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組詩集合 >> 詩人阿漫:春里,這些意外的登場(組詩)
详细内容

詩人阿漫:春里,這些意外的登場(組詩)

时间:2020-05-03     作者:阿漫   阅读


詩人簡介:阿漫,本名成菲。居常州,茶人,寫詩。詩觀:詩,寫心。


自疫情發生以來,詩歌圈沒有那一天不是熱鬧的,與疫情的有關的詩歌幾乎井噴式地涌現。其中不乏深邃沉思之作,但絕大部分在我讀來都是應景之作,平庸之作,甚至一部分可視為垃圾之作。詩歌圈子從來就不甘于沉寂,這可能是詩人們沉不住氣大有關系。我自己也在其中,身在現場,怎么也脫不了俗。這時候,我倒是喜歡閱讀一些安靜的作品,比如詩人阿漫發來的這一組,從喧鬧中回到安靜的日常,從生命體驗中,傳達一些溫情,一些美麗,讓人間充滿希望。


——李不嫁


春里,這些意外的登場(組詩)

阿漫

 

 

■ 谷雨

 

從一片陡峭的夢境

還未彈開眼睫的凌晨蘇醒

我帶著“我”們涌進四月的幽秘之門

眾雨,也涌進雨的深處

我們身披了又一層青綠的外衣

 

櫻桃的紅,香樟的香,稻谷的芽胚

一起在交付給自己腳下的土地

萬物都是。一邊生,一邊掩埋悲苦與憂戚

 

如我,見天,或聞光

即須整裝,并簪好發髻

 

2020.4.19

 

 

■ 黃昏小記

 

同是花園子的花,個個美的炫目

阿姐的檸檬樹,個高,開的開

一邊又脹滿骨朵。

贊的人,卻格外地贊了它腳下的那些

貼地的佛耳草,和星星的福祿考

 

這令我想起了自家盆里的花樹們

比如紫檀,一次澆花,忽見一片酢漿草

我無比醉心于這意外的登場

一片蓊蓊郁郁倔犟的樣子

 

啊,這多像一些晨昏,我倚靠著日子

憶起故鄉,也想起了你

忽然,就長出了詩歌

 

2020.4.17

 

 

■ 托詞

   ——緬懷淮南詩人戴冠黎

 

到了七月的黃昏,再看巧云

我定會仔細凝看一匹躍上天空的野馬

 

庚子四月,一群人,痛著疾患的人世

不忘再次重讀著詩人的“泥河”,讀著那些夢的入口

和出口。我在江南,亦反復聆聽著一種蹄音

讀它激起的煙塵,以及身后的泥草地上

那一排腳窩,鏗鏘,而又深情

 

記住了。一并記住了戴灣村,這個村莊的名字

有些靈魂,及其聲響,終不可遺忘

 

更不可抹滅!

不適宜以虛妄,作為托詞

 

2020.4.14

 


■ 最懂人間是石斛

 

林蘭,林蘭——

這似一個少女的名字

躍入《神農本草經》

也跳上女子的發間,或衣衫

只是誰也無法透視你內心深藏的火焰

——你溫柔了千年

 

人世湯湯疾苦千年

你守護千年!一條虬曲癡纏的金黃草岸

 

石縫,瓦楞,松軟的樹皮

注目你心之安處,我寧愿相信,石斛

是良心的詩人。而紫縈仙株,禁生,金釵花

是詩人眾多的分身

 

2020.1.28

 

 

 

■ 為你送行

——悼李文亮

 

我在清點二月的悲聲

有無辜死難者,有動物禽鳥

有果木腐爛之河,有一場淅淅瀝瀝不止的夜雨

你的哨聲,忽然貫破長空——

 

我手里的紅燭,連接四面八方

千支萬支連燈成海,照破二月

再藉你的碑文之光,讓謊言和黑暗無處遁形

 

一首《殤》,槭木云杉之琴身

它言語的錦緞,是否匹配覆蓋你,覆蓋你

優雅的單純,正義和良知?除此

 

我沒有華貴之物,為你送行

 

2020.2.7

 

 

 

■ 庚子上元夜

 

注定一個不尋常的夜

 

它遞過來的寒冷,寂靜

一條街,一座城,巨大的空曠

早有準備。卻依然無法不痛著

痛著它貓一般的馴服,濃密的黑與無聲

 

詩人的目光,倚窗欞,撫過道路

房屋,鐵板的天空。合掌,燃起心燈

祈許光明。至于名字------

 

寫上花草,樹木,山川,天使

祖國,和每一個親人

 

2020.2.8

 

 

 

■ 愛你

 

已不再提及愛情。

 

是將眼光穿過玫瑰

爬上花朵生長的花田與山坡

是關心泥土,雨水,雜草與老鼠

有否趁黑夜瘋狂偷襲

 

