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女詩人 >> 詩人梁小曼:詩是系統的故障
详细内容

詩人梁小曼:詩是系統的故障

时间:2020-01-08     作者:譯林出版社   阅读


梁小曼1.jpg

梁小曼


詩人簡介:梁小曼,七十年代出生于深圳,寫詩十年,攝影將近二十年。著有詩歌攝影集《系統故障 詩與攝影:2009—2019》。詩作發表于《今天》《詩刊》《飛地》等雜志。曾舉辦攝影展“二十個人過一座橋”。譯作有智利詩人勞爾·朱利塔的長詩《大海》、加拿大詩人洛爾娜·克羅齊的《老虎的天使》、美國作家卡森·麥卡勒斯的長篇小說《心是孤獨的獵手》。


我們取徑生活以謀詩意 


早晨七點,梁小曼起床。小曼喜歡清晨的時光,她站在陽臺上,輕拂舊畫上塵埃的動作,緩慢而生動。


吃過早餐后,寫字。寫字是她的日課。只要有條件,她幾乎都會練習寫字,即使出外也將筆墨紙硯裝在行囊,清晨一件一件取出,整齊地擺放在旅館的木桌上。


從幽暗的房間里醒來,有一刻

你尋覓著一種神秘黑鳥的聲音,它

經常落在你散步的小徑

所種植的某種南方的樹上,發出嘶啞的

叫聲,你的心為之顫抖

它來自虛擬世界……

(《虛擬世界》,梁小曼)


寫完字,小曼開始一天的工作。小曼熱愛學習語言,業余時間會在咖啡館啃七八個小時語言類的書,而翻譯的時候,則全身心投入,一天的時間幾乎全被工作占滿。


梁小曼2.jpg

梁小曼,書法作品


作為一位詩人,跨界是梁小曼身上一個顯著的特征。相較于專職寫作的作家,她寫詩、翻譯、攝影、繪畫、寫書法,每日看一部電影,有時寫影評,拍短片,同時還擁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用德國韓裔作家韓炳哲的話來說,梁小曼是剝削自己剝削得相當狠的人。


梁小曼3.jpg

梁小曼,繪畫作品


如同歐陽江河寫書法,廖偉棠拍照,曹疏影玩音樂,跨界為詩人帶來全新的視域。多一種語言即多一種思維,因之,梁小曼得以跨越母語與藝術的版圖,投身到詩歌與攝影當中。



裸睡的人有神秘呼應

大霧的修辭熟透了葡萄

母語不斷返回聲音

如同葡萄籽,總落入泥土

(《葡萄》,梁小曼)


在充實的工作之余,梁小曼有豐富的生活。比如夜晚,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她會跟先生陳東東外出散步。她有許多真誠的朋友,維持著清淡而溫暖的交游,《系統故障》中就收錄了她寫給北島、茱萸、平田俊子等詩人的詩。



入夜了,馬路空蕩蕩

我們的手放在你的口袋里

臘八已過,海邊吹來的風

讓夜晚的山腳充滿涼意

走路的時候,我們熱愛交談

像同處一個動物園的室友

讓笑聲不可抑制地

總在語言轉換的那個機關

被你摸到,巫師的變形術

還有誰比你更精通此道?

言辭以及言辭的倒影

將散步的進行時

隨著皮膚的溫度升高

夜色更暗,詩再次

或者說,無時無刻

不得以賦形,變格為完成時

(《室友》,梁小曼)


此外,小曼還養了一只名為“元首”的貓。這個可愛的小家伙去年剛剛堅強地排出了它的結石,迎來嶄新的2020。


在這個一切都在加速的時代,人們常常會問,我們為什么還要讀詩,我們還能將什么寫進詩歌?梁小曼或許給出了自己的回答:取徑生活以謀詩意。這樣充盈的日常生活中,小曼將細節釀成詩,因此她的詩中常有許多生活可見的場景,有時也跳躍出一些幽默與俏皮的東西。


