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 >>散文 >>隨筆走廊 >> 作家孫衛國:洛夫的故事
編輯推薦
更多
详细内容

作家孫衛國:洛夫的故事

时间:2020-02-28     作者:孫衛國   阅读


洛夫的故事

孫衛國


上個世紀四十年代,洛夫出生在魯南的一個偏僻的山村,孩子生下來主人總得給起個名字,可為什么起了“洛夫”這么個怪名,讓全村人百思不得其解,即便就算明白人也說不出個子卯,主人不理睬也不解釋,其實他是故弄玄虛而已,他祖先就是個車夫,趕的是個騾車,所以也常以騾夫自居,一次騾夫得了重癥,家人都準備了后事,可硬是讓一個西方傳道士用盤尼西林給救了,傳教士救了他的命還沒要錢,這讓他非常感激,說大鼻子也不都是壞人,傳道士走的時候他要了人家的名字,那名字太長,又拗口,騾夫不識字,只能用腦子記下來,時間長了,不是忘了前頭的就是落了中間的,到最后只剩下洛和夫了,這兩個字他忘不了,這不就是自己的名號嘛,他說這是前世修來的緣啊,臨終時他給子孫交代,以后家里新添了丁口,不管男女,就得叫洛夫,咱是忠厚人家,不能忘本讓大鼻子瞧不起咱。后人還真就這么做了,難怪村里誰也解釋不清了。

      

說來也巧,洛夫剛來到這個世界上,她未來的丈夫“干勁”也在臨村落了地,雙方母親都是壯勞力,平時都是帶著孩子在地里勞作,洛夫和干勁也就常常結伴玩耍,兩小無猜,兩人度過了清貧但卻愉快的童年。

      

隨著年齡的增長,洛夫出落的越來越漂亮了,方圓百里,洛夫那可真是百里挑一,誰見了誰都得伸大拇指。干勁也不含糊,長的高大威猛。鄉親們都說兩人是天生的一對,有好事者說合,雙方家長決定擇良機讓兩人同結百年之好。恰在這時,前方戰事吃緊,洛夫和干勁同時應征入武,兩人的婚事也只好放下了。

      

到了部隊,洛夫顯的比較緊張,飯也吃不香,覺也睡不好,還常常發脾氣,干勁安慰她,沒事就經常陪她散步,分散她的焦慮心情,就在洛夫情緒稍稍穩定之后,發生了一件事讓洛夫后悔了好幾年。事情是這樣的,因前線急需補充兵源,時間太緊了,新戰士的訓練課也就顯的十分簡單,有老兵拿了一掛鞭炮點燃了試新兵的膽子,噼里啪啦的響聲把個大大的場院整的亂了套,洛夫沒經過這樣的場面,讓響聲驚的尿了褲子,犯了兵家大忌。干勁沒有,他還昂著頭不停地嚎叫,就這樣干勁和一幫男伙伴被選中上了前線,而洛夫和她的女伴們只有留在后方了。

      

洛夫要和干勁分手,這讓兩人十分感傷,當晚他們相約去了小樹林一敘情腸,看見干勁洛夫就不知不覺地流下眼淚,她心里難受,她說她本指望隨夫共上前線殺敵,沒想到自己不爭氣,經不住槍炮聲地嚇還是被刷下來,她說她不想當逃兵。干勁先是安慰她,后來又抱怨說訓練課上的不公平,應多給女同志一些鍛煉的機會才對。洛夫雖有同感,可她不愿跟著發牢騷,她其實更關心干勁,說她就是不放心他,做事毛躁,好沖動,沒聽人家說嘛,槍打出頭鳥。干勁急忙安慰她,找了好多理由說沒事。洛夫點著頭可嘴里還是不停地叨叨,說著說著洛夫的淚流的更急了,她說她知道上前線的危險,那可是命懸一線,她挺對不住自己的未婚夫,真要上了前線也應該兩人相互輔佐,要死死在一塊那叫轟轟烈烈,可如今自己留在后方,和貪生怕死有什么區別。干勁還是安慰她說,沖鋒陷陣是男人的事,現在這樣也好,你在后方也好讓我放心。聽到這兒,洛夫淚如雨下,她說事已到此無法挽回,她想給干勁留下點念想。干勁不解,洛夫羞澀地低下頭,干勁還是催問,把洛夫給逼急了,才說出她的想法,她說她要破身給干勁留下個種。把干勁感動的不停地親吻洛夫,一頓纏綿后干勁突然醒悟過來,他停了嘴,強忍情感對洛夫說,不成,萬萬不成,你雖在后方,那也要做輔助工作,你肚里懷上孩子別說你工作做不了,就算你不干活真要挺著個大肚子誰照顧你?洛夫還要堅持,干勁卻態度堅決不容質疑,到后來他都有些火了,洛夫到這時才知道干勁心里是多么地有她,她沒再堅持,可心里別提多舒坦了。

