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中篇小說 >>綜合 >> 作家王緒化中篇小說《金蠔情》
详细内容

作家王緒化中篇小說《金蠔情》

时间:2019-12-19     作者:王緒化   阅读


作家簡介:王緒化,1972年出生,安徽人士。著有長篇小說《深圳好來家難回》、《鋼鐵是這樣煉成的》;中篇小說《帶著陽光走來的女人》、《還有一個春天》、《和誰親密接觸》、《金蠔情》;短篇小說《腳印》、《中國脊梁》、《相親》;散文集《故鄉的雨》;現代詩集《黑土地》、《世界》。


金蠔情

王緒化


美麗,富饒的合瀾海,世代養育著勤勞,善良,槨樸,誠實的沙井蠔民。

他們生活在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洪流和傳承與發展祖輩留下的千秋基業的蠔田里,開拓著,拼搏著,前進著。

清晨,溫和的陽光,幸福的照著這古樸的村莊。

清墟的集市上,活躍著善良的鄉民們,他們有說有笑,來往著,穿梳著,集市上有賣青菜的,豬肉的,雞,鴨,鵝,魚,生鮮蠔的攤位前。還有幾家早餐鋪,里面坐滿了來吃早餐的鄉民。鍋里熱氣直冒,有包子,油條,米粥,蠔湯等。小小的清墟市里,人聲鼎沸。

村長陳財發坐在圍井房旁的一棵大榕樹露出地面上的樹根上。邊咕嘟咕嘟地吸著竹筒水煙,邊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面色沉沉的。心里一片茫然。

昨天晚上十點多鐘,天氣黑漆漆地下著雨,他正在屋里和老伴說著話,突然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一陣急急的敲門聲,伴著帶著哭腔的女人聲。

“陳叔叔開門,快開門,咱這個家沒法過了”

陳財發下意一下,聽出來是本家阿華的媳婦的聲音,忙上前將門打開,只見阿華的媳婦頭戴著斗蓬,身上披著毛氈,一臉的淚水,站在門口抽泣。

“怎么回事”陳財發急急地問。

“阿華和黑仔他們四個去了香港不回來了,咱這日子可啥過?”

“不是說好了,去了就回來嗎?這幫沒良心的東西,國家怎對不起他們了,真不應該呀,隊里不是都保證給你們解決一些生活上的困難嗎”

陳財發有點生氣的說。

“怎么辦呀,他這一去不回來,我和兩個孩子今后怎么生活”

“進屋吧孩子,別凍著了,你放心,你家的蠔田我會安排隊里的人幫臉收的,在則說咱這里不也在改革開放嗎?到時跑去的都掙著跑回來”陳財發說著退后一步,讓阿華媳婦進屋。

“進屋說吧?侄媳,別淋著雨凍著涼了”陳財發老伴坐在床上說。

“嬸,我不進去了,要回家里,屋里還有兩個孩子在他爺爺奶奶哪邊”

阿華媳婦說著,轉身抽泣著,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家里走去。

陳財發看著侄媳跌跌撞撞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的雨夜,心里說不出的是怎樣的滋味,一邊關門,一邊自言自語地說:

“這樣的日子啥時是個頭呀”

陳財發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煙,又狠狠地吐了出來,面前的煙霧中他看見阿華的媳婦挎著個竹籃,里面露著香紙,便問道:

“侄媳,你一大早去燒香紙做什么,不去蠔田看看”

阿華媳婦低著頭說:“我去給天后娘娘燒點香紙錢,讓娘娘保佑阿華在哪邊平平安安,找份好工作”

她邊說邊急匆匆地往天后廟走去。

陳財發看著她走去,沒有說什么,長嘆了口氣,站起來往家里走去。

阿華媳婦來到天后娘娘廟前,往里看了看,將供品擺在供桌上,供品只不過是三個蘋果,三個桔子,寓意著平平安安,大吉大利。雙手將紙錢在一旁的燒香紙的一米多高的供燒紙錢的八角爐里點著火燒著。雙膝跪在天后娘娘像前,雙手合在胸前。閉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詞地說了一大串寄托心靈的話,完了睜開雙眼,看了看天后娘娘像,又磕了三個頭,站起身來,拎著籃子,臉上露出一絲寬慰的色容,往家里走去。

合瀾口的海域處,勞作的蠔民們有的駕著船在海面上來回地察看著蠔田里的情況,有的三五一船在打撈著蠔,岸邊人們三五一群地在濕濕的蠔堆邊開鑿生蠔。一邊的蠔桶里,白白的,鮮美的蠔肉,靜靜地躺在里面,偷聽著蠔民雜七亂八的話語和時不時的笑聲。

輕柔的海風,輕撫著蕩漾的海水,柔和的空氣中散發著咸咸的海味。

由村里拉出來的架在海堤上的電線桿的廣播里,正在播放著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廣東在以鄧小平為首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鼓舞下率先發展經濟實的突出表現的美好消息。

陳財發匆匆吃完早飯,急急地往合瀾口的蠔場走去,遠遠的他看見民兵隊長阿明手里拎著個蠔籃向他跑來。他感到不妙。緊走幾步上前問:

“明仔是不是又發現死蠔了”

“是的村長,這不又發現了死蠔,比上個月要多不少”

阿明將籃子放下。喘著粗氣說。

陳財發彎腰伸手由蠔籃里拿出一個死蠔,看了看,放在鼻子前聞了聞,放在籃子里,嘆了口氣問道:“這可是歷來沒有的事,接連二三地出現,真是天要滅吳呀,這又是在黃田蠔田里發現的嗎”

“不是,在赤灣,后海。都有發現,”

“這樣吧,你回村里,用廣播通知一下村里幾個干部和哪幾位年長的老人家,請他們到村委會辦公室開會討論一下,我到蠔田里看看馬上回去。”

“好的。”阿明答應著,拎著半籃死蠔往村里急匆匆地走去。

村委會的辦公室內,村委會成員和三個上了年歲的老人,八 九個在一起談論著近期不同程度的發現死蠔現象諜諜不休地論來論去,從千年的歷史一直論到現在,大家各自發表不同的意見和想法,沒有一個有效的方法,最后一位年歲稍長一點的老人語氣溫和地說:

“這個現象可是我們沙井祖輩沒有發生的事,如今年成有好轉了。又出現現在這種事,可不是在壞了我們沙井蠔民的命脈,一定是我們動怒了神靈,故降下災難的,我今早在聽天氣預報,今后幾天天氣不錯,眼看到收獲的季節,咱們全族人祭祀一下天后娘娘,讓天后娘娘佑咱蠔民養的蠔平安無事。”

“我看行,天后娘娘可是我們咱們蠔民世代的保護神,無論刮風下雨,出海回來,天后娘娘都保護我們蠔民平平安安的。”

一位稍矮點的老人隨即附合著說。

“三爺,現在都是八十年代了,我們破四舊都好多年了,還要迷信。”陳財發一邊說。

“是的,我們都被迷信怕了。”另一位干部說。

“這不叫迷信”

稍胖一點的老年人說,他正在用手顫抖攔地卷著白條紙煙,卷好了他用舌頭將一邊紙舔濕,卷好,將一頭掐去,刁的嘴上,顫顫地劃著火柴,將煙點著,吸了一口,咋吧一下嘴繼續說:

“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咋能叫迷信呢?這叫文化。”

“是啊,我們每年不都要舉行嗎,在這種特殊情況下舉辦下,定在初八”年長的語氣肯定地說。

大伙一時也想不到好辦法,只好一致同意,三位老人的建議。

祭祀的早晨,天氣陰灰灰的,不見一點兒朝氣。人們早早地將天后娘娘廟打掃一番,點上蠟燭和長長的桿子香,又放了一盤長長的鞭炮,滿地炮紙,空氣中彌漫著火藥味,供桌上擺放著供品。

由于是簡單的祭祀活動,由三位村里輩份最長,資格最老的三位長者主持。三位老人穿著平日里不常穿著的只有在逢年過節和像今天這樣祭祀才穿的好一些的衣服,走在前面,身后是按輩份大小,年齡長幼跟在老人們身后。行三拜九叩大禮,意思是走三步作個揖,行九步跪拜一下。

娘娘廟前圍滿了前來圍觀的鄉鄰,個個臉上帶著無比虔誠的心,看著莊嚴的祭祀。

人們在娘娘廟前來回行了三圈三拜九叩大禮畢,祭祀的人們跟隨著三位老人一齊跪在娘娘廟前的空地上,又叩了三叩首。有人送上點著的三支香,交到中間的老人手里。中間的老人虔誠地接過來,在面前拜了拜……氣語洪亮地說:

“天后娘娘在上,本族長者帶領全村老少蠔民,跪拜娘娘,望娘娘神恩萬眾,保我村民,平靜安康,蠔業興旺。”

說完又拜了拜,站起身來,走上香爐前,將三支心愿香,畢恭畢敬插在香爐里,回到原位,一邊叩首一邊說:“天后娘娘保佐,天后娘娘吉祥。”