詩是系統的故障 


梁小曼出生于深圳,這是中國第三大城市,也是最具有先鋒精神的城市。崔衛平評論陸憶敏是文明的女兒——她是上海出生的詩人,一個詩人所成長的城市氣質會影響到他的寫作,并體現在他的寫作里。如小曼所說:“我的寫作焦點、問題意識以及對時代情緒的詮釋,與我生長于一個最具有反思氣質(自由氣質)的城市有關。”因此,在日常生活之余,梁小曼的詩歌還有更多是長時間思考沉淀的成果,接近一種智識的語言。


被壓縮的時間量

將你從巨大的腹部吐出

新朝的地平線浮現

鋼架結構的屋檐下彌漫著

灰白色的風景

約定的車輛遲遲不至

接應的人困在離別的樓層

我們需要危險的愛……

來照亮此刻

來引發歌唱

歌唱者的抒情內心

將我們帶回

那圣十字的洞穴里

微暗的火,殘頁被翻開

時間被默念

冬夜,覆蓋著不足以沒落的

銀發

這一切是愛在召喚愛

歌唱孕育歌唱,寒冷感受著寒冷

年告別著年,新朝的輪廓正被

灰色的風景描繪……多少記憶

在湖底沉睡

此刻,你想起一只紅耳鵯

和危險的愛,那些荒涼,孤獨

遙遠的事物賦予你詩歌

在這樣一個時代,這樣一個地方

霧霾的風景正涌向我們

而你必須將它念出

(《南京》,梁小曼)


小曼留齊劉海,長著一張娃娃臉,談吐溫柔,廣東話的腔調里帶著盈盈笑意,是非常溫和的人。但對于自己的詩學立場,小曼卻有一種堅決的態度,要發出個體喑啞而有力的聲音。


梁小曼5.jpg

梁小曼詩歌手稿,《夜行動物》



這個時候,讓我們開始

談論吧,愛是什么?

愛是一個人通向終極的必經之路

終極是什么?終極是神為你寫的代碼

如何愛一個人?幫助他抵達終極

那么,死亡又是什么?

死亡是系統的修復

詩是什么?

詩是系統的故障

詩是什么?

詩是系統的故障

詩是什么?

詩是系統的故障……

(《系統故障》,梁小曼)


以寫詩抗衡人在現實處境中的系統化與體制化,是《系統故障》的題中之義,詩人的寫作立場。梁小曼以極具辨識力的語調與主題,執意而焦灼地向詩去尋求“命運問題的答案”,積蓄著時代的先鋒之力。


當然,以詩意尋求日常生活的旁逸斜出,生活節奏的延宕,亦可以是一種對“系統故障”的理解。






2020年1月,梁小曼的首部詩集暨攝影集由譯林出版。在21世紀20年代伊始,為這延續了兩個世代的漫長冬天捎來一抹藍色的水墨。


《系統故障》精選梁小曼2009至2019十年間的詩作四十八首,并黑白和彩色攝影作品各一輯。梁小曼以其智識的見地,有銳度的語言,對世界的思考與追問,展現了一個與時代糾纏的精神形象。同時在一些篇目里,也流露出詩人的幽默與俏皮。


她的攝影,則以詩人的鏡頭,試圖呈現與捕捉人的社會屬性以及狀態的游離,更偏向情緒和情感的表達。


梁小曼6.jpg

梁小曼,大理,徠卡MP,2019


梁小曼7.jpg

梁小曼,上海,徠卡X2,2014


梁小曼8.jpg

梁小曼,上海,iphone,2018


梁小曼9.jpg

梁小曼,斯里蘭卡,祿來雙反,2011



我們被冬天的熱浪裹挾,大海搖動

涌向眉額,在那里禁錮的一個宇宙

一望無際的海雪正在落下



THE END


詩歌與影像選自:《系統故障 詩與攝影:2009—2019》

本期編輯︱竹官 明明 來源:譯林出版社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