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文藝美女 >>推薦美女 >> 插畫師李曉林:我只愿做個手藝人
详细内容

插畫師李曉林:我只愿做個手藝人

时间:2019-12-12     作者:李曉林   阅读


插畫師李曉林6.jpg


插畫師李曉林畢業于江南大學,被稱為插畫才女,不少人在微博看了她的照片感嘆道: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要拼才華。李曉林名字素雅如其人,在CCTV的錄制視頻里,她長發及腰,談吐儒雅。從大學工業設計專業畢業后,她辭去知名公司文職,創辦畫社,翻古書、下田地。


插畫師李曉林.jpg

插畫師李曉林

插畫師李曉林5.jpg

插畫師李曉林

插畫師李曉林9.jpg

插畫師李曉林




李曉林:最具女神范兒的插畫師

細補


說起李曉林也許你并不知道是誰,但說起微博上的“林Caroline”很多人都不陌生。她被認為是用最細膩的筆法畫出二十四節氣的古典插畫師,被調侃為“明明可以靠臉,卻要拼才華的美女”——一頭齊腰的如瀑黑發,一張南方古典美女的溫潤面龐,顏值爆棚,被很多人驚呼為真實版的“南湘”。


熱愛民俗和舊物的古典美女   


比她美的人沒她有才華,比她有才華的人沒她美,李曉林受到追捧可謂必然。她成名于二十四節氣畫作,筆法溫潤、畫風古樸,驚艷了很多人。


目前,這套二十四節氣的插畫完成了13張,都放在了她的微博上。而完成13個節氣的畫稿,她已經用了大半年的時間。“半個月畫一張作品其實真的很趕。”李曉林說大量的時間都用在了背景調查上,“這個節氣吃什么、怎么吃、為什么吃,有沒有歷史文獻佐證。”


整個繪畫的過程,在她看來是一場虐心的挑戰。而她堅持下去的理由是:“我想盡量保持這套作品的單純性,記錄身邊一些漸漸流失掉的、很美很有智慧的東西。”   


作為80后,能發現節氣之美實屬難得。


李曉林身上有一種無法忽略的古典氣質。意外的是,她并不是南方人,而是河北邯鄲人,但在江南大學學習了四年設計專業的經歷以及母親的中醫職業都影響了她。“母親是比較尊重傳統習俗的人,家庭對我影響很大,中醫比較在意養生和調和,所以我對傳統的東西一直心存敬意,比較偏愛。”   


也是因為這套作品,她發現那些古老的智慧有著最吸引人的魅力,比如古人利用日晷確定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四個節氣。   


她希望在畫完二十四節氣圖之后,再畫一套番外篇,比如對元宵節等不在二十四節氣中但是很注重食俗的節日做一個梳理。


除了民俗,李曉林還熱愛古舊的東西。在北京,她喜歡胡同,“就是深深為它著迷,想讀它的故事”。   

“我喜歡老物件、舊場景,感覺里面藏著很多故事,很有魅力,而且很安靜。現在很多新的建筑或設計會有一點侵略性,就是搶占你的眼球,吸引你的注意……但是老的物件和建筑不會。每次去博物館我都屏氣凝神,老物件就靜靜地佇立在那里,帶著含蓄的美和飽經滄桑的故事,像個低調的君子。”   


“低調的君子”是她向往又希望成為的意象,但她也不苛求自己:“自己舒服最重要。如果你是熱血青年,那就去展示自己;如果安靜的環境讓你放松,那就選擇它。”


我就是個窮畫畫的   


李曉林從小就是個安靜的人。“小時候,我膽子特別小又有點靦腆,運動細胞還很差,和小朋友玩跳皮筋我是一直撐皮筋的人。”   


她四歲開始學畫畫,搬著小板凳練習排線條,并驚訝于繪畫的神奇:“有很多神奇的人,用五顏六色的工具,對著靜物好像拍照但又不是那么刻意寫實地呈現出來。”   