身后跪著的族人,也跟著高聲地一起祈禱。

而此時,不遠的深圳城區內,建設的機械,奮戰的民工,正在熱火朝天地開拓著。

遠遠的海面上。一個個巨浪帶著改革的大潮涌著撲向海岸。

祭祀結束后,太陽神奇般地出來。爛熳地照著村莊和銀波翻滾的合瀾海的海面上,人人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

陳財發帶著干部回到村委時,路過供銷社的收購站前,看著前來賣蠔的村民。上前一邊咨詢,一邊查看著蠔肉。鄉民們都紛紛向他反映著蠔田里這些天發生的不尋常的現象。他一邊仔細地聽著,一邊安慰著鄉民們。

中午時分,陳財發在蠔田的船上辛勤地勞作著,渾身涂滿了泥槳。可由于是收獲的季節,兩個女兒和兒子在讀書。老伴只有不做飯時才和他搭幫手。他的心里除了裝滿蠔民的生活,剩下的就是好好做好蠔田,讓收成更好些,累是累點,但心里踏實。

他常對鄉民們說:“當干部一不能有私心,二不能生懶惰之心,三要不怕吃苦。在我們這個年歲里的干部,永遠吃得了苦,永遠沒有享福之心,要對得起國家,更要對得起百姓,還要對得起自已的良心。”

所以,他在村里各項工作開展的很順利,即便有個別一時思想解不開的,經過他苦口婆心,諄諄教導,也都轉化了思想。鄉民們都夸贊他是這么一位舍已為民的好干部。

他在船上,抬頭看見讀初中的兒子拎著籃子給他送飯過來,便將雙手在海水里洗了洗,在身上沒有涂著泥漿的衣服上擦了擦,拿起竹竿,撐著船到岸邊。

“大根,你吃飯沒?”

他將船靠岸,用扁擔將兩大簍蠔挑央上,放在一邊的蠔堆旁。問兒子。

“爸爸,我吃過了,我媽讓你趁熱吃。”黑胖胖的陳大根看著父親渾身泥水,心疼地說:“爸,我來幫你干。”

陳財發由兒子手中接來飯籃,拿出飯菜,便往蠔堆上一坐,邊吃邊說:

“你年歲還小,等長長個子,有你做的事,你現在是要用功讀書,將來好養蠔。”

“養蠔還要讀哪么多書,你沒有讀哪么多書,不也是養蠔能手嗎?”

“爸哪時沒有這么好的條件,能有口飯吃,餓不死就是天意了,還想能多讀書,你們現在條件好了,要懂得珍惜,不要浪費國家資源。”

他看著兒子舒心地笑了。

晚上,他和阿明在合瀾省海的堤壩上,拿著手電筒在巡視著蠔田,時不時還遇到很晚才摸黑往回趕的村民。而村里的建設者的機械作業的別轟鳴聲,耀眼的機械的燈光,來回地劃破著漆黑的夜空,正在編織著一個個傳奇和美麗的神話。

深圳城區飛速地建設著,也帶動著沙井建設的步伐。

“阿明哪,國家照這樣發展和建設下去,將來會變成什么樣子,我那天去了市內,看著那深南大道哪個寬呀,中間的一排綠化帶種的花,草坪地都有十幾米寬。”

陳財發看著村中建設的燈光,感慨萬千地說。

“到時候建設的跟香港一樣。”

阿明自豪地說,他去過香港,知道哪里的繁華,在他心目中香港就是人間天堂,比省城好多了,到處華燈輝映,霓虹璀璨,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是的,到時我們沙井建設的也和香港一樣繁華,深圳會比香港建設的更好,好讓那些跑去香港的人后悔。”他心里憧憬著想。

“要是哪樣的話,我們不比香港人還要有錢?”

“是的,我們是要比香港哪邊富有,讓香港人都偷渡過我們大陸來。”

“九七香港就回歸了,就不存在偷渡了。”

“是啊,香港回歸,我們就是一個中國人了,一個大家庭了,不分你我,也沒有禁區了。”

陳財發心里想。

“村長,隊長,你們又在巡邏。”一位手拎著防風燈,剛由漁船上下來的村民向他們招呼著。

“是啊,你怎么這么晚了才回來,”陳財發聽出是村東頭阿二的聲音,叮囑著說:“二仔,天黑的早,出海要早些回來,晚上海面上不安全。”

“謝謝村長,今天傍晚去了趟后海哪個蠔田看了一下,有點事耽務了,趕回來晚了。”

“早點回家吧,老婆孩子都該等著急了。”

“知道了村長,你們也要多注意一下身體。”陳二邊說著邊急匆匆地往家趕。

陳財發一邊和阿明聊著,一邊順著堤壩往前走著,時不時地用手電往蠔田的海面上照了照。

隨著改革開放的大洪流的注入,建設的步伐加快,不知道什么時候所有的村民發現,村里的工廠多了起來,一幢幢,一排排,一片片。水泥路一條條,縱橫交錯著,東西南北貫穿著,整個沙井一下子亮了起來,一排排路燈。一處處廠燈,一片片工地作業的燈,四下里燈光通明,人聲噪雜,不分晝夜。

猛的一下,集市上,街道上,馬路上,到處涌濟著穿著各式各樣制服的外來打工人。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操著各地的方言人外來人,象雨后的春筍一樣,一下子涌現在人們的眼前,轍底地打破了這片古老的村落。

林林棟棟的房屋,機械轟鳴的工地,人潮涌擠的街道,照如白晝的路燈,使這個原本樸實的村莊面目全非。

當陳財發走在街市上時,街市上滿是操著外地口聲的人,他們也有對沙進蠔不明白,好奇的,都為了圖個新鮮,爭相購買,他的心里也舔絲絲的。

他正和一個村民聊天,幾個外來工圍在蠔主邊,看著鮮嫩的蠔肉,其中一小年輕的問賣蠔的老板說:“老板,你們說的是什么話,嘰嘰歪歪的,我們一句也聽不懂。”

賣蠔的是一個二十剛出頭的小青年,半開玩笑地說:“我們講的是日本話。”

“不對,日本話是有希有唏,唉唉的。電影里我們見過,還有小胡子。”另一個小高個子答腔說。

“我們講的是日本老話,就是土話。”賣蠔的小伙子笑著說。

“哪這樣說日本人都是你們廣東人變過去的?”說的大家笑了起來。

“光仔,不要亂說,”

陳財發一旁聽見賣蠔的光仔滿嘴里跑火車,便上前制止說:“小伙子們,不要聽他亂說,我們講的是本地方言,廣東簡稱粵,也可以說是粵語,按我們本地方言叫白話。”

他用生硬的普通話上前說。

“謝謝伯伯,我們知道老板是故意糊弄人的。”另一個戴眼鏡的青年接過話說。

“我們沙井蠔可是出了名的,當年都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領導的表揚呢,營養價值很高,你們可以買一些回去煲湯喝。”

“謝謝伯伯,我們在老鄉哪里聽說過,也吃過,今天星期六,我們幾個工廠不加班,大家商量買些鮮蠔到老鄉家里聚餐。”

陳財發聽了,便幫著他們挑撿,并告訴他們怎樣分辯蠔肉的好壞,怎樣煲出來的湯有營養,煲湯要放哪些佐料,要煲多久才能將蠔肉味道煲出來等等。狠不得親自去他們老鄉家替他們煲一罐廣東靚湯。來一顯沙井人民的熱情。

忙乎了好一陣子才樂開花似的嘴里哼著粵曲,幸福地往家里走去。兩個女兒和兒子與老伴圍在擺好飯菜的桌前在等著他回來家里吃飯。

“爸,你怎么才回來,飯都快涼了,媽說要去村委找你呢?”他大女兒見他回來,忙說“今天又遇到什么好事。這么開心。”

“你不知道。剛才我回來從集市上轉了一下,碰到你群外來工在光仔哪里買蠔肉,”他一邊坐下,一邊笑著說:“他們聽不懂我們本地話,問光仔我們說的是什么話,你聽光仔說什么?”