愛你,是愛屋瓦外的天空

是思量爽約的雪,麻雀與燕子

霧霾,閃電。而雷鳴,是否真實驚醒了

那些悶頭沉睡的人

 

愛你,我憂郁著我們的春天

我們匍匐與行走的人世,人人如我

我亦如人人,都似驚弓之鳥

我們不便提及很多事。除了努力逃生

與糧食

 

愛你,早已不止于愛你——

 

2020.2.14  

 

 

■ 雪是抽著鞭子來的

 

一些緊繃的物質,一鍋郁結的濃稠

煮了一冬。至春天,高處的那口看不見

的大鍋,已熬制的太久

 

這一次,雪是抽著鞭子來的

我不敢再次打開后門,子夜,我的臉頰

仍殘有密集的冰冷的疼

 

那些白色散珠的顆粒

集成的長鏈如瀑!疾疾地鞭打著——

面對房屋,車身,樹木,漸起的茫茫縞素之白

 

我必須保持靜穆。既為人

我也同為戴罪之身

 

2020.2.15

 

 

■ 遙望庚子黃鶴樓

 

聊過龍神

即來一場透雨

這“曹操到”之神速!

若依此應于更多事物呢?

比如,拐點,死亡之止息;一些在天之靈

能趕在這個春天就開成櫻花,海棠,紫荊

或盤根為一座城之芳草,年年青綠

 

黑夜荒涼,倚茶,焚香

切幾片鳳梨來渡,留頂兒,制一座小小的黃鶴樓

展層層飛檐,繞浩浩長江

方寸之境,之景,作一次祝福

和遙望

 

2020.2.25

 

 

 

■ 驚蟄日記

 

明明記得,昨夜的疾走,暴走

以對抗麻木與冷風。一頁已至今日辰光

那,就想一些溫暖的事

譬如,屏前陽光正好

黃鸝停在枝上,花朵擠擠挨挨,推推搡搡

背負眾多黑色星星的花大姐,為啃食露水

定會小心爬上明晨光明的草葉

 

此刻,百蟲未出

卻亦勿需質疑,那藏在草木深處的

一聲巨響

 

2020.3.5

 

 

 

■ 陽光的味道

 

一陣貿然的雨,在黃昏

轉瞬即濕了地,也濕了天

我會忽感心驚,悵然,或因浸淫于一場春天

的疾病太久了。恍惚忘卻了這個季節的鳩鳥

春耕,另外一些無辜的人,以及所有

這些生命皆必須回頭舔食的:

陽光的味道

 

那么,墓碑,墳塋,逝去的背影

我們鄭重祭奠,然后,是否暫且合掌作別

將目光重新投向秧苗,海棠,蘋果樹

或年輕的木棉

 

2020.3.6

 

 

■ 黑天鵝

 

你能預估的無常

總是有限的。正如你無法預估火災

地震,瘟疫,歡騰于三月的茶芽與桃花

一夜之間跌入雪的空谷一樣

 

那,就止于想象。

回到一枚硬幣的正面,或反面

安于它在一個維度的翻轉與浮沉

 

像黑天鵝,有陽光的下午

即凌波微步,讓黑,發出光亮

在偌大的水面上

 

2020.3.28

  

 

■ 代價

 

倘若,可如一株薔薇

這場夜雨定可以逼我抽出新苔

翻過三月憂傷的籬柵

 

到了四月,或有新鮮的陽光。

而陽光與新雨,又會編織更多的姊妹繁花。

如牡丹,李花,君子蘭

我們的色彩與香氣,當在新夏的黃昏相互召喚

和致意,那吞食的哀苦與悲痛

化進骨縫——

 

你不去觸碰,那被迫生出的尖銳的痂

只嵌于自身,作生的代價

 

2020.3.31

 

 

■ 清明

 

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哀悼

在一個莊嚴的哀悼日

 

少時,有不懂的事,習慣問父親

后來長大了,面對掙扎,習慣問天

再后來,又習慣了問佛。這一日

 

我已可以重新安頓悲傷

跟一些香銷的靈魂對話,直接舀一筒清水

去問一朵黃色的棣棠花

 

如同相信一個詩人,曾傳說著

“人死了,魂魄,會存放鳥雀的胸腔”

一樣

 

2020.4.4清明日

 

 

■ SWAN

 

借路燈,看欒樹在墜著細汁

而這里正墜落的那個詞,更輕盈

像是絨羽。當疲憊的萬千螞蟻

 

自腳底向身體的上空攀爬,我竟僵直

如一棵樹。背靠車身,雙腳挺立。

伸向地下四面八方的,似同樣有萬千根須

 

疾病的春天,欒樹的樹干

正注射著一種白色針劑。我也自覺注射著

熟悉的曲子。蜿蜒的脈管,流淌著《SWAN》——

 

如絲綢,深藍色的液體

 

2020.4.8


來源:長淮詩典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