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觀點策論 >>創作談 >> 余一鳴創作談:海岸線那側是大海
详细内容

余一鳴創作談:海岸線那側是大海

时间:2019-12-12     作者:余一鳴   阅读


作家簡介:余一鳴,中國作協會員,著有小說集《不二》等十余部,曾獲《中篇小說選刊》雙年獎等十余個文學獎。


海岸線那側是大海

文 | 余一鳴


產生寫這個小說的念頭,那些天教育題材影視正大熱。有人為考生說話,有人為家長說話,一輩子面對高考壓力的高三老師卻無人關注。網絡上有個消息,某地高三老師高考后帶領學生搞了一次長途騎行,遭到校方和家長的反對和勸阻,重重圍追阻截下終于成行。其實,這并非個例。這些學生和老師在高考壓力之后想喘口氣,連喘口氣也不允許自己做主。


中小學教師這個群體,從走出校門開始,便被社會束縛在完人的柱子上,如今,他們的頭頂上又高懸達摩克利斯之劍,升學率比拼。每所學校都存在兩條無形的流水線,一條制造的產品是高分學生,另一條制造的產品是能教學生得高分的老師。兩者相輔相成,結成命運共同體。當下的教師絕大部分都是前一條流水線上的產品,幾年之后,他們水到渠成被投入第二條流水線,直至退休。校長這個角色,尤其是重點中小學校長,生存的壓力并不比老師和學生輕松,他們本來應該是領頭羊,往往一不小心便把自己當成了牧羊人。事實上,行政長官的角色意識是很多校長的自我定位。


我的父母終身從事的職業是教師,我父親從一所中學的教務主任位置上退休。我從教已三十六年,也有幸做過幾年中學教務主任。我從教以后,始終生活在高考壓力下,與同事們俯服在爬職稱的臺階上,這是一條一眼能看到盡頭的路,身邊有人英年早逝,有人半途被送進精神病院,教師成了心理疾病比例最高的人群,我們卻從不懷疑和反抗。近年不斷有年輕的同行辭職,他們追求獨立自主,尊重內心的吶喊,讓我隨之不斷反思。


縣中高考是國內高考最常見的模式,這里的生源來自社會各階層。隨著時代的發展,高考已經不是家長唯一的選擇。有條件的人,選擇送孩子出國留學。底層平民,從經濟收益的角度出發,也失去了對高考的狂熱。當然,高考獨木橋上依然擁擠著大部隊。我想在小說中尋找不同考生的心理軌跡,呼喚高考壓力下健康心態的回歸。


小說原打算采用日記體,從騎行開始后寫起。后來改了主意,重心放在騎行之前。一支箭能射多遠,能否射中目標,其實,從拉弓的手臂和拉開的弓去看,每個旁觀者都能做出自己的判斷。


愿我的小說人物能得到讀者認可。


感謝《江南》,感謝《中篇小說選刊》,在我寫作的路上,是編輯老師的認可給了我自信。致敬。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