一家人聚精會神地聽他說。“光仔告訴他們說,我們講的是日本老話,這樣一說,我們廣東人不就是日本人的老祖宗不是,真是笑死人。”

一家人都哄堂大笑起來。

“本來就是嗎,”他大女兒接著說:“當年秦始皇派徐福去蓬萊三仙島去找長生不老藥時,可不帶走了五百童男童女,一去就沒回來,按常理說,哪時是全國挑選去的,當然也在咱們廣東男孩子女孩子。”

“不過你們要記住,我當時看著哪些千里迢迢來我們這里打工的孩子們,大小不過二十左右,還有更小的,都沒脫了孩子氣,心里酸酸的,你們今后要記住,對他們好些,客氣點,別欺負他們,天南海北,山高路遠的來到這里,誰的家境好,會舍得讓自己的孩子人生地不熟的,背井離鄉跑來我們這里。”

孩子們邊吃著飯,邊認真地聽著父親的教誨。

“我還處理過一個工人在廠里受了傷,廠里不賠錢。包扎想了事,我聽了找到哪里讓廠里帶去醫院,包扎好,又賠了一筆錢,才了事,還有哪些查暫住證的,明明國家只是讓他們維護一下治安,他們到好,借機去撈錢,別的村我管不了。我給咱這個村的治安人說了。在我們這村不需借查暫住證敲詐外來工。這不是拿國家法制開玩笑。”

“是的,工廠里還好些,工地上天天都有砸傷人的。”

孩子們七嘴八舌地掙著把從外面聽來的消息告訴父親。

“剛開始改革開放。國家的法規體系沒有完善,外來工的權益得不到更好的保障,不過這些國家會慢慢健全的。”

“爸爸,我們家啥時蓋新房子你這幾年都快幫咱村的人房子都蓋好了,就不把咱家的房子蓋了。”

陳大根看著父親說。

陳財發看著日漸長大的兒子,抬頭看了看這風雨幾十年的老房子,語重心長地說:

“大根,爸是國家干部,要一心一意為人民辦事,農民的事是大事,當干部要利國利民,先人后已,這才是一位合格的干部。不過你也長大成人了,又和江家的妹子交往了一年多了,爸明年開春,就和村里最后兩戶一起將房子開了,這兩年村里分了紅,蠔也能賣上好價錢,爸也像你陳伯伯哪樣蓋上兩層半小樓,在買個電視回來。”

“是的,小弟明年高中一畢業。就可以結婚了。”

“怎么沒有個遠大的理想,要考大學。”

一家人邊吃邊聊著,只見一個光頭的矮胖子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說:“陳叔叔,不好了,街上要打起來了。你快去看看,昌仔和村里幾個年青人和外地仔要打起來了。”

“怎么回事?”陳財發一聽,忙將碗往桌上一撂,站起身就往外走。

“有兩個外地仔買了昌仔的蠔肉,回去用水一沖說就臭了,說是昌仔賣的是死蠔肉,拿來換,昌仔不同意,這不就吵了起來,昌仔喊了我們過去,沒想到他們一下了來了二十幾個。”光頭仔說。

遠遠的他看見兩伙人在你推我推地爭吵著。

“住手住手,有話好好說,”

陳財發忙大步小步地奔過來,將兩伙人分開,“我是村長,有事慢慢說。”

一個噪著河南口音的高個子,說:“好,村長,你問一下他,早上買的沒泡一會兒就臭成這樣子了,他一開始是在東邊賣的,現在跑這頭賣就不承認了,我們來換,他說什么無賃無據的不給換,還說我們故意鬧事,喊人要打我們。”

另一個瘦高個子將一個裝著蠔肉的袋子打開遞給他看“你聞聞,都臭成咋樣了。”

陳財發接過袋子,他沒有多說,他十分清楚,不管怎么樣,蠔肉是沙井產的,是自家的東西,這些年經常發生死蠔事件。被工業污然的。

“有多少斤?”他心平氣和地說。

“13斤多點,要是星星點點的我們也就不來找了,十幾斤好幾百塊錢呢?”胖子語氣緩和地說。

“這樣吧,回頭我批評他們,你們看要退錢,還是換蠔,怎么都可以。”

“還是村長好,我們買就為了吃的,這樣吧村長,我們買都買了,不退錢了,你幫我們換了得了。”

陳財發點點頭,來到阿昌攤前,見沒什么好蠔肉,又看了看旁邊的蠔肉,撿了份好的讓村民阿仔換了。

“又不是我賣的。”

“我知道,不管誰賣的,這東西是我們沙井產的,我們不能砸自己的飯碗——回頭我讓你嫂子給你補上,這里只有你的蠔肉新鮮。”

阿仔便裝了一袋子蠔肉,放到稱上稱著。

“給他們14斤,回頭我補了。”

“好,14斤高高的。”阿仔裝袋子遞給胖子說。

“這怎么行,多了我們要補錢多少錢。”胖子說。

“不用了,多點是水份,”陳財發笑著說:

“你們回去放心的吃,吃好了在來買,有什么事到村委找我,我叫陳財發。”

“謝謝村長。”胖子帶著老鄉高興地走去。

陳財發看著他們走去,便對買蠔的鄉親說:

“鄉親們,這蠔是我們本地的特產,我們沙井蠔可是遠近聞名,還受到毛主席的贊頌,是好是壞,我們自己知道,我們不能毀了自己的牌子,讓外地人說我們本地人不地道,幸虧問題發現的早,沒造成嚴重的后果,如果事情真的鬧大了,吃出問題來,電視臺一暴光,我們不是把祖輩的臉面丟盡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在有發現問題,來換蠔肉的,二話不說,沒有好的就退錢,我們要做個堂堂正正的沙井蠔民。”

“知道了村長,你放心我們在也不會給沙井人丟臉。”大伙一齊說。

“這才是我們沙井人的性格。”陳財發點著頭走開。

下午,陳財發接到黃田蠔區打來的電話,說蠔田出事了,他便讓阿明騎上摩托車,由鎮上帶上技術員小李,風急火燎地往出事的地方趕去。遠遠的蠔田堤上擠滿了人,三人下了摩托車聽見堤上哭喊一片,忙奔過去,七八個婦女坐在蠔田邊上嚎啕大哭,還在幾個壯年也在一邊直抹眼淚,不遠處的蠔田旁,一些人正在用鐵鏟挖著塘泥,修攔截壩子。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都別哭。”陳財發三人上前問道。

“村長,你可要救命呀,給我們做主。”

一個哭喊的很痛的胖婦女跑上前,坐在陳財發腳前哭天喊地地說:

“我們的蠔全死了。這讓我們一家怎么過呀。”

“別哭,這怎么了,昨天我過來查看不是好好的嗎?怎么一下子弄成這樣。”

人們圍過來,向他講著的事,李技術員走到蠔田邊,用手在蠔田的水面上蕩了蕩,在鼻子前聞了聞,走到陳財發跟前說:

“陳村長,這是很嚴重的工業廢水污染了,是污染口滲進來的。”

“我的媽呀,這么大一片,上百畝的蠔田就這樣一下子全完了,”

陳財發心疼地眼淚流了下來,對李技術員說:“這可是咱蠔民的命根子呀。”

“村長,你不要難過,我聽說黃田的村長也過來了,并查到了污染源頭,已經向市政府報告了,你看哪邊,他們村民正在建壩子攔截。”阿明安慰著說。

陳財發傷心得看著受災的村民。大聲說:

“鄉親們,你們不要難過,你們的損失,政府會補償你們的,現在請大家看一下,能盡量挽回損失的就動手挽回一點,看一看有辦法補救一下,并且把自家的損失統計上來,我回鎮上,向書記反映一下。好爭取早日把補償交到你們手中。”

他轉首又對李技術員說:“小李,走,我們到哪邊看一下。”

他們一邊往前面沒有死蠔的蠔田邊走去,一邊說。

“村長你看”

李技術員用手指著哪些工 廠和建設工地說:

“到處都在發展建設。如火如荼,每天所產生的垃圾,廢水,難以想像,而我們只能看到的是表面上污染的部分,而真正滲透在地下土層的污水,我們是用肉眼看不到的,地下的土質不是多堅硬的,這些污水會以怎樣的速度四下擴散,我們難以想像,照目前這種發展趨勢來看,要不了幾年,所有的深圳灣海域都將被嚴重的污染,在也不能養蠔了。”

“是呀,這一下子改革,將我們這塊土地改的面目全非,一年一個變化,沒有了昔日的安逸了,李技術員,你著手寫份報告,我向鎮上反映一下,要盡開地為我們沙井蠔找到一片生殖的沃土,發展異地養殖,我們不能讓千年蠔業毀在我們這一代人手里。不然的話,我們就是千古罪人。”

“好的。”

在鎮委會議大廳,鎮長和幾位領導,村負責人。養蠔能手,水產公司技術員等人。一同聽取陳財發的匯報與想法,大家又各述已見。共同出謀劃策。

鎮長聽了大家的意見,說:“大家的意見也好,陳村長的實事求是的態度很好,這一次黃田發生大面積死亡事件,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這件事遲早會發生的,國家建設,破壞了這里所有的生態系統,這也是一次重大的考驗,自古建設與毀滅是并存的,即有建設,就有破壞,我們要把這個破壞降到最低點,我看發展異地養殖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這些年也有一些人到外地養殖,但效果不容樂觀,很難找到適合沙井蠔養殖的區域,這也是一件另人頭痛的事。不過,不產業轉移,我們只有坐在這等死,所有我們要不怕勞累,無論如何也要將沙井蠔傳承與發展下去,不能讓祖輩留下的千年蠔業,在我們這一代就銷聲匿跡,更不能讓我們的文明毀了民族的輝煌。”

