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短篇小說 >>原創短篇 >> 金鋆鈴短篇小說《美麗的謊言》
详细内容

金鋆鈴短篇小說《美麗的謊言》

时间:2019-12-30     作者:金鋆鈴   阅读


作家簡介:金鋆鈴,女,名王云鳳,出生于1973年春,第一故鄉湖北省鄂州市段店鎮中咀村。業余創作二十多年。1993年開始發表作品于《我與詩歌.當代青年新絕句》、1997年任《黨旗飄揚》一書記者、采編。2003年開始南下深圳漂泊十一年,《打工族》、《西江月》|《觀瀾河》、《理士人報》等眾多的報刊雜志有作品發表若干!現為自媒體人,經營個人公眾號鄂州梧桐樹下文化傳媒和鄂州梧桐葉上文化傳媒。


(短篇小說)


美麗的謊言

金鋆鈴


2018年12月18日,隆冬時節陰雨紛飛,像此刻人們潮濕的心靈。王叔叔決定在這一天下葬兒子紅紅。


親友團微信群里從紅紅出事到現在為止三天了,信息滾動播出著最新情況:


12月16日凌晨一點十分:紅紅不見了——叔叔的圖像發的信息,旁邊加了著急的表情。


一點十五分:老王莫著急,工地尋找了一遍,沒有人。工地上的一位工友甲說。

一點三十分:老王,老王,附近的網吧找了一遍,沒有人。工地上的一位工友乙說。


二點:老王,K歌的地方沒有。工地上的一位工友丙說。

四點:老王,附近的酒店找了一遍,沒有投宿記錄。工地上的一位工友丁說。

……


五點:“老王,找到了……可是……沒了……“”工地上的一位清潔工打來了電話,后面是一串長長的大哭的聲音。


王叔叔立即在微信上來了一個統一回復:找到了,大家都辛苦了,今天休息吧。


這個信息讓親友團微信群里人們緊緊楸著的一顆心安定下來了,可是,沒了又是什么意思呢?叔叔一夜未曾合眼,他一支煙一支煙地抽著,他懂清潔工的意思,因為這個人是他沒有出五福的堂弟外號老五排行也是老五,出生的時候吸入過多羊水導致腦損傷,智力低下還說話結巴。他說的沒了就是死了的意思。按照村子里的輩分,老五應該喊王叔叔大哥才對,可是他只會跟著其他工人一樣喊他老王。


工友甲、乙、丙、丁都是跟王叔叔年齡不相上下的同村人,平時都是老王、老李、老張、老陳一樣地喊叫起來方便。大家雖然為尋找王叔叔的兒子紅紅奔忙了一夜,此刻老大通知休息卻都沒有各自散去,都聚集在王叔叔的臨時出租屋也是辦公室里。


王叔叔的辦公室設在工地對面的一排兩層居民房,每一棟樓都是七十年代老式的三居室。王叔叔租下了相鄰的兩棟樓給自己和工友們居住。其中最邊上的一棟樓一樓做了倉庫,二樓王叔叔和嬸嬸住在進門的右手邊的一間,他們的兒子紅紅住在左手邊的一間,中間的堂屋保留出來做辦公室和臨時休息室。堂屋的兩邊是一排排用木料加木板定制起來的長凳,中間的就餐桌子也是用木板定制的。每天的上班前和下班后這里其實就是工人們的活動中心。隔壁左手邊的紅紅雖然有一個人自己獨立的房間,雖然有電腦、音箱等設備,還是時不時被堂屋里傳來的喝酒聲、猜拳行令聲所干擾,所以附近的網吧、游戲廳、歌廳就變成了紅紅經常消遣的地方。


紅紅今年虛歲十九歲,是王叔叔家的第三個孩子,唯一的男丁,他上面的兩個姐姐早就出嫁了。很小很小的時候,紅紅就跟村子里其他的男孩子一樣被父親、母親寄予了厚望:“你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子啊,你一定要努力讀書,將來才可以出人頭地啊”“讀書,上大學是跳出農村的方法!唯一的方法”!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紅紅在2018年的高考前夕病倒了,他從普通的高考憂慮癥轉化為抑郁癥。他從最開始的不合群到完全自閉了,他不喜歡參與任何同學的生日會、慶祝會,他一個人默默地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整日里昏昏沉沉睡去。照顧他生活起居的奶奶送飯菜來,他就默默地把它吃完、放下,又去睡覺了。他不與人交流不與人說話。直到他默默地參加完高考,直到高考的分數線出來,直到他各科成績不足兩百分的結果出來,他就那樣對著前來探視他的親友們說了一句話,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語:沒希望了,沒希望了。


