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歌速覽 >>詩速 >> 詩人指尖流年:當我們的生活不經意間被放大
详细内容

詩人指尖流年:當我們的生活不經意間被放大

时间:2020-04-09     作者:指尖流年   阅读


詩人簡介:指尖流年,也用名“桑田”,黑龍江勃利縣人。有文字發表在《山東文學》美國《新大陸》詩刊,及中國詩歌網《每日好詩》。


■ 湖畔

靜謐,沒有風,湖面

空空蕩蕩,

像地球最后荒涼的樣子

湖畔的雜草,荊棘

和所有的樹一切都安好

鳥鳴隱于云朵,

烏鴉,布谷和藍烏鶇

它們的聲音

交替在記憶的天空里浮現

飛過時翅膀滯重,

但愿遇不見上升的氣流



■ 自畫像


當我們的生活不經意間被放大

第一次我見到自己的臃腫

丑陋的睡姿

欲望的溝壑縱橫,

莫名的焦慮和惴惴不安

猙獰和易怒;蒼白的臉頰,

眼底空無一物。

疲憊的生活散碎一地

當陽光投射下來

使人溫暖,

我們模糊不清的愛意

閃動動人的光澤,

而我將其如何重新拼貼起來



■ 遠山和白霧


走累了,坐會,不想說話,

說什么呢,說遠方和最愛的人

說北方遲緩的春天

說四月飛雪,

說我們死灰的心

和不滅的向往的事物

它們的角力依然不分勝負

而勝算依然渺茫,如遠山和白霧



■ 親愛的


不會再有什么了

如果說還有

就是對你的想象

它在深夜上升

將我托起

我也相應的

不停改變睡姿

以保證這想象的新鮮



■ 麻雀


麻雀比較符合我的氣質

我們格局很小,

我們共同寄宿在同一屋檐下

我們飛不到遙遠的南方

去度過冬天

它小小的,我也是小小的,

在冷煤色的天空下我們低低飛過



■ 山中


默默地我們走著,天就要黑了

幸好,我們已經走下山。

匆匆之中胳膊被無數樹枝刮破

甚至,我們都不曾感到疼

疼痛是回家之后感到的

像深水中慢慢浮上來的一條魚

讓我們在微光中看到它憂郁的眼睛

并且啄食著我們的心。

微光中我們看到漂浮的燈火,

接著是木魚和誦經的聲音

我們遇到一座寺院,

確切地說,是正在擴建中的寺廟

我們遇見接石料的老和尚,

并詢問他,“大師,這是哪里呢?”

他雙手合十,了解到我們是山中迷路

于是他去招呼一個運石料的翻斗車司機

他說你們就搭這最后一臺車回家吧,

剛好他經過你們要到的小鎮,

我們心懷感謝之情真是難以言表

昏暗之中,我們也下意識地合十雙手

深表謝意,但是我們并無信仰呢

然而,卻不覺得我們的舉動怪怪的

相反,甚是自然。我們心無菩提,

卻虔誠地在一條回家的路上



■ 細碎和裂痕


四月一晃而過,如一只醉眼惺忪。五月雜草瘋長,

像一杯水四溢。我身體里也塞滿青藤。每一刻

都在涌動,如蟲子的爬行。

現在長出小小的葉。

我不知道它花是什么樣子的,

但每一顆蓓蕾的頭都頂一顆露水。

它們擠在一起,像小時候我們在爺爺家,

我和弟弟妹妹在一鋪土炕上睡,我們嬉鬧,

交頭接耳,沒有誰能阻止我們沙沙說話,除了困倦。

我總是在想,那時我們真是一堆小蟲子在一起啊。

我們說到一只藍色的鳥。它膽子很大。總是在

我們幾乎要觸到它翅膀的時候一躍而起,

而另一只紅色的總是在一閃而過。

恍若什么倏然從我們體內抽離。我們趴在窗口

聽大白楊的葉子沙沙沙。像聽那細碎和裂痕的往昔,

在一個又一個的深邃的漩渦里旋轉,陷入一只墨色的漏斗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