他停了一下,看了一下陳財發,接著說:“這樣還得要辛苦陳村長了,養蠔和看水向這一方面你是內行。我指派你帶領李技術員和一些自愿的蠔民,到廣西,福建,臺山等周邊的海域多實地考察,多做試驗,堅決找到適合養殖和發展沙井蠔的沃土。把咱沙井蠔做大做強。”

“謝謝鎮長,我一定不辜負政府和領導的重望。”陳財發信心十足地說。

“這可是一項堅巨的任務,擔子很重。”

“能為人民服務。是我的光榮。”

晚上,老天不做美,下起了雨,陳財發一邊用盆到處擺放著接著屋頂上漏的雨,一邊對老伴說:“看來這房子是要重新蓋一下,下雨就四處漏雨。”

“也難怪孩子說你,你一天到晚的忙里忙外,為這個為哪家,可咱這個家你關心過幾回家人,你看村里十有八九都蓋了新房,還有的蓋了兩層樓,你看咱這幾十年的破房子,一下雨就四下漏雨,不知道能不能挺過明年夏季的雨季。”

“誰讓咱是干部,當干部就得處處為人民著想。”

“可當干部也要顧家過日子呀。”

“你放心。在過些年。咱農民的日子都好了,咱也能過上舒服的日子。等退休后,就可以頤養天年。”

他突然想起什么來,由墻上取下斗蓬戴在頭上,穿上雨衣雨鞋,拿著手電筒。

“你這是又要去哪,外面下這么大的雨?”老伴見他這樣了問。

“我要去蠔田看一看,下了這么大的雨,蠔田有沒有有事。”

他打開門,看著雨夜,向一邊屋里喊道:“大根,起來,和爸一起去合瀾口看看去。”

“好的,我穿件雨衣。”

陳大根正在屋里看書,聽見父親喊聲忙答應著,便將書合上,站起身走到一邊將掛在墻上的斗蓬取下,穿戴好,聽見父親讓他帶上鐵鏟,便將鐵鏟拿起,往肩上一扛,將電燈關了,打開門見父親已經站在雨地等他。

“爸,等雨小點再去不遲。”兩個女兒由另外一間房子打開門說:“天這么黑。”

“這雨比剛才小了點,你們睡覺去,天涼別凍著。”

陳財發邊走邊說著:“現在去發現問題能來得急解決,等晚了,像今天黃田蠔田的事,一下子損失上百畝,這不單是我們蠔民的損失,也是國家的損失。”

“爸,你真要去外地考察養蠔區?”

“是的,為人民服務。共產黨員要心口如一,一心為民。為國家利益著想,你要記得爸教你的養殖技術,實踐勝過雄辯”

“知道了。”

父子倆一邊談著,一邊深一腳淺一腳地朝蠔田方向走去。在蠔田邊,陳財發突然蠔田內有一條黑色的水帶在由遠處慢慢地延伸過來。便忙跑到近前喊著兒子說:

“不好了,大根,蠔田進污水了。”

大根忙近前一看,污水還在漫延著,忙用鐵鏟鏟了一鏟土往上蓋。

“別攔截,這樣子污水會四下擴散的,到時整個蠔田就全完了,現在只一條線形,沒多大影響,跟我去找源頭。”陳財發攔著兒子說。

父子二人便順著污水的方向尋找著,沒有多遠,在往村里通的一條河涌處,他們發現了一個缺口,正往蠔田里滲著污水。

陳大根忙鏟著土要蓋,被父親攔住:

“不要堵出口,要堵入口,堵出口水是永遠堵不住的,只有入口一封住,自然出不了水,”

陳財發告訴兒子說:“你看這道污水,我們將入口堵住,它就沒有了動力,到時在兩邊用泥堆起兩條截壩子,在在這頭挖低一些,引到哪個廢田里,這條污水會被倒流的水帶回來,這樣即保住了蠔田,又排了污水。”

他說著,用手電筒照了一下內側,發現在1米多深處一處正有水咕嘟咕嘟地冒泡。

“爸,我下去堵上它。”陳大根說。

“你懂什么,這條涌里水有1米多深,可里面的淤泥很深,你拿著電筒,給我照著,我去堵。”

他說著,將電筒遞給兒子。拿過鐵鏟,在河堤上挖了幾個腳蹬,一臺階一臺階地下到滲水處,他用力將污水口處松的泥土挖去,挖出一個初口,象個托口,對兒子說:

“大根,你去哪邊找些石頭來和草皮來。”

陳大根聽了,用手電光四下照了照,看到不遠處有石頭,也有草皮,便撿過來,小心翼翼地隨著臺階下去,遞給父親,陳財發接過來丟到入水口,用鐵鏟往里使勁地搗了搗,這樣反復幾次,哪頭出水口沒有了污水流出,他又用鐵鏟在上面拍了拍。

“爸,污水不漏了。”陳大根高興地說。

“總算保住了蠔田。”

陳財發長長地松了口氣,直起身子,抬腿往上走,不想,由于勞累過度,腳有點麻,往上一起步,沒瞪住,腳一滑,一個趔趄,身子一晃,卟嗵一聲,栽到水里,斗蓬順水飄去。

“爸,”陳大根見父親掉進涌里大叫一聲,要下去救。

陳財發在水里掙扎幾下,仰頭朝岸上喊了一句:“不要下來,有淤泥。”說著沉了下去。

“爸”陳大根大聲哭喊著:

“來人呀,救命呀,我爸掉河里了,來人呀。”

他在岸上哭喊著,四下里尋找,他發現遠處有船駛來,拼命地叫喊,用手電光晃動著,巡海的船聽見呼救聲趕來。而村里人聞的聲音也紛紛趕來,由于河道小,機車船進不來,大伙又找了條小船,費了好久才將陳財發由河道的淤泥中拉出來。人已盡不行了,陳大根扒在父親身上痛哭不己。鄉親們都落下了傷心的淚,聞聲趕來的母親和兩個姐姐哭昏了過去。

人們一路上哭喊著將陳財發抬回村里,圍在他家里哭了整整一夜,都不肯離去。

陳財發出殯的那天,天空灰蒙蒙的伴著小雨,仿佛天地也為這位一心一意為人民鞠躬盡瘁的好人而哭泣。而憂傷。

街道兩旁站滿了送殯的人群,有鄉民,有工廠的工人,有工地上的人,人群涌動,人人眼含淚水,跟隨著靈柩車送了一程又一程,久久地不愿離去。

“陳財發同志一生是光榮的,是大公無私的,他遵守黨的紀律,聽黨的話,辦黨的事,一心一意做人民的好公仆,是人民的好兒子,更是我們沙井人民的好榜樣。”

這是沙井鎮鎮長在追悼會上眼含熱淚給予的評價。

陳大根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發現了尚未交的黨費,他拿著黨費到鎮長辦公室為父親交了最后一次黨費,并在鎮長的面前,對著黨旗宣誓,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并立誓繼承父親的遺愿,帶領大伙一同出海,為沙井蠔找到理想的棲身之地。

于是,陳大根和阿明,還有鎮上派的李技術員,水產公司的張技術,與本村幾位熱衷于養蠔事業的青年,懷著無限的夢想,不朽的傳奇,到處尋找著適應養殖沙井蠔的一方寶地。

他們一行人,長年累月地飄蕩在咸咸的海面上,風雨無阻,千辛萬苦,幾乎跑遍了能養殖蠔和已經有蠔田的地方。

廣西的北海。福建的臺山,汕尾,陽江,處處留下他們辛勞的身影,和永不停息跋涉的步伐。

他們到處采苗,育苗,寄肥,整天海里來,海里去,風風雨雨,春夏秋冬。這一忙就是幾年的光景。陳大根就連大姐出嫁也沒來得急回家送大姐一程。

有一天他在蠔田的竹伐上正在觀看蠔情,郵遞員在岸上喊他有包裹,李計術員從岸上劃過一個小船過來,交給他,他打開一看是大姐出嫁寄來的喜糖,眼淚涮一下流了出來,他打開一塊放到嘴里,雙膝跪的舟水中,仰天大喊道:

“姐,弟對不起你。”

在場的人都流下了眼淚,

家里人也理解他的艱辛。他二姐見他這么勞累,凄苦,雖許了婆家,由于母親的身體和一個人在家里遲遲沒有出嫁。

然而,這些年的千辛萬苦的尋找著,卻一直沒有找到一塊適合養殖沙井蠔的地方,他們所培養出來的沙井蠔,體小,肉小,一曬干,更是看不上眼,根本在市面上賣出好價錢。能勉強地賣出去就謝天謝地了,更別說有利可圖。同他一道的伙伴們都相繼地結婚了,兩位技術員也都在年前喜結蓮理。他卻沒有閑心放在自已的身上。一心想著養蠔,興好大家沒有因為成家立業了就離開他,另謀發展。仍不離不棄地跟著他,起早貪黑,四處奔波。

