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組詩集合 >> 詩人葉琛:一個扛著鐵鍬的人走向田野(組詩)
详细内容

詩人葉琛:一個扛著鐵鍬的人走向田野(組詩)

时间:2020-04-28     作者:葉琛   阅读


三 月


濕氣凝重的早晨

風垂掛在樹梢

忽然之間,花兒開遍了山徑

原野芳香


可惜了。這一切并不是開始

那些生活中

塌陷的、離去的、失散的

懸而不決

把悲苦聚在了一起——這樣的春晨

多么無辜啊


或許,大哭一場會更好

或許,我該解下身上細長的悲傷

任它被風吹亂


晨光中,我看見一個扛著鐵鍬的人

向田野走去

三月,舊景尚且偏新

我試著用一種內心的穩定

收納不幸和贊美




幸 運


斜風吹來

柳條兒低頭飲水

這個下午,藍和寬廣是天地間最大的快意


像我這樣一個

歷經漂泊之人,能借小小一席地

以愛,以贊美,以放縱接受孤獨的填空

是多么的幸運


面對四月,能伸手以蝴蝶之心

摸索花苞的脊背

是多么的幸運


感謝你啊,俗世

我深沉的生活凹陷里,每一樣下落的事物

都在接受大地的指引




發 現


發現始于瓦解。那些

殘存的事物

我以為就是犁痕,或是剛剛被修剪掉的草屑


當丟失也成為一種繼續的時候

寡居也是值得熱愛的——離城不遠

依稀的午后

我忍著干咳,試著把一支煙抽完


走到別人的窗前

推開時光側門,你會發現那只花瓶

最大的獲得是蒙塵




夜之歌


黃昏過后,鳥雀們紛紛飛散

在風中

植物搖擺不定

在風中,我背井離鄉


蒿草嘩嘩,茫然一片

誰的回憶在荒野深處

顯得那樣溫馨、遼闊,徹底的安靜


在這樣的夜晚

美麗是一條河流吧。美麗是

一群隱秘的星星

一個無所適從的悲傷




不可言說


抗爭、祭獻、傳頌,人間星辰

別離時的私語

甚至,時間細碎的顆粒所碾壓的

悲憫之物都有了平常


不可言說的都寫在這里了

輕盈冗長的夜晚

愛我傷我的寂寞

多好啊,當尖細之芒碰在一起

心便有了去處


這里的冬天總是要延續很久,寒冷在擠壓

窗口的細頸瓶插上了瘦花

遠行人吶,明明身處陣營

卻分不出立場,好像

心生狐疑反倒讓人心緒篤定




郊外的鐘聲


這是城市的余音

我喜歡這條被舍棄的聲線。悠遠

穿過塵囂外的寂靜


你說,心懷遠方就不孤獨了

為此,我沿著季節的青草地

走了很遠

你說,在逃離中你像一截

歡快的小水流


我忽然少了一種

應對的方式

郊野之外,我并沒有讓你發現

一個靈魂

正走在鐘聲消失的邊界




我 愛


我愛瑤草遮閉的野徑

我愛塵境之外的柳蔭

我愛翻找、愛折疊,愛苦難之時向自己微微傾斜


我愛他鄉的旅店。鐘聲、腳步

仿佛我拋出的送別

仿佛掛在風口的暮晚。我知道

有些事物,一旦提及,便是毀滅


我愛那些裸露的盡頭

我愛那扇低矮的房門外

夢的黑色森林

我愛夜雨的苦楝樹……這愛的蘆管,又讓我想起

你細雪般白白的核



詩人簡介:葉琛,1986年生,浙江慶元人,現居浙江麗水。作品散見于《詩刊》《星星》《江南》等期刊。著有詩集《彼年》。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