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乾坤摘詩 >> 詩人熊焱:這一次,我就要走在你的后面
详细内容

詩人熊焱:這一次,我就要走在你的后面

时间:2020-02-28     作者:熊焱   阅读


詩人簡介:熊焱,1980年生于貴州甕安。詩人、編輯、小說愛好者。現居成都。


熊焱詩選(組詩)


■ 當天使就要來到人間


我知道你沒有翅膀。但我相信

你就是上天派來的天使

你就是這人世留給我的最動人的光

我正一天天地掰著指頭數日子

我一天天的幸福和喜悅,就像芽孢迎著雨露

一點點地長。就像花蕊迎著春風

一縷縷地瀉出它的香

我常常撫摸你母親受孕的小腹

在那人間最溫暖的花園里,你側身,蹬腿

好奇地探尋著隧道幽深的秘密

每一次輕輕的胎動

都是閃電明亮的回音

是我和你母親的愛,穿越了千山萬水

提煉出的最甜的蜜

每晚睡前我都要為你朗誦古詩

那些詞語中的彩虹、句子里的鳥鳴

那些平仄和韻腳中起伏的云朵與晴空

都是迎接你的路

迎接你來到人間時啼哭的意境

這是初秋的夜晚,大約還有四十天

你就來到人間。你的母親斜躺在沙發上

一針一針,為你縫織過冬的毛衣

她臉上的安詳,是一汪湖水推遠了風的蕩漾

在另一邊的儲物柜里,為你備好的衣帽、奶粉、尿片……

也在翹盼你的到來。我們的心

是一朵跳躍的燭焰

融化的蠟,又軟又燙

夜深了,我來到陽臺仰望夜空

那些明朗的星辰里,一定有一顆

是你來到人間時捎來的消息

遠處燈火輝煌,這紛繁的塵世

就是一場浩大的煉獄

而你的到來,唯有你的到來

將讓我寬恕這世界曾經帶給我的所有傷害


■ 母親坐在陽臺上


她坐在陽臺上,那么小

那么慈祥。一張滄桑的臉

有著夕陽落山的靜謐

磨損了一輩子,她的腿已經瘸了

背已經佝僂了,頭上開滿深秋的蘆花

生命的暮晚掛滿霜凍的黃葉

當她出神地望著窗外,院子里那些嬌美的少女

一定有一個,是她年輕時的姐妹

一定有一陣暖風,蔥郁過她的青春

好幾次,我都是連喊了幾聲

她才遲緩地回過神——

這一條大河的末段啊,是不是需要

更多的泥沙和淚水,才能濺起蒼老的回聲

是不是要在狹窄的入海口,都要放緩它的奔騰

我是多么愛她!我年近古稀的母親

我已與她在人間共處了三十多年

而我愧疚于我漫長的失憶

愧疚于我總是記不起她年輕時的容顏

每一次想她,每一次我都只是想起

她坐在陽臺上,那么小

那么慈祥。一張滄桑的臉

有著夕陽落山的靜謐



■ 父親的黃昏


他的頭發又稀又白,老年斑又多又暗

密密的皺紋,那是埋人的黃土

哎,這人生已是晚景

他渾濁的眼神,就是西天最后的一抹夕光

——這是七月的黃昏,父親與我對坐飲酒

我們互為一面鏡子,我三十二歲的年華

是他年輕時蓬勃的時光

我看到他的手是顫抖的,一不小心

就會把湯沾在了嘴角,把酒灑在了衣襟

我又看到他脫落的一瓣門牙

已關不住漏風的殘陽

他有些耳背,還有些反應遲鈍

我必須提高聲音,必須耐著性子

把我說過的話,重復一遍又一遍

很多時候,他都茫然地看著我

偶爾,才若有所悟地哦了一聲

濃香的酒,被我們越喝越淡

稀薄的暮色,被我們越飲越暗

父親微微地醉了,喃喃地自嘆:

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就黑了

聽著他低沉的聲音,仿佛是另一個我在說話

我忍著淚水,為父親的衰老而傷感

又為提早看到自己的暮年而悲哀



■ 原來死去的親人從未走遠


他們從未來過成都——

可在成都的這些年里,在我清晰的夢境中

我卻一次次地看見他們,看見他們小心地穿過街道

就像一抹陽光擠出云縫;看見他們安詳地坐在府河邊

朝我微笑的臉,就像一河流水蕩漾著秋風

看見他們在黃昏點亮的燈盞,就像雨后斑斕的彩虹

——每一次醒來,我都堅定地告訴自己:這不是夢

一定是他們,千里迢迢地趕來看我了

一定是他們,撫慰著我獨在異鄉的憂傷與孤獨

哦,這些我死去的親人呀

天一亮,又各自回到了人群中

正如那在街頭掃地的清潔工,她彎腰的背影

多像我病逝的大姑在田間鋤禾的身姿

那在巷口賣菜的小販,他稱量瓜果的喜悅

多像我故去的三叔收割莊稼的甜蜜

多少次,面對夕光中相互攙扶的老倆口

我都想走上去,輕輕地叫一聲祖父

又輕輕地叫一聲祖母

陪你觀看暮晚的燈火和清晨的旭日

因為我是多么愛你

這一次,我就要走在你的后面


選自《詩建設》80后專號 2016年冬季號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