而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深圳的發展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只一個小小的沙井村的發展就發翻天覆地,日新月異。到處工廠。酒樓。娛樂場所,燈火霓虹。一些當年外跑的村民都回到家里,蓋樓的蓋樓,辦廠的辦廠,建功立業,無處不在。

而他也就是父親死后的第二年年尾才蓋了兩層半樓房,但跟現在村民蓋的房子比起天天差地別。而自打九七香港平安回歸,所有的人都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更有一些養蠔的人海水洗手,清水洗臉,上了岸,轉行干了別的,開著好車,住著寬敞的樓房。也是如日中天,紅紅火火,好不光彩。他的心一直也沒舒心過,不知道是上天故意在磨礪他,還是別有安排。

這一天,他接到二姐打來的電話,告訴他母親病了,他便讓事情交代了一下,便 火急火燎地趕回了家,見母親面容憔悴地躺在床上,大姐在一邊侍候。

“媽,你辛苦,兒對不住你。”陳大根跪在母親的面前,流著淚說。

“傻孩子,媽只是生了點小病,沒大礙的,這年頭生活這么好,哪有苦吃。”

母親拉起兒子,用干燥的手擦著兒子的臉上的淚,眼含著淚心痛地說:

“這些年倒是苦了你一個人,在外面東奔西跑的,風里雨里,沒人疼沒有問的。”

“媽,我不辛苦,我這么年青的,沒事。”

“你還說,媽是想你早點結婚,媽一個人在家也有個照應,你二姐也不會到現在嫁不出去,都三十好幾的人了。”他大姐一邊說。

“二姐不是說好了今年臘月結婚嗎?”

“曾家的人家找了個外地的,兩個月前就結婚了。”大姐說著:“人家都等多少年了。”

“二姐呢?”

“去菜市場賣菜了,她說要給你賣條你最愛吃的黃鲴魚。”

正說著,外面摩托車的響聲進了院子。

“你二姐賣菜回來了,”母親說。

“媽,我回來了,大弟到家沒。我今天賣了好多黃鲴魚。”

隨著聲音,陳大根二姐一手拎著一個袋子進了屋,一見到弟弟在家里,高興地說:“大弟回來了。我還以為又要到中午…………”

沒等二姐說完話,陳大根上前一下子抱住二姐痛哭著說:

“二姐,你受委屈了。弟弟對不住你。”

他二姐一時沒反映過來,忙將手中的袋子丟下,用手替弟弟擦著眼淚說:“怎么了弟弟,誰欺負你了,別哭,告訴二姐找他去。”

“媽將你的事告訴了大弟。”大姐一旁也哭了。

二姐一愣忙笑了笑,“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呢,不哭好弟弟,我沒事,我沒事,姐有人要,姐不怕。弟弟不哭。”

她一邊苦笑著幫弟弟擦著眼淚,一邊轉過臉去,辛酸的淚水奪眶而出。

“二姐,你要苦就哭出來,弟弟對不起你。”

他二姐將淚水擦了下說:“弟,二姐不苦,二姐想好了,這輩子就侍候著媽和你,二姐不嫁了,二姐做個自梳女。”

“我的傻姐姐,弟弟坑了你。爸,我對不起二姐。”

說著姐弟倆抱頭痛哭起來。

晚上,吃過飯,陳大根和江家小妹走在家鄉明亮的路燈下談著話。

“你家二姐的事我早知道,大根,女孩子有幾個青春,你沒想過沒,”

江家小妹說:“你不要在養蠔了吧,你看這些年,我們這發展的多快,哪些沒有養蠔的,不都過上好日子了,不是有好多人都放棄了養蠔,都在到處辦工廠,你也養殖了好多年了。為什么不換個行業。”

“養殖沙井蠔是我一生的愿望,你再給我幾年的時間,我一定能成功的。”

“我們接近三十的人了,你還讓我等幾年,我有多少個這樣的歲月,你為什么不為我想想。我認為我們應該結束了,這第多年,我一直在等,可我等到什么時候是個頭,我今晚約你出來是要給你說,我以經找好了,父母也同意了,我上個月和你媽也講過,打哪么多電話讓你回來,你就不回來家說一句話。你的心為什么這樣。”

“我不能忘了父親的遺愿,我一定要走下去。”

“這是事業嗎?”

“這不是事業,這是尊嚴。”

“難道結婚就不是男人的尊嚴嗎,一個男人事業成不成功,跟結婚是兩回事,可以先成家,在立業。”

“我沒想過,我做的不是事業,這是我們沙井的驕傲,是民族的大業,也是祖國的輝煌。”

“難道只有你一個人才可以成就嗎,沙井蠔不在沙井養殖就失去了它生存的價值,這么多年,你找到了哪塊屬于沙井蠔生長的寶地嗎,沒有,哪只是一個傳說,它不存在。如果有的話,養殖沙井蠔的不是你一個人,難道他們沒不努力,不想把蠔養殖的像在我們沙井一樣嗎,沒有。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明明不是沙井的地方你硬要讓它跟沙井你樣,只能說明你害怕現實。不敢面對。”

“你不要說了,我相信有,只是還沒被發掘的時候。我對不起你,我不能給你現在的承諾,可是在不久的明天,我一定會承諾沙井蠔的輝煌。”

“難道我就不比蠔重要。”

“不是,你是生命的延續,而蠔是千年的傳承(文化),民族的文明 。祝你好運,祝你幸福。我陳大根對不住你。”

他說著轉身走去。

“我恨你,”

江妹子看著他走去,傷心地大喊。

第二天一早,陳大根賣好了早餐,一家人圍在一起吃了頓早飯,他母親讓他回去,自已好多了,只是有點想他,也知道他們也分手了,勸兒子不要難過,別放在心想,等啥時想結婚,在重新找一個。陳大根又陪母親說了一會,便起身走了。

陳大根回到陽江的蠔田里,和大伙在船上觀察著蠔田里的水向。

“大根,你昨天回家,來了一位說自已是阿英的女大學生,說要跟你學養蠔,我告訴她你不收女徒弟,她說今天還來找你。”

“明哥,我什么時候告訴你我要收徒弟了。”

“人家女大學生長的好靚喲。”李技術員說。三個在都笑了。

“你看來了。”

阿明用手指著打不遠處向這邊走來的一個高個子。穿著樸素的衣裳的女孩子。

他們將船開到近前,“阿英。你師傅大根來了。”

阿英閃著一雙美麗的眼睛看著陳大根說:

“陳大哥,我叫阿英。大學畢業沒事做,我家人讓我來這里跟你們學養蠔。”

“阿英,你不是來拜師的嗎,怎么叫起大哥來了?”

李技術員說:“是不是看上我們懂事長了。”

“李叔,不要亂說。”

陳大根一邊說。

“他比我大不了幾歲,我喊他大哥也是正確的。”

阿英說。“是吧,陳大哥。”

“阿英,我們不會教人。”陳大根說,

“我來學可以給你們學費的。”

“現在沒有女孩子養蠔,你回去吧,好好讀書,考個研究生,不更好。”

“我一定要學。”

“你怕水不?”李技術員問。

“不怕。”

“你先上來。”

阿明將船頂到岸邊,阿英便上了船,他便開著往深海處駛去。阿英站在船上高興地說:

“我可以學養蠔了。好高興呀。”

“誰說教你學養蠔?”陳大根說。

“你不是答應了嗎?”

“我沒說。是他們讓你上船來體驗下的。阿明哥,開回去。”

“你要不答應我就跳海。”

“你跳海我也不能答應。”

話沒落音,阿英真的掉到海里,嚇的陳大根也緊跟著跳下去,把她救上船說:

“你怎這樣,我是跟你說著玩的,我怕你吃苦,在海上做蠔很辛苦的。”

阿英一邊吐著嘴的漲水,一邊說:“我可是認真的。”說著打了個冷戰。

“明哥,快回去,不然阿英會凍著生病的。”

回到岸,阿英打了幾個噴嚏。身子一晃,摔倒地上,陳大根用手一摸她額頭,發現有熱,便背往村里的跑。將她送去醫院。

一來二去,陳大根也沒法,就讓她跟他們一起出海,看蠔田,教她怎么養殖。但從不讓她在船上,怕她又掉進海里,阿英向他解釋說她也不是要跳下海的,是不小心,沒站穩,才掉下去。

秋天,一個早上,他回家過傳統的鬼節,他和母親,兩個姐姐一起來到父親的墳前,燒了一些紙錢,放了一大盤鞭炮,祭祀一番。

“大根,你去天后娘娘哪拜一拜,給娘娘磕個頭,許個愿,娘娘會保佐你的。”

在回來的路上,母親交代他。

“好吧,媽,我晚上去。”

