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乾坤摘詩 >> 詩人道輝:風,幻影之墓
详细内容

詩人道輝:風,幻影之墓

时间:2020-04-04     作者:道輝   阅读


詩人簡介:道輝,1992年創立新死亡詩派,2007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獲第二屆十月文學新銳人物獎、《詩選刊》第三屆“中國最佳詩歌編輯獎”、2012年《詩歌月刊》“年度詩人獎”。策劃主持“首屆八閩民間詩會”、“經典福建·創意閩南——閩派詩歌走進漳州”系列活動、“漳浦詩人節”等詩歌會議多次。主編大型詩叢《詩》1-26卷。創作詩電影《蝴蝶和懷孕的子彈》。2010年創辦天讀民居書院。2013年北京燕山出版社和北師大中國當代新詩研究中心聯合在北京召開道輝詩集《無簡歷篇》學術研討會。2018年福建省作家協會等單位聯合舉辦“詩意緊挨著心靈——道輝詩集《亡杖》座談會”。曾供職于《廈門文學》雜志社,任詩歌編輯。曾被聘為《青年文學》《詩歌月刊》詩歌專欄編輯。已出版哲學隨筆集《性情的個人與國家》《語詞性質論》《語詞源自情緒》等。



風,幻影之墓

◎ 道 輝


一、

風已停止吹動生前的通道

猶似曾為她人一笑傾情而死,哭聲像掘墓

那些孩子們玩藍泡沫樹的尖叫

你的眼睛一睜開就看見描述大海的魚變詩句


門庭里人吃魚,光中卵

夜晚來了,它從來什么都不是,只是黑暗開的花蕾

而花瓣上穹形的光暈照亮她們和心的遠處


黑夜能被燒掉,明亮權當好墓冢

白晝討伐的笑容,講話講不回生前

講話只講給尖叫的祖母聽

你是一陣癲狂的風,你只憑悼自己的心


你的眼睛只看見荒廢的果園

那面前的大海只是自己的幻影

一尾魚一個人

把死亡浮游作生前的自由之卵


你一覺醒來就聞到門縫里的香味

大地也是你擁抱的愛人之身

死后仍以笑容相見那風自稱是門庭里漫步的她們



二、

落雪是疆土臨摹不及的瘴氣

暮色來償還誰的對話,從窗口到枝椏

那好色之徒還在往河流倒油漆

呵,箴言將獲得一個身份否認詞


潮濕之日,水是自己奔逐的墓臉

希望課程——發髻高挽像站立的太陽鳥

在審視的光中你走進蝸牛與廣袤平分的民房


烏鴉孵圣歌,你冒犯信仰

你自詡早熟,以為身影是金梭羅樹

榮耀來燙熱胸毛之詞

你手掌中融化的社區,何處采集街心噴池的慰藉


而飄雪又是天價的圣潔之城

那推雜貨車郎又在海峽的盡頭咿呀呀唱

舊留聲機還在地下的岔口打轉

瞎眼人自以為過完沐浴節就能隨光飄起來


美好與死亡對話的課程——這樣的詞償還唯一

呵,請先別做聲,能飄起來就是自己的父親

呵,瘋狂贏了,所有的鄉醫都在針灸腳下的地基石



三、

閩南自掩泣——這樣的時日又都來歷不明

憂憤變二個人為一個人的倒影器庫

去你的——以為施障眼法就能阻攔閃現

那手上的手指之矛,怎能來照料襁褓中的嬰兒


現實噴繪閩南之南,伴誰在虛幻中種植高貴

籮筐中雙喜字熾熱晃蕩,愛神從灰燼走回火焰

籮筐敲打驅散兇兆之響

那些孩子已學會在村口的光中壘疊松球干糞便塔


孤獨團體,星期日倒著數

你養活靈魂——誰都不可得到它

只好埋頭自填寫病假單

你竟認不出自己的雙手,這石塊骰子之年


現實中你走出來,未遇見早晨霧里的紅飄帶

你用湛藍揉亮眼睛,那邊有人用睡眠打開門

一聲叫喊,半個空中

抱桅桿頂沉睡的閩南人但愿能遇見更多


仰望但不做閃現之墳——閩南還是低洼地之南

雙手插入大海面來挖大海之骨

去你的——以為舉起槳櫓之骨就能撬動水仙的盲春之泣



四、

看見臺階通往著殘余

美妙混合蟲鳴但在尺度的演講中

看見只去觸摸臺階殘踏的腿

仰仗不是什么,互相吞噬著幻覺


生活起因于,為其糟粕工作

白色花朵以純白眼瞳開幕

在起誓的黃昏光中準星自蒙蔽綴花的槍托遺失


咒語走來,人把人收撿作灰

癲狂復燃,愛上驕橫的飛蟲

平均分配死亡的心疫

人人未見面就揮手再見,你是自己一天的暗


看見無行人的夜街通往深瞳

離異先死于大海漲潮之前

烙鐵的手在哄搶太陽頌

轍帶走過滿地是西瓜金黃色的肉瓣


你聽見掏藥箱和孩子吸奶管的嘖嘖聲

你真的聽見他們嗎

冬天來臨前準備好刨冰桶也忙著做拋船纜繩的工作



五、

水面到水底——就慶祝這平面

以清晰混濁為師徒者隱匿不見

上面到下降足夠,休舞者的產期

分不清白晝黑夜,蒼蠅和花盅


之間數日子,聽海關鐘樓過

你把弄破的長筒襪當裝米袋,也裝入死火山腿

再深下去就到了動搖的橋墩

你我已沒有之間,眼泉往內冒,懸索曾經的草地


陰天像雞圈,綠色咬著翠綠

愛是記賬本,你與血色共舞

就慶祝這水的爵士樂

你逛樂器店和咬痛手指,數不清是你


水的中央渦流自是活動墓房

一個雪夜里暫未失蹤的少女坐在街凳觀賞

好了,你暫贏得野生的木耳

當老保姆頂著催奶陶罐捧著刀叉,緩步走過


水從不懂被觀賞,自恃麗質干涸而盡

痛風者也是擅闖者

灰爐煮水為奶,好了,你伸手接住一只墜下的蜜蜂的天才

                       

(2020年清明 于天讀民居書院)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