王叔叔和嬸嬸聽說了兒子的病情,在百忙之中從武漢的工地抽空回家了。他們一個是包工頭一個是廚房阿姨,工地上的人員安排、生活起居都是夫妻二人齊心協力完成的。所以兒子紅紅從小就和奶奶羅婆婆一起居住。他的一切生活都是羅婆婆操勞的。王叔叔和嬸嬸在家里滯留了幾天,他們請來了灣子里有名的巫婆將房子的布局做了調整,他們修繕了樓梯的護欄,加高了院墻,就是沒有進入到兒子紅紅的心房。


臨走的時候,羅婆婆可就不樂意了,紅紅是自己家唯一的孫子,可是他的父親、母親心里眼里只有工程、只有工人,兒子紅紅都病成這樣了還是要落在家里?


“紅紅你們帶走,他病成這樣都是被你們逼上學逼的”羅婆婆對兒子媳婦說。


王叔叔和嬸嬸一陣子沉默,兒子十八歲了,都長成大小伙子了。自己除了每次回來送錢送衣物生活用品,都很少與兒子交流,兒子從最初的叛逆變成了現在的沉默寡言,都是自己做父母的失職了啊。經過一番思量之后,夫妻兩個決定帶著兒子一起去工地生活。工地在武漢一來可以欣賞風光,二來在工地上鍛煉身體讓他知道能夠學習是多么的不容易,然后乖乖地回去學校復讀繼續準備來年再戰高考!


“紅紅如果不愿意讀書,你們就別逼他了,讓他出去打工,他愿意去深圳打工”羅婆婆又不放心地對兒子媳婦說著話兒。因為紅紅曾經暗戀的女孩子去了深圳打工,紅紅曾經有這樣的想法但是被父親、母親否決了,他的任務就是讀書、考大學、出人頭地。紅紅身上背負的是整個家族的光榮使命。


在2018年8月31日以前直至父母帶自己走的這段時間,紅紅是快樂的,他終于可以跟父親、母親生活在一起了。雖然他還是不愿意多說話,但是父親、母親為自己準備了房間、準備了電腦,自己在跟著叔叔們學干活兒完工之后,還是可以在電腦游戲中尋找成就感的,因為在英雄聯盟里自己就是英雄!可是紅紅還是失望了,父親、母親還是決定送他回去讀書!


于是在2018年的9月1日,父親以自己工作太忙為由請出租車司機代送紅紅回家。出租車內將紅紅的換洗衣物以及電腦主機電腦桌子都塞滿了。可是紅紅不愿意回去,紅紅不愿意參加考試,可是他能夠有什么辦法逃離這種被安排的命運呢?于是在出租車行至長江二橋的時候,一向不愛說話的紅紅開口說話了,他說:“叔叔,叔叔,我沒有見過長江二橋,您讓我下去感受一下它,摸摸一下它好嗎”司機不知道紅紅有什么狀況放他下車了,絕望中的紅紅第一次產生了尋死的想法,他開心地向司機大叔揮了揮手:“再見了大叔,你是我在人世間見過的最后一個人”。紅紅笑容滿面的低語聲隨同他迅速地跨欄、飛躍一起跳入了滾滾長江東逝水中……


紅紅在長江二橋跳水了!《高考少年絕望自殺落水,護橋守衛隊奮戰二十四小時救回!》湖北日報、楚天都市報分別在2018年的9月2日、9月3日跟蹤報道了紅紅第一次自殺跳長江二橋的新聞,這些新聞記者們聞風而動追蹤到了紅紅的住院部,也追蹤到了紅紅父親、母親的工地。紅紅一下子變成了新聞人物,他被人們包圍著問東問西。他大談自己對高考的恐慌,大談自己對父母包辦生活、安排前途的種種限制、種種苦惱!于是,那些新聞的炮制者們又連夜趕制了一批新的新聞《跳橋少年康復記之高考觀》、《跳橋少年康復記之我的前途》……


紅紅變了,紅紅的性情大變,自從跳橋事件之后,自從自己莫名其妙地變成了“新聞人物”之后,紅紅從沉默寡言的少年變成了侃侃而談的“油子哥。”他終于可以留在工地了,他終于可以不用上學了,他用自己的“死”為自己掙來了這一切!如今生命重來生活多么美好!大家都說紅紅住院的時候治好了抑郁癥!紅紅變成了陽光少年生活又回歸了正點!紅紅親熱地喊父親的同事們叔叔,紅紅親熱地幫母親洗菜、摘菜,紅紅經常地撫摸母親的頭發,一邊撫摸一邊楠楠地說:“怎么又多了這么多的白頭發?怎么又多了這么多的白頭發?”