晚上,陳大根先去拜祭了一下陳家宗祠后來到了天后娘娘廟前,娘娘廟以不是昔日的光景。在高樓大廈面前,是哪么的矮小,顯得破舊不堪。他給天后娘娘跪下,磕了幾個頭,又拜了拜,雙手合在胸前,向娘娘默念著心中的愿望。他回到家里,告訴母親出去走走,便來到了當年父親出事的地方,以沒有了蠔田,全是樓房,哪條河涌也以不見了。他順著一條路到了海邊。面對著深穹的大海,心中苦苦的,他大聲地唱著:

“有風有雨哪是天,有泥有水哪是田。刮風下雨咱不管,苦辣酸甜來種田,老天也有陽光日,咱蠔人也要幸福年。唉嗨喲,咱蠔人也要幸福年………………”

“爸爸,我想你。”

從海邊回來,夜里,他做了個夢,夢著自己在海邊行走,突然海面上升起一道彩光,美麗的天后娘娘,由海上飄來,手里捧著一個很大的蠔來到他的面前,只見蠔殼慢慢打開,里面露出一位美麗的仙女,那仙女端坐在巨大的蠔肉上,雙手合放在胸前,閉著美目。

“陳大根,我來給你送幸福的。”

天后娘娘說完,駕起祥去離去。

陳大根在看哪位仙女,有點面熟,仔細一看,原來是阿英。

第二天一早,陳大根乘上開往夢想的養殖地-陽江。他一直堅定,沙井蠔會被自己養殖出來,會更加繁榮,更加輝煌。

車一到站,他立馬打的回到了試驗基地,又到了收獲的季節,萬畝蠔田,人生的希望。

他下了車,來到一堆新蠔前,還是和往年一樣,沒有大的變樣,體行小。一點不起眼。

阿明等人過來,幫工仔阿華說:“根哥,這蠔和往年一樣,沒有變化。”

“陳大哥,沒關系,我們可以在試幾次。一定行的。”

阿英一邊打氣道。“不拋棄,不放棄。”

陳大根看了看天,中午了,天又變了,像要下雨。

“中午了,天又要下雨,告訴大家,快回去吃飯,勞累了一個上午了。”

話沒落音,真的下起了雨。雨點落在蠔田的水面上,泛起了一朵朵美麗的水花。天上一道閃電劃破天空,緊接著一聲巨響,一個驚天動地的雷鳴,轟轟隆隆地呼叫著奔向遠方,雨開始大了起來。勞作的人們開始往回跑。

陳大根看了下蠔田,帶著在伙往回走著說:

“不行了,今年就把這片蠔田丟了,再重新開發新的養殖區。”

這時,阿英往另你處走去。

“阿英,你要去哪,下大雨了。”陳大根見了忙問。

“我去給你找希望。”阿英用手指著遠處新試驗的蠔田寄肥區說。

“回來,”

陳大根上前一把拉住她說:“你瘋了,下雨了還跑去,淋著了又要生病。”

阿英摔開他的手,抹了一下臉上的雨水說:

“病了怕什么,我不想讓你失望。”

    “好吧,我不失望。等雨停了在去。”

阿英沒有理會,走開。

“你怎么是這樣的脾氣。”

“跟你學的。”

陳大根看著她遠去,知道是叫不回這個倔犟的小丫頭,對阿華說:

“阿華,你去工棚里拿把雨傘送去,免得淋著她,又生病。”

阿華答應著往工棚跑去。

“我們回去吃飯,想一下,我們下一步把蠔田的寄肥區選在哪里。”

他說著,和大伙往回走。

阿英冒著雨,跑到新的寄肥區,脫下鞋,連褲子也沒卷起,直接下到了蠔田的水里。泥水沒了她的大腿,她用手搖了一下水泥桿,沒有搖動,她又搖了幾下,沒有晃動,她心頭一嗡,感覺不對頭,平時搖一下,就很輕松地搖動,用手一提就完事,今兒怎么回事。她用勁地搖了搖,在她面前出現一大片水圈。旋轉著往下沉著冒泡。她在搖了幾下,水面上露出一個大蠔殼,她忙用雙手往上一提,啊,水泥桿上附著三個她沒有見過的大蠔殼。她一下子驚呆了,下意思地又往旁邊的幾個柱子搖了幾下。同樣是一個感覺。她用力將水泥桿連蠔一下子扛在肩上,上了岸,找到一個扁石片,和一個大石頭,用力將蠔殼撬開,里面一個碩大的蠔肉,鮮嫩嫩展露在她眼前。她連同蠔殼抱在懷里,像撿到到寶貝似的往回跑,一邊大聲喊:

“陳大哥,陳大哥,我們成功了,我們收獲了。”

由于雨小了,陳大根沒有等阿英回來,大伙先吃飯,還要商量下一步怎么打算。聽見喊聲,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便忙放下碗,走出工棚。只見阿英一身泥水,雙手抱著個大蠔跑來。

“怎么了,阿英。”

阿英將蠔一下子摔在地上,蠔殼裂開,一個鮮嫩的蠔肉露在大伙面前。

“陳大哥,你成功了。”

“在哪里發現的。”大伙齊聲問。

“就是新的寄肥區。”

阿英話沒落音,陳大根便向哪個夢理之地跑去,大伙也紛紛跟了上去。

他來到蠔田,顧不上太多,一下奔到蠔田的泥水中。奮力提起一個,扛到岸來,在有忙上前用開蠔器打開,是的,又是一個肥碩的蠔肉,其它的人在不同的地方都打上了驚喜。

大伙一片歡呼聲。陳大根沒有笑,臉上一片寧靜。

“陳大哥,我們有希望了,你怎么不高興?”阿英一旁問。

“高興。”

陳大根,眼里噙著淚,仰望著天空,雨住的天空很明朗。陽光也露了出來。平靜地說。

“陳大哥,你要是想哭你就大聲地哭出來吧。”

陳大根長長地吐了口氣。“你該餓了,回去吃飯。”

阿英正要抬腳走,腳一歪,她哎呀一聲。

陳大根聞聲回頭一看,見阿英腳旁染紅了一片,他下意思地清楚,阿英的腳被蠔殼劃破了。忙上前扶住她說:

“別動,”

轉頭對阿華說:“阿華,快去打盆清水。阿英的腳破了。”

便不由分說,背起阿英往回跑。

阿英這時才感覺著疼痛,啊哈著說:

“你放我下來,我沒事。可以走。”

“你這倔犟的小丫頭,跟你講過多小遍,蠔殼比刀還利害,你就是沒記性,老忘記穿鞋。”

他埋怨著說。

“我沒事,陳大哥,這點小事,不疼,你不是說沒有受過傷的人不是真正的蠔民,放我下來。”

“別說話了,我背著你,就是背了一份幸福。”

阿英聽了,眼睛濕潤了,她將頭貼在陳大根的肩上,臉上露出了幸福。

阿英的腳劃破的比較利害,陳大根又將送去衛生所重 清洗一遍同,由于阿英怕痛,醫生只好給她抱扎了一下,也沒住院,讓陳大根又帶回來在。

而此時的蠔田。歡笑聲,不絕于耳。人們幸福地勞作著。

晚上,陳大根親手煲了只雞。連湯帶肉盛了一大碗送到阿英的房間,阿英正在看書。

“阿英腳痛的好點沒,來,我煲了鍋雞湯,趁熱喝了,該餓壞了吧。”他進屋說。

阿英便放下書,接過來,聞了聞,說:

“謝謝陳大哥,真香。”

又用嘴吹了吹,喝了一小口。夸道:“真好喝。”

“哪,你慢慢吃我回去和他們商量點事,明天在來看你,吃完了,就好好休息。”

阿英見他轉身要走,便假裝生氣地說:

“不行,你要留下來看著我吃完才可以走,要不然我就不吃。”

陳大根看了看,笑著說:“好,我看著吃,都多大人了。趁熱吃吧。”

說著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看著她夾了塊肉放進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來,臉上露出舒心地笑容。阿英吃完將碗放到一邊,拿紙擦著嘴笑著說:

“太好吃。”

“好吃我明天還給你煲,這下可以走了吧。你好好休息。”起身要走。

“不行,你坐下,我有話說。”

“你不是說看著你吃完了就可以了嗎。怎么又犯小孩子脾氣,我真的有事和他們商量,有什么話明天一大早我過來再說不遲。”

“不行,你要走了我就大哭。”

“這是什么招數,好了好了,你說吧,我惹不起。”陳大根屈服地搖了搖頭說。

阿英笑著看著他說:“陳大哥,你喜歡我吧。”

“喜歡,當然喜歡了,你長的哪么可愛,大家都喜歡你。”

“我說的不是這種喜歡,是哪種喜歡。”

“喜歡還分等級的,我一直把你當親妹妹看待,當然喜歡。”

“我說的不是這種喜歡 ,是哪種喜歡。”

阿英知道他揣著明白,裝糊涂。

“我想想吧,等我明天想出來了才告訴你,我先走了。”陳大根用手摸了下頭發說。轉身要走。

“陳大哥,我要做你的老婆。”邊說邊要起身。

陳大根聽到床的響動,忙回身見阿英的一條腿以下了地,忙上前將她扶好,心急地說:

