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乾坤摘詩 >> 詩人樊子:沒有一切事物能夠走到盡頭
详细内容

詩人樊子:沒有一切事物能夠走到盡頭

时间:2020-05-12     作者:樊子   阅读


詩人簡介:樊子,1967年11月出生,安徽壽縣人,現居寶安西鄉。在《詩刊》《十月》《山花》《作品》等上百家文學期刊發表過詩歌、隨筆和評論作品,作品入選《中國詩歌精選》《中國詩歌排行榜》《中國新詩年鑒》等60余種年度選本,榮獲廣東省作協有為文學獎、南京大學新詩研究所中國新歸來詩人優秀詩人獎等,大象詩社發起人,歷任《詩選刊》(下半月)、《詩潮》等詩刊編輯,現兼任安徽省文聯《詩歌月刊》編輯,著有詩集《木質狀態》《懷孕的紙》等。



一、春天和表達



◎在春天


在春天

沒有一切事物能夠走到盡頭,于半途的勞頓中

我遇到蝸牛和燕子

我不希望雷霆劈到它們,我祝愿它們平安,它們

走在我走過的路上

我是一個好人,我會告訴它們,春天的雨水也是麻煩的

它淋濕了我的血液,肯定會讓道路變得泥濘和混亂



◎春天


春天里白云都低過山巔

春天里有過苦難的草都學會自大,它們瘋長著

一匹馬在春天里學會風流

一朵花在春天里學會嫵媚

這些亂糟糟的樹木、田野和流水,沒有矜持,失去分寸

擁擠在我的窗外,各懷心事



◎窗外


暖風從北方來的,從因紐特人的雪屋子上來的

我叫一個因紐特人用黑眼睛讀著漢字

教會他說:“啊,暖風來了。”

啊,暖風來了

再貧瘠的土地也會被綠色覆蓋著。



◎是時候開始朗誦了


是時候開始朗誦了,陽光從故鄉的黑夜里奔來

帶來了羊圈和馬,穹隆變得肅穆

毛櫸樹不用氣力也會把枝丫伸在明亮的風里

鄰邊的河流都進入青春期

鄰家的女孩子給我遞來堅強的巧克力

我曾經用浩大的村莊給所有樹木提供土壤

當無聊的苦楝樹和失意的李樹摟在一起說著傷痛的話

我煩死那段時光啦


◎表達


距上次見到的斷桓有三年之久了,

距離上次見到的西北風有三年之久了

你們都好吧

忙亂的烏云和塵土!

我總是要見很多東西的,充滿歧義的路尾隨著我,

在時光中一點點彎曲,又一層層加重

色彩


◎表達


去哪里居住,不能太明亮,在我的無數次流浪后

我總是停留在黎明時分,仰起脖子,看天,看太陽

看空虛的白云和空虛的天空

我脖子發酸,我需要贊美那些的烏云,只有烏云有勇氣

能陪我一同流淚


◎表達


沒有一顆心能夠專注于一件事上

我夜讀佛書,色即空

我看見太陽拉一匹棗紅馬在黎明時分,

把馬的韁繩放在枯枝上

我心猿意馬,以為我可以越過枯枝



◎表達


所有的事物都會消失,會變樣,會成為另外一個事兒

一座花圃為一個虛構,一個浩大的春天可能僅是一次機會

只有澆花的女孩過完春天轉瞬間退回最難熬的時節,

她裙子褪色

臉上有小腹的臃腫,不止一次了,我認識她,認識

她遮蓋嚴實的腰際上的胎記

她是一只陶罐,存滿水,她是水只能存于陶罐里

無湯湯之水濯吾身

無青青之色染吾目

我不停地在澆花女孩長大的地方種下白樺和霧

我總像帷幕中的長夜身處南北莫辨的黎明



◎表達的錯誤


我曾經寫過一只燕子在春天的山路上哭泣

這種表達有了致命的錯誤

燕子的悲傷我何以知道

我替燕子說出了它的悲傷

我替燕子說出了我少年時的失戀

這條山路,它彎曲著,有著塌方,有著泥濘

燕子喜歡它



二、晨禱、午禱、暮禱和晚禱


◎晨禱


多數的清晨總是那么相像,水龍頭會被擰開,

馬桶,剃須刀,牙膏,毛巾

還有鏡子

這些都不是難以置信之物,它們有次序

頭斜著,

清理牙垢,或者如廁,丟下排泄物,

這些骯臟來自一個漫長的冬夜?

可以肯定它們也是物品,生而有序,不是

抽象的圖案

它們和我交換,然后沉默,都是以規范的形式,

或者形成了彼此能接受的套路

假如,我不會把香皂塞進嘴里,

不會倒立在馬桶上

鏡子也不會以背面照著我的眼瞼



◎午禱


如果可行的話,洼地比較適合我禱告

一塊裂開的土地的凹處

是枯井之底

有落葉,

有著濃郁的沉寂,這里顯然不適合牽牛花的生長

我一直不曾厭倦牽牛花,它是心的時間

得靠自己不屈服于一堵滾燙的石頭墻

然后向上攀爬,以便和一千個

頭顱混雜于一體


◎暮禱


如果稍早的時候,我會有隱隱的不安,現在不會了

蛇和蝙蝠都出來了,

我在河邊扔著石子,一塊隕石在某處墜落

要是時間巧合,真的巧合了

一個衰落的村莊里會有犬吠

和斷斷續續的炊煙。



◎晚禱


可以了,白天可以消失了。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