因為性格內向,什么事情都喜歡慢慢磨,李曉林發現畫畫很對自己的脾氣,就喜歡起來。但孩子都是愛玩的,后來覺得枯燥想放棄,“被媽媽抓住狠狠教育了一頓”。


小時候的她希望長大后當服裝設計師,設計自己的婚紗。高考時,她覺得工業效果圖很帥氣:“有力度的線條,通過對美和功能的把控讓產品有了新的語義,是一種美在生活中的塑造。”于是她進入了江南大學工業設計系讀書。   


四年的設計專業畢業后,她來到了北京。一開始,行政職員、設計師都做過,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那幾年,是用很短的時間嘗試了最多的工作種類,混亂得找不到自己位置的幾年。”   


這段時期,因為要應付工作,繪畫的欲望一直被壓抑著,李曉林像一個失去表達能力的人一樣覺得難以承受,最終她決定放棄穩定拿起了畫筆:“羅洛梅曾經說,在我們這個順從的時代,勇氣的標志是人固守自己信仰的能力。而我很幸運地知道自己最想做的是什么。”   


這個勇敢的天蝎座女生從此走上了自由插畫師之路。


一開始辭職畫畫的時候,大多數人不看好。為了給自己打氣,她寫了這樣的簽名并一直保留到現在——“我就是個窮畫畫的”。除了打氣,她還解釋,“窮”字含義很豐富,可以理解為“窮當益堅”,也可以理解為對匠人“窮工極巧”的崇敬。   


但自由職業并沒有想象中“每天睡到自然醒,沒事了畫兩張,日子過得很嫻靜”這般輕松。“要靠它養活自己,你就要有讓別人認可你作品的能力。那種壓力,其實可能比坐辦公室還要大。”   


好在憑勤奮和才情,李曉林很快就進入了狀態。除了一般的插畫,她也畫商業稿。有次她參觀了一場寶格麗的珠寶展,覺得非常震撼,被珠寶魅惑又曼妙的設計所吸引,于是她開始兼職做簽約珠寶設計師。


但是,在畫畫上,李曉林依然很謙虛:“很多時候我覺得我不算個合格的商業插畫師,充其量算個女畫匠。第一,我不是科班出身,手藝不夠。繪畫對比很多其他行業已經算公平了,真的是靠手藝。畫得好、技藝高,找你的人自然多;畫得不好、功夫不到,就還得磨礪。第二,商業插畫一般數量要求比較多,時間周期上比較趕,對于我這種只會摳細節、磨洋工的人屬于致命短板。”至于珠寶設計,她說:“需要很廣泛的知識積累,包括對原石加工工藝的了解,我也不是很成熟。”   


當然,在這種對自己近乎苛刻的要求之外,她也漸漸明白,畫畫這種拼耐心和技法的事情,在執著之外,更重要的要享受它。 


而二十四節氣圖,就是她享受畫畫的一種釋放。


女神也要接地氣


說起哪些東西給了她畫畫的靈感,李曉林說:“我在北京‘出勤率’最高的地方是國家博物館、PAGE ONE書店、植物園和798。”她喜歡去圖書館查閱資料,而真實的植物也會告訴她最美的配色方案。   

晚上一般是她的靈感爆發期,但現在她盡量要求自己早睡早起。為了早一點起床,在八點半的鬧鐘之后,她每隔五分鐘定一個鬧鐘,標題都是“要懶死嗎”“大家開始工作了你還在這兒睡”之類的強迫式用語。   


她的典型一天,是起床后到工作室泡杯咖啡啃面包,翻畫冊找靈感,然后根據甲方的需求想方案。


“其實每天過得不太一樣,但整個周期的過程都是:調研、走訪、查找文獻、搜集圖片、草稿、線稿、潤色、成稿。”   


繪畫之外,她很戀物,“我想再添一個大畫架子,可以嘗試練習大幅了,把我搖搖欲墜的小畫架子替換掉。”工作室里她最喜歡的是大書桌。有時候她在微博上發出自己的書桌照,總是能看到一個英國米字旗的箱子。   


她的工作室也讓人艷羨,簡潔明亮的裝修,有大大的窗,擺滿了書和畫稿。“我在一點一點地完善它,攢一陣子錢添一樣,這種感覺其實比一步到位更棒。”