      

部隊開拔前,洛夫和放鞭炮的老兵不經意間相遇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洛夫心中的怒火全燒在老兵身上,她用行動狠狠教訓了老兵一頓,為此她被關了禁閉。老兵有些感悟,大部隊已經集合了,他臉上掛的彩雖然還沒退去,可他不記前嫌帶著干勁來看過洛夫,干勁不愿正視洛夫,他怕自己忍不住淚水會讓同伴看不起,洛夫眼神里卻是柔情愁腸。老兵管不了那么多,他對洛夫發起了感慨:“小子,你要是帶把的就好了,別看你我不對付,真要挑伙伴我第一個要你,唉!可惜了。”老兵搖著頭帶著干勁走了,干勁連頭都沒回……

     

一個星期過去了,前線的戰斗越打越激烈,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方的優勢越來越明顯,已經大有合圍之勢,雖然沒有干勁的消息,洛夫也時常能收到干勁依稀傳來的信息,洛夫說,這也許是心靈感應吧,通過這些支離破碎的符號,洛夫破解了其中的內容,大約是干勁他們沖鋒了七十多次,消滅了三千多敵人,他身上被炮彈皮擦傷過,傷口不深,沒有大礙,他還傳達了非常想念她,特別是想要孩子云云。讓洛夫一會兒高興,一會兒激動,還時不時地擔心一陣子,之后干勁傳來的信息越來越不清晰,還經常中斷,她知道干勁已經脫離了信息傳遞范圍,必定是隨大部隊遠去迂回殲敵了,她為自己有這樣的丈夫而驕傲,同時為在后方使不上勁而感到焦慮。

      

又是半個月過去了,后方抬下來的傷員突然多了起來,洛夫知道前方的戰斗已經到了白熱化,場院里的新兵終于盼來報國的機會,那是在下午的一陣炮聲后,一隊衛生員帶著她們出發了,洛夫比較幸運,與她同行的是衛生班班長,班長要起帶頭作用,所以洛夫小組就沖上了第一線,這是洛夫夢寐以求的,她要用行動來證實自己不是懦夫。要知道沖上第一線就意味著風險,班長和洛夫都沒有畏懼,非常不幸的是,班長在沖過一個封鎖線時倒在敵人的槍口下,洛夫想救她,班長吃力地抬起胳膊拍了拍她的頭說:“我不行了,你就擔負起搶救傷員的任務吧。”這時洛夫才看清躺在地上的班長是那么年輕,齊刷刷的短發散亂在臉上卻也遮不住它的俊秀,鮮血緩緩地流進她睜著的明眸里,她卻再也沒有反應……一股熱血涌上洛夫的心頭,她猛地沖了出去,就在這一剎那,她感到陣地是那么安靜,縱是炮彈在不遠處爆炸她也絲毫沒有聽見,在槍林彈雨中她看到躺在地上的那熟悉的土黃的顏色,她沒有猶豫,低頭背起傷員就跑,一個,兩個,三個……洛夫渾身已經被汗水濕透了,腳也磨的滲出了血,她還是咬著牙堅持,她不光是為自己堅持,她還要向干勁——她的丈夫證明,她在女人堆里也是最優秀的,這種信念讓她堅持到最后,那一天,洛夫是最棒的,她一個人背下了三十八個傷員,當她背回最后一個傷員時,她突然腦海中一片空白,一頭栽倒在地……

      