“別亂動,醫生不要你亂動。”

阿英拉著陳大根的手說:“陳大哥,你聽見了嗎,答應我,我不會在給你添麻煩的。”

陳大根看著這個為自己動心的好女孩子,輕聲地說:

“謝謝你阿英,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我不能答你,做好民的媳婦很苦的,在說,我還有好多的事要做,”

“我不怕苦,你去做事,我等你,我等你喜歡上我就娶我。”

“你不用等我,我沒有你想像的哪么優秀。”

“可是你真誠,樸實,我就要你這一點就足夠了。”

陳大根用手輕撫著她的秀發說:

“阿英,現在不是想我個人問題的時候,我才剛剛開始。路還很長。”

“你說過,你背著我是背著一份幸福。”

“是的,但不是現在,在遙遠的時間里。”

“我知道,我現在也不想,我要在未來的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里,扒在你背上,讓你背一輩子。”

阿英將頭貼在他懷里,陳大根看著哪白白的墻壁,哪墻壁在白色的燈光中,仿佛透明著,透明的露出了黎明的曙光。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難阿英雞湯煲好,送了過去,便帶上幾個碩大的蠔回沙井。村里人聽說他養殖出在外地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蠔,都過來一睹新奇。

幾個大蠔安祥地躺在桌上,聽人們贊頌著。

中午,一家人也沒也沒將蠔且聽開,在泥水地蠔旁擺上幾盤菜,一家人喜氣洋洋地圍在飯桌前吃飯。

陳大根的母親將一直收著的老伴的水煙筒拿出來,按了一筒煙絲,點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放到一個桌邊的空椅上,說:

“大根爸,看兒子給你帶來啥寶貝,這可是你一輩子的希望,兒子給你完成了。”

一家人都落下了淚水。

這時,不知誰家在放著鞭炮,還有樂器聲。

陳大根知道村里誰家又在辦喜事,他看了看外面說:

“媽,這是誰家在辦喜事。”

老人仿佛沒聽見,起身朝門外邊走邊說:

“大根,媽今天代你爸陪你喝一杯。”

陳大根聽的一頭霧水,看著母親遠去的背影問:

“二姐,媽怎么了。”

“沒事大弟,媽想爸了。”

陳大根沒在在問,聽見外面的鞭炮聲由遠而近。喇叭也近了。還有汽車的聲音,門前的街道上人來人往,自家的門口也站了好多人。一個攝影車級慢地由門口經過。他站起身往外就走。

“大弟,回來吃飯。結婚有什么好看的。”二姐喊他。

陳大根聽出聲,他走到院外,見街上連婚車在內有二十幾輛車,向一條長龍一樣緩慢開著。當婚車經過他面前時,車窗慢慢落下,他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這張面孔讓他終身難忘,是和他相戀多年的江妹子,她一身潔白的婚紗,美麗的臉上是哪么的楚楚動人。而當四目相對時,他腦子里一片空白。

中午,他只知道,母親一言不發,二姐也只是勸他喝酒,一家人都喝多了。二姐扒在桌上哭,母親摟著他直說他太苦。

由于,他找到了好的寄養區,他的蠔田一下子由原來的萬畝,一下子擴大了幾倍,短短幾年,他的產值一直上翻。他一改當年老式的加工方法,從新引進新的機器,將公司打造成一個大品牌。無論從生產到加工。在到出口。都做到了一個輝煌的文明。

2000年,金色蠔業股份公司成立。同年被沙井人民政府授予養蠔大王稱號,又受到市先近標兵稱號。

可是有一天,他到車間檢查時,發是倉庫時堆放了好些改發出的貨沒有發,便問發貨員水仔,水仔說這幾天香港哪邊出了點問題,他聽了,便去了香港,他首先來到兆昌隆商行,兆昌隆行陳老板接見了他,待聽了情況后,陳老板叫人蠔油和蠔肉各取來一件,讓他看,只見蠔油不亮,還有點渣質,而蠔肉也是良秀不一。

“你們這樣一次充好,讓我們怎么銷售,這樣會毀了我們的名譽砸了我們的招牌的。”

“陳總,這不是我們公司生產的,我們公司是用信譽擔保的,決不會投機取巧的。”

“這個我也想過,不過這些蠔說來說去都是你們沙井出產的,你像我們香港這邊。歷年也沒出過這種事,你們應該從自身找原因,不要把市場攪亂,這樣大家都沒得飯吃。前幾天,五豐商行,南北行兩位老板過來找我問這事怎么辦,我們只好先暫停銷售沙井生產出來的蠔產品了,你來了我也不瞞你,你看。”

他說著由邊的樣品架上拿過一瓶蠔油,和一排蠔肉說:

“陳總你看,這是我們香港羅浮山的養殖區養殖的蠔,這是我們裕益蠔油廠生產的蠔油,你相比之下,是不是天鑲之別。”

陳大根看了,打心底佩服他們的產生技術,他誠肯地點點頭說:

“陳總,看了你們的產品,我也不說什么,不管這批蠔產品是哪家生產的,都是我們沙井蠔,它代表著整個沙井蠔的產業,我回去和他們商量一下,我保證不再會出現這種情況。”

“行哪,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才像我們沙井人做事的風格。”

“陳總也是沙井人。”

陳大根聽他這樣一說,便問道。

“我是沙井第十隊的,現在也不知道哪個村了,我隨父親來香港幾十年了。真是不敢想呀,上下沒幾十年,沙井與香港可是兩個不同的世界,而如今,這兩個世界都同站在一個舞臺。今非昔比。”

他十分憾慨地說。

“哪陳總后悔來香港嗎?”

“人生沒有后悔,選擇了就走下去,當年的情況,是生存。好了,不說這些了。你來了,有空的話我帶你去一下我們的蠔田,我加工廠,或許對你有個幫助。”

“謝謝陳總。”

“不要這么客氣,我們都是一家的。我對你的廠也有點耳聞,你的為人處事也不錯,所以,我希望你能真證帶領沙井蠔民人出一片天地。”

“哪也要陳總大力支持。”

“要想做大,必需做硬自己的品質。”

陳大根點點頭。

“我有件事想打聽一下。”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什么事,我知道的一定祥細告訴你。”

“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他是個隊長,當年我和我父親來香港時還是他用船送過來的,我父親永遠也忘記不了,他給我父親說,到了香港如果找不到活,生活過不去還回來,有他給我們擔保,還給了我父親五塊錢哪,他后還還給我母親和二個妹妹也送來香港了,他可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呀,我父親來香港兩年后又去了南洋,在哪又干了二十來年,后來有點錢就又回香港了,我們就做起了這個商行,但是這些年很少接觸真正沙井哪邊來做蠔生意的人,也問了一些都說不清楚。”

“是呀,年頭一多,好些事都忘記,也是常事。”

陳大根說:“你說是誰,我知道的我會告訴你,不知道的我回去問一下老人們,為你打聽一下。”

“我父親說他也姓陳,是同陳同輩兄弟,比我父親小十來歲,叫陳財發。是十六隊的隊長。你聽說沒,現在他老人家還健在不?”

陳大根一聽是自己的父親,淚水一下子涌了出來。

“你怎了陳總。”他看著陳大根問。

“陳總,你說的這個人他是我的父親,他去逝好多年了。”

“什么,你是陳叔叔的兒子。”二人相視后,抱頭哭了起來。

陳大根打香港回來。招集了村里幾家蠔品加工廠的負責人把香港哪邊發生的事向大家說了,大家商量了一番,讓他帶個頭,做個統一銷售,加大對銷售產品質量的把關。

“大家都贊同這樣運作也好,這樣對我們是一件好事,保質保量,我有個想法,只前我們這里不是和南山罐頭廠有合作嗎,現在他們的設備還在,我們蠔業又這樣發達,我們可以用他們的設備來從新生產罐頭產業,因為罐頭不需要個大的蠔肉,這樣我們的產業不管由哪個方面也都可以銷售了。”他說。

“這個方法好,不過,設備放 了這么多年,還能用嗎?”大伙說。

“有些設備是要維修一下,但這個資金我來出,你們負責質量。”

“這點陳總放心,我們不會給沙井蠔丟臉的。”

經過大家同意,陳大根和南山原罐頭加工廠一聯系,對方一拍即合,經過一個多月的維修,調試,終于,沙蠔罐頭開始生產下線了。而香港幾大商行都打電話過來祝賀。

這天陳大根來找鎮長說:

“劉鎮長,現在我們沙井人把沙井蠔養殖出來。而現在我們沙井這個地方也沒有養殖區了,我想蓋一個沙井蠔博物館,將我們沙井蠔的發展史保留下,讓后代子子孫孫不要忘記我們蠔民的發展與傳承。”

“好也,這個想法好呀,保護歷史,保護文明。是件好事。”

鎮長高興地說:“小張,你來一下。”

細高個子小張過來問:“鎮長有什么事?”