工作室風格是她和男友共同設計的。他們在微博上偶有互動,一組兩人有愛的照片被網友評論“這是我第一次對別人秀恩愛不反感”。李曉林也為圖片大方配文:“任何小細節都能暴露大恩愛,因為唯有被感情浸透了整個生活,才可能會有每一刻的心平氣和。”   


但讓她講講男友,她卻話不多,“確實是靈魂伴侶吧。他是巨蟹座,居家好男人。”   


私下,李曉林是典型的文藝青年,并不拿自己的美貌當回事。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在家,她愛棉麻的寬松LOOK,常常一身白色文藝裝扮,這也加深了她古典美女的氣質。   


她還愛看書看展看話劇,“什么展覽都看,明清家具、青銅陶瓷,或者798的畫展,很雜的涉獵,只要有時間就會去國博或者798溜一圈。”   


關于書,她說自己看書很雜,有工業的、文學的、美術的、國學的。“最近在讀《小窗幽記》《談美》,天蝎的占有欲呀,哈哈,看到好書就一定要買下來。”   


當然女神也有女神經的地方:“我有很多時候很粗心啊,上班的時候把公交卡當工卡刷,刷牙把洗面奶當牙膏擠……還有一點強迫癥,有一次吃完意大利面,把剩下的面條一根根碼齊在盤底,閨蜜嫌棄了我很久。”   


嗯,有一點點不完美——這樣的女神才最贊。


(《女友·校園版》)



她是“最美插畫師”

因美食插畫爆紅,

中國風畫作美艷了世界!


她,被稱為”最美插畫師”,她是插畫界的絕對實力派。她因為一組富有傳統情懷的美食插畫而爆紅網絡,她被稱為“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要拼才華的美女”。她就是美女插畫師李曉林。


她的插畫帶有一種古樸的精致和感性。從24節氣美食到城市美食、年俗美食,她的作品很多都很美食有關系。作為一枚文藝吃貨,她把吃這件事變成了一種插畫藝術。


在她看來,美食作為一個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領域,它的背后蘊含了傳統的風俗民情,他愿意將這種美好的古樸民俗用自己的方式傳承下來。她把自己比作一個郵差,并且她有絕對的意志做下去。



從2013年起,他就開始著手畫起了二十四節氣對應的美食圖,沒想到這一畫就是四年,這四年間,她查古籍、訪民俗、探實地、摳細節、磨洋工……事實證明,他的努力沒有辜負,作品在社交平臺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受到不少人的喜歡。有的人因為這些畫觸動了對過去的念想,引得網友大量轉發,連她本人的出生背景也被挖了出來,更是因為李曉林出眾的相貌而受到大家的額外喜歡,以至于“最美插畫師”、“漂亮的不像實力派”等有關外表的稱號紛至沓來。



聽到網友對她的評價,一開始,他還很無奈,還自嘲“一個手藝人靠臉吃飯,會被同行笑話吧。”她更希望自己被記住的是作品而不是外表。但是時間長了也就淡然處之了。



在創作24節氣系列時,有人問,他印象最深的節氣美食是哪個,她說是小滿。原因一是在24節氣中,有小暑大暑、小雪大雪,小寒大寒,但是有小滿卻沒有大滿。小滿不僅表述的是一種莊家將熟未熟的作物狀態,她也包含了一種中國人滿招損,謙受益的生活哲學;二是在小滿節氣,民眾會吃苦菜,此時節天氣漸熱,苦菜“感火之氣而苦味成”。吃后調補人體自身,它是人天地的一種巡回和共通滋養。


“對很多人來說,特別是小時候,因地制宜,根據不同節氣都有不同吃食,到了今天,可能這道菜,這個吃法,對比現在豐富精致的美食而言,已經不合時宜,但它記錄了某個地區在某些年代的生活痕跡,有一種溫暖的時光烙印。”


李小林的作品不但透出對傳統的敬畏,也透露出對中國傳統民俗的欣賞。但是用她自己的話說畫畫她是行家,民俗,她卻是門外漢。她說,在畫二十四節氣相應的美食圖時,真正作畫并沒有花費太長的時間,之所以前后耗費四年,大多數時間都花在了前期搜集調研上。