洛夫醒來已經是第三天的事情了,當時所有的人都認為她壯烈了,大家為這位女英雄祈禱,并連夜布置了追悼會場,挽聯、花圈和悼詞都準備好了,可洛夫就是沒咽下這口氣,二十七個傷員派代表前來看望她,那位代表呼喊著洛夫的名字,他發現洛夫流出了淚,他斷言他們的救命恩人還有意識,能聽到呼喚就一定能醒過來。他的話應驗了,洛夫終于挺了過來,之后部隊領導把洛夫的追悼會改成了表彰會,在開會前領導先找洛夫談了話,領導首先表揚了洛夫的勇敢和大無畏精神,接著又指出了她的一點小小的瑕疵,在洛夫救回的三十八個傷員中,有十一個是敵方的傷員。洛夫想解釋,領導擺了擺手說:“你是新兵,分辨不清敵我情有可原,告訴你個訣竅,別看咱和老蔣的兵衣服顏色差不多,人家穿的那是美式的,料子好,咱可都穿的中式的服裝,土,掉渣,往后你分清了功立得還能大。”洛夫聽的一頭霧水,不過她還是不明白,都是傷兵,只要發現就應該救,這才叫救死扶傷,要不,就不人道。她雖然心里這么想,嘴上卻不敢說,還得點頭稱是,她知道,自己都是英雄了,在這個接骨眼上嘴沒個把門的弄不好要吃虧,所以她不說,只做。

      

洛夫雖說立了戰功,獎狀上卻沒有戰功的級別,洛夫不在乎,她把生死都置之肚外,還有什么不能放棄的,大家都為洛夫的高風亮節所折服。

      

洛夫以后又連續參加了幾個戰役,可惜戰功越立越小,倒不是因為洛夫救的傷員少,要怪只能怪她那沒改的老毛病,只要上了前線就不分敵我,見著傷兵她就往下背,最麻煩的是她背下的敵方傷兵一次比一次多,最后因為救的自己的傷號太少,只得到上級領導的口頭表揚。洛夫心里委屈,戰役都打到這份上了,就是敵方的傷兵多嘛,再說了,救人一命不是勝造七級浮屠嗎?真回到現實你們怎么老是說做不一呢?不管洛夫理解不理解,她的生平因此有了污點。


有一件事還是讓洛夫非常欣慰的,就在全國解放前夕,沒有一點信息的干勁突然被轉到洛夫所在的醫院,兩人不期相遇了,看著干勁那條斷了的腿,洛夫還是無法抑制混雜著辛酸和高興的淚水,干勁也說他沒想到還能活著見到洛夫,就這樣兩人說了一宿,洛夫哭了一宿。

      

解放后,干勁的腿養好了,他雖然榮譽纏身,可他還是光榮引退,洛夫因有瑕疵的影響,只能婦隨夫榮,夫婦倆住進了榮譽院,每天的伙食費是兩塊四毛六,達到空灶的標準,引起一些非議,為了平息眾怒,領導率隊參觀了榮譽院,看到洛夫和干勁那些榮譽證書,看到他們的飯量,議論者才弄清楚他們的伙食只相當于陸灶的標準,大家為英雄的高風亮節所折服,也為斤斤計較感到羞愧。

      

洛夫和干勁生活的相當美滿,唯一的缺陷是干勁由于受傷失去生育能力,所以沒有留下后代,死后他們被埋在烈士陵園墻外的角落,也沒樹碑立傳,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順便給洛夫夫婦掃墓的老兵越來越少,再以后就在人們的記憶里消失了……

      

突然有一天,一輛皮卡和一輛面包車來到那堆孤零零的土堆前,幾位耄耋老人先是上香祈禱,然后指揮著來人把碑抬到墳前立好,上面刻著“洛夫烈士永垂不朽”幾個鮮紅的大字,落款是“被救的老兵”。其中一個年輕點的用顫顫巍巍的手打開一個精致的瓷罐,里面裝的是滿滿的精飼料,他從里面抓出一把撒到墳堆上,嘴里還喃喃地禱告:“吃吧,吃吧,多吃一點,這可是我們老哥們特地為你精制的,我們知道來晚了,來晚了,洛夫,原諒我們吧,要不是碰上好時候,我們老哥們怕是有生之年不能了卻心愿了,我們心里有你,不會忘的,求你原諒。你呀真是個好伙計,雖然不說也不會說,可你比我們強,從善,我們從被你救下的那刻起,就立志從善,有好報,我們決定了,我們掙的錢都是善款,不會留給子孫一分,一分也不留,就像你,留一份念想就成,洛夫,不說了,不說了……”一行行老淚留在墳前……


從立了碑后,不知什么緣故,陵園的墻破開了,把洛夫和干勁的墳圈到了里面。


作者簡介:孫衛國,業余寫手,有獲獎作品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m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