但是紅紅自己知道,自己的抑郁癥更嚴重了,自己經常出現幻聽、幻覺。自從跳橋事件之后,包工頭的父親體恤兒子,怕兒子紅紅做苦力活身體吃不消,安排紅紅開行吊,就是借助行吊這個工具將各樓層需要的磚頭、砂石、水泥運送上去。工地上的樓層在一層一層地增長著,看著空中緩緩上升的行吊,多么像自由自在的精靈啊!如今我雖然可以不用讀書那么辛苦了,可是我還要學著賺錢、學著生存、學著應付別人,甚至是應付親人……這一切的一切都太累了,太累了,唯有一死才能擺脫!唯有一死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紅紅經常地頭痛欲裂,紅紅經常地整夜整夜的失眠,他睡不著覺仿佛總是聽到有人在耳邊說:“去死吧!去死吧!死了我就給你自由!”紅紅終于決定在12月16日這一天離開人間了,因為這一天是自己的生日,終日忙碌的爸爸媽媽忘記了,自己在吃晚飯的就餐時間提了提,可是喝了酒的包工頭父親卻說:


“生日,十九歲生日;慶祝,怎么樣慶祝?老子十九歲的時候還在跟師傅和灰呢?”


紅紅的母親是一個唯丈夫命令是從的人,兒子的生日自己忘記了,丈夫也忘記了,在農村沒有過生日的習慣,現在跟老板打工自己雖然承包了一點點工程,但是工人的工資錢、伙食費、房租費都是自己預先墊付出來的,等工程全部完工驗收合格之后,王叔叔才可以拿到這些工程款,所以他們夫妻兩個都忽視了兒子的異常舉動!都忽略了兒子脆弱心靈渴望呵護的需求!


于是在2018年的12月16日深夜子時過后,紅紅沿著樓梯來到了自己白天開行吊運行的三十層樓上,他看到了行吊靜靜地停留在那兒如同一位好朋友等待著自己的到來。他抱著它親吻它猶如親吻自己的情人一般,然后他的幻覺又開始出現了,他想象著自己抱著行吊在空中飛舞是多么精彩的畫面,他想象著自己如今真的身輕如燕了……


紅紅死了,他抱著行吊墜落下來了,從三十層樓上凌空而下,大腦著地血肉模糊。是王叔叔工地的清潔工老五發現的。他這一次的死是真的。


王叔叔以及工地上所有的叔叔們都默默地圍攏過來,他們看到了紅紅真的如一攤紅紅的血肉一樣的尸體。然后就是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之聲:


“紅紅啊,你怎么就這樣走了啊——”

“紅紅啊,你怎么叫我們白發人送黑發人啊——”


在大家哭嚎著說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時候,王叔叔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母親,自己的母親如今八十多歲了,如果讓她知道自己唯一的孫子不在了,如果讓她知道自己的孫兒還死的這樣慘烈,她老人家如何承受的住?于是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王叔叔決定在12月18日這一天下葬兒子紅紅。


12月18日凌晨四點,一輛裝載紅紅骨灰的靈車回到了家鄉小山村,沒有鳴笛沒有奏樂甚至沒有弄出半點聲音。小山村的工友們陸續回家了,他們拿來了洋鎬、鐵鍬等工具,在一片陰雨蒙蒙的昏暗的路燈下,來到了村頭那一片開闊的集體自留地,他們輕輕地挖著泥土,默默地流著眼淚。一切的一切都是靠叔叔的手勢來進行。終于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下,一個寬寬整整的墳墓挖掘成功了,紅紅將要在這里長眠了,人們將紅紅的骨灰盒鄭重地安放在了墳墓里,掩上了泥土,插上了田野間的枯枝,就像不曾有過這個墳墓不曾有過紅紅這個人一樣。


12月18日凌晨五點,兒子紅紅的后事終于處理妥當了,王叔叔帶著工友們去了一趟鎮里的館子。他在這兒跟眾人提了一個要求,就一個要求:瞞住母親,瞞住紅紅的事情,然后就是一個撲通給大家下跪了。王叔叔的工友們答應了,王叔叔說,以后任何人問起紅紅的事情,就說紅紅去深圳打工了,紅紅去深圳打工了……


紅紅去深圳打工了,這是一個美麗的謊言,這是一個人人都必須說的謊言,因為王叔叔的母親羅婆婆還在,因為羅婆婆一直都相信孫兒紅紅是去深圳打工去了.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