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美女詩人 >> 詩人眉子:不能阻止遠處的歌聲
详细内容

詩人眉子:不能阻止遠處的歌聲

时间:2020-05-12     作者:眉子   阅读


詩人簡介:眉子,本名邱朝紅,大學教師,城市規劃師,著有詩集《記憶.告白》,最新詩集《萬物生》。


■ 情人節的雪


院子里,一個恍惚的聲音傳來

兩只喜鵲飛上了槭樹枝頭

 

他們似乎在討論

情人節的雪

像你發過的誓言,終于來臨

并作為一個幸福的詞語

成為合格的玩偶

又似乎在催促這雪花

快點停下吧

情人們要錯過約會時間了

 

它們不知道,更多的人

只是在這一天

跑到大街上碰碰運氣

 

2019.2.14  濟南




■ 春天的沉默

 

等待風,推門而入

抽走夜晚暗昧的事物

哪怕是雪,忽然從天際噴涌而下

 

但只有沉默,時輕時重

在陌生的街區捕捉你的走失

如同秩序重新歸位

 

2019.2.25  泉城

 


■ 桃花深處

 

我們睡了很久,毫無防備

桃花已醒,開到深處

 

一句詩,從花瓣上析出

字跡清晰,又突然飄落

 

我們試著用預感交談

東風破,四月漸已沉默

 

2019.4.1



■ 谷雨


花瓣盯著雨聲

風滿樓。幻覺

在緩緩的幻變。停駐在

一個無法垂直的表面出神

 

隔著窗簾,一層布的距離

我們坐下來

討論一些迷失的數字

 

它們

正在那個無法垂直的表面

和花瓣

推心置腹 

 

2019.4.16



■ 時鐘在流淌


時鐘在流淌,昨夜的夢

沉下去,又飛起來

白晝和黑夜,窺視著我們

 

向前,或者后退

都不能改變陰影偏離的位置

不能阻止遠處的歌聲

倒在路上

 

2019.5.6



■ 秋天的目光


潛伏在槭樹叢中的畫眉

從泛著冷光芒的葉子間緩緩抬頭

哦,太安靜了

 

無聲的事物

悄無聲息地旋轉

命定的飛翔穿過命定的虛空

目光過處

冷靜的更冷靜,熨帖的更熨帖

 

除了安靜,還有什么

可以讓樹葉中豢養的記憶

欲言又止

 

2019.9.16



■ 月光書 


月光是被白晝釋放的人質

月升起來,夢升起來

蟲聲寂寥,窗戶和門卸下來

 

天空一點點灰,一點點白

一些植物不聲不響的行走

又漸漸丟失了方向

 

花瓣下落,停在空中

迷了路,卻安然

我們多年的流離失所呀

迷了路,卻安然

 

2019.9.29

 


■ 小鎮


方言在野茴香的氣味里

漫步的時候,女人們在露臺上

侍弄著羽扇豆消磨時光

 

太陽慢慢地,慢慢地徘徊

許多影子就手拉著手

在小鎮的脈絡里來回穿梭

 

有人吵架,有人喝醉

有人在成片的灰屋頂下

繪一幅萬物豐滿而沒有盡頭的畫

 

光陰坦蕩,濕透的泥土敞開

綠色火焰的大門,一棵樹

正被高掛在枝條上的果實壓彎

 

2019.10.12



■ 靈巖寺


霜降之后,靈巖寺把下山的路鋪在落葉上

年輕的僧人緩緩走過,一枚紅葉飄來

在僧人的肩頭輕彈了一下,又落在地上



■ 晚秋


稻谷。蝴蝶。塵埃。

落花。一一歸位。還有詩,

和針尖上的舞娘。

 

秋日彈一曲《落雁平沙》,

灑滿山野的藍天、白云,

小路上的泥土,無所事事的虛空,

靜靜地,隨風飛翔。

 

一些虛構的愛,

也跑出來,用密語專心織網。

在茶水里沸騰,奔跑起來,

比空氣還輕,在夢里說話。

 

2019.10.29   濟南



■ 鞠躬的稻穗


秋聲憔悴。橘色長裙

有散漫的喜悅

稻田、水泊、黑松子

輕柔的歡愛

這都源于一株向陽的稻穗

朝泥土低下了頭

 

草木榮枯,幻像叢生

被麻雀吞吃的谷粒

一旦醒來,田野已漆黑 

四周是風,水珠的滴落

 

但我們仍在傾聽

并且從未停止

像每一株鞠躬的稻穗

以隱喻的身姿,朝向天空

 

2019.10.31



■ 生路


身前,身后,身左,身右

沉重的空氣包圍著一切

黑色幽靈持著匕首

摩挲著插入人類身體的裂縫

還有什么,比躺在肉身里更加安穩

 

一只白貓從黑色的夜里跳出來

落在寬大的樹葉上

那些青灰的雨水,順著樹葉

粗糙的紋理極速滾動

似乎要開掘暗夜里的一條生路

卻被映照出的殘缺靈魂

半路攔截

 

山川,草木,天空

那些灼燒的生命,劇烈地

抗爭著,搜尋著

紙張,木材,汽油,所有的助燃物

一遍一遍把火把點燃

 

2020.1.29



■ 羞愧


柳絮飛,像盛大的雪,

帶我去見許久不見的親人。

 

陌生的院子,四周架著柵欄,

木槿花落了一地。

門輕輕關閉,窗子也沒有聲音。

一張紙在空中,無助地飛,

上面有我的名字。

 

沒有人走出來,

清晨的光,不安地游移。

握緊又松開的手,

是我無法掩蓋的羞愧。

 

2020.3.29



■ 百分之九十的虛構

 

你站起來

開始徒手攀巖

牽引自身的重力向上

沒有任何風險的姿勢

 

我反向旋轉

變成一株可以飛的滑翔樹

藏著療傷的密方和金丹

 

鏡子里流出一條河

沒有邊界和陰影

冰冷,又燃燒

 

我跳進去,你滑下來

太陽白得像一枚月亮

 

2020.3.30



■ 總要做些什么

 

總要做些什么

屋子那么冷,北風在吹

彎腰喝水都潦草了些

試著寫一封長信

雖明亮如昨日之約

終有曖昧之嫌

 

窗外的紫荊

是遠親,還是近鄰

似乎也并不重要

總歸是要凋零。對鏡梳妝

總歸也是要凋零

且去收拾那被風吹亂的

不早不晚的歡喜

 

2020.4.1



■ 由一朵花開始


由一朵花開始

沿著古舊的窗欞

和一堵南墻,搖搖晃晃地

落下來

 

然后。杏花、碧桃、海棠

都散了。寂靜的陰影鋪開

 

有人走過來,背對著

向我借光。但遺忘

已經開始

 

2020.4.7

 


■ 鄰人

 

言語那么輕,輕易飛起來 

懶洋洋地搖擺著,描述遠方

 

沒有人注意,悄悄變換的距離

悄悄逝去的向心引力

 

來路和無由的善意

在某一刻的凝望中彌漫

 

巧合是否和現實對應

是一個不值細究的秘密

 

2020.4.8



■ 只若初見


窗外的野草莓在生長

古城的木窗

掩飾不住的黃昏

 

杯中的水,被陽光分解成

五顏六色的形狀

像堤岸,像意料之中的波濤

一只白鷺,一直走

一直走

 

2020.4.30


來源:梵舟紀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