹭地忙碌。他看了幾天,實在很好奇,有一天就跑過去問老頭。老頭說,他在設計一場戰爭,他要挑起兩窩螞蟻打架。這個同事說完又補充一句:我推測他以前是搞地下工作的。這個推測讓我笑了半天。之后有一天我也去山里拍片子,站在招待所的陽臺上,想起同事說的那些,心有所動,便構思了這樣一篇小說。


短篇小說有時候就是一個閃念。把這一閃念用文字寫出來,或許就是一個短篇小說。它可以是故事,但更多時,只是一個片斷,它或是情感片斷或是心理片斷又或是生活片斷。它讓讀者透過片斷去推測前章和后續。文學的閱讀是需要想象力的,像是一小片膠皮,你用力拉扯,它可以展示出一大塊,而讀者的想象力,就是把它拉扯開來的力量。你的想象力越大,你從中獲得的便越多。


因我完全忘記這兩個短篇小說最初發表的雜志名稱,也不記得哪一年發表,因此只能從九十年代出版的文集中進行選擇。這里也得向發表這兩個短篇的原刊以及責編表示一下歉意。


《長江文藝·好小說》2019年第12期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