“你陪陳總去一下宣傳部,在到寶安,盡量多找回一些咱沙井的文物,你就和陳總一起把沙井蠔博物館辦好。記住,多問,多尋,還有把哪張當年國務院發給咱們沙井合作社的獎狀找來,哪可是周總理親筆提寫的,由當年人民公社的主任陳淦池出席勞模大會時領的,這可是咱沙井蠔民的驕傲。”

“好的鎮長。”

在鎮委和區委的幫助下,沙井蠔文化博物館不到二個月,勝利完成。開館的當天,鞭炮齊鳴,人山人海,熱聞非凡。陳大根又把阿英帶回了家里吃了頓飯,一家開開心心過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早,陳大根正要幫阿英送回陽江養殖區,手機一響,他打開一看,是香港陳總打來的電話,忙接聽,只聽陳總在電話里說:

“好兄弟呀,聽說你辦了個沙井蠔文化博物館,這是件好事呀。恭喜你。”

“謝謝陳總。”

“不過,你還有件事沒辦。”

“請多指教。”

“兄弟,你要辦個沙井蠔文化節,你看現在祖國各地只要有歷史背景的地方都辦各式各樣的文化節。想我們沙井蠔有著千年的文化底蘊,哪里面的文化,文明,傳承。發揚,歷史的沉淀。可不是你一個文化博物館就能包羅的。”

“唉呀,謝謝你陳總,你要不說我還差點忘記了。我以前想過,但是這階段一忙就忘了,謝謝你提醒,你放心,我這就去辦。”

“到時文化節開幕不要忘了我呀。”

“放心,放心。”

陳大根掛了電話,長長地出了口氣。對阿英說;“阿英,先送你回陽江。”

“不了陳大哥,你忙你的,我讓二姐送我去車站就好了。”阿英見他忙,不想打攪他說。

“是哪,大弟,你去忙吧,我送阿英。”

“好吧,阿英到了打電話給我。”

他說著,打開車門。開車走了。

“我弟弟整天這樣忙,啥時是個頭也。”

“二姐還不了解他,忙起來沒完沒了。”

二姐陪著阿英,向公交站臺走去,在經過一處正在建設樓的工地邊,突然一處搭的兩層的腳手架向她們倒來。

“你們快躲開。”

兩人還沒反映過來,就被一種外力推到一邊。咣的一聲。緊接著唉呀一聲。二人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回頭一看,腳手架下面壓著一個工人,緊接著他們的工友跑過來,大伙忙著抬開腳手架,被砸的工人頭上流出了血。

二人知道是他上前收了她們,忙上前說;

“快送醫院去。”

被砸的是位二十多歲的工人,憨厚的臉上,呈出一絲疼痛,勉強地笑了笑,用手捂著頭說:

“沒事。沒事。只破了點頭皮。”

二人見他身上有多處青塊,叫了輛的士,要送他去醫院。工友們也勸他去看一下,沒事就好,他才同意,可能是腰和腿被砸的重了些,起來兩次沒起來,工友將他架上車,阿英和二姐要陪他去,他不讓去說是自己的事。不用她們去。二人沒同意,便陪同他一起去了醫院,經過檢查,沒有多大事,頭皮破了點。打了針破傷風,又拿了一些紅花油留擦青於處。醫生讓他這兩天不要走動,多休息兩天就好了。出了醫院,二人要送他回家。

“大哥,你這樣受傷這么重,你回去你家人多心痛呀。”

二姐一邊說一邊拿出了一些錢,交給他說:

“拿著,回去買點好的補一下。”

“不要大姐,我沒事,在者說,這也不是你們的事。”

“你是為了救我們才受了傷的,如果不是你,哪個鐵架子砸在我們身上,還不定怎么樣呢,拿著,在說,你這幾天又不能上工地干活,家里怎生活。”

“是啊,二姐給你你就拿著吧。”

“真的不用,這樣的事人人都會做的。”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

二姐有點生氣地說:“你不拿著我們心里也過意不去,你們打工的整天也不容易,不上班就沒錢。”說著塞到他口袋里。

“謝謝你大姐。”

“叫個的士幫你送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慢慢走回去。”

“哪怎么行呀,你老婆看見你一瘸一拐地走回去,多心痛呀。”

“大姐,我沒有結婚。”

二人聽了,一時也無語。

他說完往前走去。

“我們送你回去吧。”

阿英二人將他送回了出租屋。

晚上,二姐向陳大根說了此事,他聽了后說:

“哪你明天煲點雞湯送去,被東西砸了,當時是沒事的,就是過一夜就起不了床的,至少要在床上躺三天才能動。”

“哪怎么的了。”

“你去看一下他,看有什么需要。我買去。”

“哪好吧,我現在去菜市場買只雞去。”

陳大根見二姐走了,便對他母親說:“媽,阿英打電話給我說了,哪個小伙子還不錯。”

“你二姐回來也說了,可我想他是外地的,又是北方,哪邊多冷呀。”

“媽,現在都什么時代了,還有什么分別。”

“唉,隨她自己吧,我想也是,平白無故的就沒有別人救她們,便巧他救了。這是緣分吧。”

“等他明天好了,我讓他到公司來幫忙,在看看。”

“好的。”

經過幾個月的精心準備。沙井第一屆蠔鄉文化節正式啟動,名為:沙井金蠔節,主題是:蠔香千年,精彩寶安。

2004年12月20日,是一個喜慶,祥和,幸福,安康,吉祥如意的日子。首屆沙井金蠔文化節正式拉開帷幕。

清晨,金光燦燦的太陽,早早地帶著幸福的笑容,在魅力的東方海里,騰然地躍出海面,天地騰然光芒萬丈。世間萬物騰然一下子蘇醒來。美麗的沙井開始快樂地歌唱著。

彩棚高搭,彩旗飄揚。鞭炮齊鳴。

在寬廣的街道中間,按陳大根要求,擺了一個長長的流水席,上百張餐桌,像一條長龍,餐桌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瓜果,點心飲料,還有各式各樣的用蠔肉做的佳肴。長長的,像一條正欲騰飛的巨龍。不但是本鎮的村民,就是鄰近的一些村民,來自外來的打工人,隨意地進行免費品償。

同時出席金蠔節的有深圳市副市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市領導,和寶安區各班子領導,沙井鎮全部領導。還有來自商界的同仁——香港的老蠔民,商行的懂事。等等。

一邊的一些場地。舞獅,唱粵曲的。等等各式各樣的文藝節目,也擠滿了觀看的人們。

“沙井蠔民為了千年蠔業,千年大計,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發揚了蠔民千年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他們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一個又一個傳奇。這是我們國家的驕傲,整個民族的自豪。”

市領導講完話后,結束了快樂的剪彩儀式。人們歡呼著,鞭炮轟鳴著。歌舞升平。

陳大根陪同領導們來到流水席前,一邊說著沙井蠔今后的發展,一邊請領導們品償著各式用蠔肉做的菜肴。

這時,阿英身穿著一套大紅的新裝,笑容滿面地走來。

二姐看見了,忙上前說:“阿英你來了。”

“陳大哥人呢?”

“他在哪邊流水席前陪領導們吃蠔肉呢,你過去找他。”

“陳大哥。”

阿英向陳大根搖了搖手。陳大根看見了,便向領導說了說了失陪一下,便走過來說:

“阿英,你怎么來了,你昨天不是說家中有事嗎?”

阿英笑著說:“是啊,我辦完了。”

“這么快就辦完了。來過來吃點東西。”

“等下,我們倆的事還沒有辦完吶。”

“我們倆什么事沒辦完。”陳大根不解地說。

“我今天來了就不走了。”

“不走好呀,剛好過幾天我二姐結婚,讓你當伴娘呢。”

“好呀,今天我們要雙喜臨門,我要一輩子都住在沙井了。做一個沙井的媳婦。”

“這個么,———”陳大根有點不知啥說了。

“別這個,哪個的,今天我說的算。這個你戴著。”

她說著打口袋里掏出兩朵紅花,上面彩帶上一個寫著新郎,一個寫著新娘,她自己戴一個。不由分說,把另一朵戴在了陳大根的胸前。

“今天我們就成親。”

“阿英,這個,今天,這個要選個好日子。”他語音結巴著說。

“選什么好日子,有你,有我,就是個好日子。”

這時,四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祝福你們。”領導們和村民們異口同聲地說。

陳大根幸福地笑了。

阿英由口袋里掏出一個紅手帕,高高地在空中揚著。幸福地說:

“今天我們在這舉行婚禮,今天我們請客啦。”

“大根哥,背我回家”

她說著將紅手帕往頭上一蓋。

陳大根在掌聲和歡呼聲,將一生的幸福背在身上,向家里幸福地走去。

攝影師用鏡頭拍下了這美好的一刻。

掌聲,歡呼聲,音樂聲,鞭炮聲,響轍云宵。

奏響了沙井人民幸福的新篇章。


2014-3-9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