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訃告追憶 >>綜合 >> 追憶詩人劉章:懷念半山哀半山
详细内容

追憶詩人劉章:懷念半山哀半山

时间:2020-02-23     作者:黃鎣 魏若濤   阅读


花半山,草半山,白云半山羊半山

詩半山,文半山,懷念半山哀半山


他是燕山之子,土地的歌者。十幾歲就開始發表詩作,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河北最活躍、最有成就的詩人之一,他就是著名詩人劉章。昨天下午,劉章研究會通過公眾號發布訃告,稱著名詩人劉章因病醫治無效,于2020年2月20日11時在石家莊辭世,享年81歲。


隨后記者聯系上劉章之子,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河北省作協副主席劉向東。他聲音低沉、難掩悲傷,介紹父親是因“突發心臟病不治”去世。


劉章1939年出生在河北興隆縣上莊村,1956年于興隆中學畢業被保送升入承德高中,同年開始在報紙上發表作品;1958年在《詩刊》發表短詩《日出唱到太陽落》等,在全國產生影響;1958年回鄉務農,創作了大量新民歌和民歌體新詩。上世紀七十年代劉章調《詩刊》編輯部工作,上世紀八十年代年調石家莊市文聯工作,主要詩集有《燕山歌》《葵花集》《映山紅》《燕山春》《南國行》《楓林曲》《北山戀》《長相思》《劉章鄉情詩選》《劉章詩選》《劉章新詩》《劉章自選詩》等。1980年他寫的一篇散文《搭石》,曾被選入現行小學語文課本。


劉章病逝的消息引發了業內外人士的關注。昨天,劉向東透露,父親晚年很關注詩壇,這幾年創作較少,不過偶爾還會寫些舊體詩。“父親一輩子熱愛文學,熱愛詩歌。他曾說一生都在寫作,想寫詩寫成了,家人朋友也對他很好,他沒有任何遺憾了。”如今很多讀者都想前往悼念,對此劉向東感謝后一一婉拒, “特殊時期,特事特辦,一切從簡,不再開追悼會。有意愿的話,相關的追思紀念活動可通過網絡進行。”


河北省作協副主席、著名詩人、作家大解得知消息后很悲痛,他說劉章一家三代跟詩歌有緣,劉章、劉向東父子都是著名詩人,劉章的孫女詩歌翻譯得非常好,“三代人,都在為詩歌做貢獻啊!”在他眼中,劉章是位德高望重的詩人和作家:“他不僅在詩歌方面不斷進取,還寫了大量散文,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劉章老師為人謙和,是大德之人,我非常敬重他。早年,劉章老師身體好的時候,經常參加河北的詩歌活動。有一次,河北詩人去五岳寨采風,在回來的途中路過河邊,人們下車休息期間,在河邊撿石頭,劉章老師撿到一個‘活’字。劉章老師熱愛生活,這個‘活’字也是天賜。我手里還有一幅劉章老師的書法作品,是我多年前去看望他時,劉老師送我的……我將永久珍藏。”


承德市作協主席、詩人劉福君是劉章的侄子,他透露自己受“老叔”影響才走上寫作之路。在他眼中“老叔”很樸實也很有才情,對家鄉貢獻也很大,因為他才有了如今享譽全國的“詩上莊”。“上莊的大事小情他都惦記,有時候我們在家的人不知道呢,老叔已經知道了。”劉福君說,雖然離開家鄉多年,但這里的一山一草一木一人始終裝在劉章的心里。“前些年他每年都回來看看。到了什么節氣,山什么時候紅,杜鵑花什么時間開,他心里都特別清楚,他就是寫這片土地的。受其影響,向東和我都沒有‘離開’上莊,就把這塊土地的人、山、水都放在了詩歌里邊。他的詩歌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寫農村,我們還成立了劉章研究會,研究他的作品和人。”劉福君聲音哽咽地表示,他最大的遺憾是因為特殊時期不能去送行,沒法見老叔最后一面。


文壇摯友憶劉章


聽聞我省著名詩人劉章先生因病去世的噩耗,原河北省作協副秘書長兼創聯部主任竇衛華、著名詩人郭振民、《燕趙晚報》原文藝部主任陳立君幾位劉章的文壇摯友,昨天表達了對劉章先生的深情追思和哀悼。



竇衛華:高僧只說家常話


劉章先生的去世,使河北省和中國詩壇失去了一位著名的詩人,年輕詩人及詩歌愛好者們,失去了一位和藹可親的好老師。


劉章先生是我景仰的文學前輩。他藝術造詣極高,其詩其文都達到了超凡脫俗的境界,是真正靠作品影響了當代中國詩壇的大家。而且他的為人像他寫的詩一樣樸實,我曾陪同業余作者上他家登門求教,令我們感動的是,劉章老師沒有絲毫名家的架子,耐心指導,循循善誘,和藹的語言既親切又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使我們深受教益。“‘高僧’只說家常話”,劉章老師就是這樣的“高僧”,他杰出的藝術成就和平易近人的處世風格,將長久留存在我們的記憶中。



郭振民:詩品人品俱高潔


我年輕時是一位狂熱的詩歌愛好者。記得第一次與劉章老師相識,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劉章老師給我們這些年輕的詩歌作者們上課。他那時已是著名詩人了,他的詩充滿了鄉土氣息,詩句里飽含了對家鄉、對土地的深情,他是農民出身,他的詩始終扎根在這片熱土之中。劉章老師非常平易近人,對我們每個人的詩作都是逐字逐句進行指導、修改,讓我一生受益。


之后我們就慢慢熟悉了,劉章老師的詩作和人品,始終是我學習的榜樣。劉章老師許多年前胃就不好,經常住院,但他始終堅持詩歌創作,還不斷給年輕詩人講課,令人敬佩。一個月前,我還與劉小放老師聊起了劉章老師,沒想到今天下午聽到劉章老師去世的消息,我非常難過……河北詩壇失去了一面旗幟。



陳立君:才華橫溢無世故


得知老友劉章先生去世的消息,心里非常難受,腦子里不斷出現與劉章先生往日言談甚歡的場景。他是位才華橫溢的詩人,更是位敢于直言、沒有世故的好人。


我與劉章先生很早就相識了,我在《燕趙晚報》文藝部工作期間,經常邀約劉章先生的詩稿,晚報也刊登了眾多劉章先生的大作。因文學結識,我與劉章先生也成了無話不談的摯友,他性格非常直爽,看不慣的事兒,看到對方錯誤就直接說出來,在他身上從來沒有世故世俗,這是一種寶貴的品格。


我曾經寫過一本《心靈漫舞》散文集,請劉章先生作序,沒想到他爽快答應,當天就寫好了,文章寫得非常精彩,至今令我感動。


劉章先生的去世,是中國文學界、詩壇一大損失。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