真是由于對民俗的不了解和不專業,使得她花了大量的時間去找資料、摸摸索索、四處打聽這。她畫的二十四節氣里面,出現的每一道美食或者相應食材,它都一定有相關的佐證,她就去一個個的找,盡自己所能的,去對它們進行有跡可循的真實還原。”


光翻故紙堆還不夠,她還會盡可能跑到對應的地方,尋找應季的食材,比如小暑時,要畫一碟桂花糯米藕,她就四處找藕池,才發現北京的藕池都遷出去了,跑到了天津,才找到一片上千畝的藕池。在高溫三伏天里,下到泥塘里,真有一種伏天被蒸煮的感覺,但是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荷塘,又完全忘記了高溫,卻對著鮮藕留起了口水。想起了小時候外婆做的桂花糯米藕,冰鎮起來,吃了正好消暑。


她說“我畫二十四節氣美食時,不是說我們要找回這道食物,而是在和它有關的記憶里,找回那種幸福感和溫暖的意味。”


她就是通過用筆記錄古老生活的一招一式,讓人回歸被快速生活節奏謀殺的簡單和幸福。在這些作品中,每一張的細節都顯得格外精致,在繪畫技巧上沒有炫技和夸張的表現手法,而是選擇了略顯笨拙的寫實,一點一點的填充細節,一點一點地鋪出明暗。歸回初心不過是想通過畫講故事,想讓別人看到的時候回歸本源。


她說做24節氣美食,它的意義不僅在于滿足味蕾,更在于節氣的傳統文化上,雖然他花了幾年的時間去研究,但也是略通皮毛,像24節氣一樣的傳統文化,才是值得我們花一輩子去鉆研的。


江大美女插畫家走紅 

李曉林:我只愿做個“手藝人”


畢業于江南大學的美女插畫家李曉林(@林Caroline)日前憑借一組名為“24節氣美食”的插畫走紅網絡。昨日,這位兼具美貌和才藝的女生接受了“太湖”的采訪,她表示自己被公眾知曉純屬意外,“有一些選秀節目找來,被我拒絕了。我還是希望人們能夠認可我的畫多于其它東西。”


李曉林畢業于江南大學設計學院,在無錫求學的經歷為她的創作積累了靈感和功底。“雖然這套24節氣美食圖是離開無錫后畫的,但是可以看到里面很多‘舌尖’靈感都與無錫相關。”李曉林說,自己是北方人,但在無錫生活的幾年里,口味已經被“改造”,“最想念無錫的玉蘭餅了”。李曉林對學生生活充滿留戀,“我的專業是江南大學工業設計,學校會有設計表達課,手繪效果圖其實對我后來畫圖的影響很大,那時候畫圖會想著怎么理解產品,現在會想怎么理解我所畫的“物”,可能是食物,儀器,人物,珠寶。”她很感謝母校,不僅自己的畫風是在大學學習期間形成的,現在,她的畫受到網友喜愛,母校的師生也在為她點贊,“很多老師、學弟、學妹都通過各種方式給我鼓勵,轉發我的作品,讓人心頭充滿暖意。一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感情到底是不一樣的。”


李曉林的走紅不僅因為她的畫詩意中帶著古風,很多網友更是贊嘆于她的顏值——“有才又有貌”。李曉林對此十分謙虛,“手藝人靠臉吃飯會被同行笑話吧。”李曉林表示,和很多專業前輩比起來,她的畫功還差得很遠,對于意外的“走紅”,內心更多的是心虛和惶恐。“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紅’,但確實有選秀節目和綜藝節目來找過我。”李曉林告訴記者,對這樣的邀約,她全都拒絕了,“心要是浮躁了,你的畫就能看得出來,作品是不會騙人的。”如今,李曉林是一個“漂”在北京的自由插畫師,在養活自己與不忘初心的路上執拗地“跑”著。身著白襯衫,松松地扎個馬尾,爬上兩米多高的梯子畫一整天,是她工作的常態。“我也不是沒坐過辦公室,但最后還是說服不了自己。也許有更輕松的路可以選擇,但是我想堅持所學、所念,一開始可能會茫然幾年,后悔幾次,可相比老了反觀庸碌無為、沒有勇氣的自己,還是前者好一些。” (亦心)


目前李曉林已懷孕待產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