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觀縱橫 >>詩歌理論 >> 如何運用詩歌語言表達詩歌主題呈現詩歌藝術美的淺見
详细内容

如何運用詩歌語言表達詩歌主題呈現詩歌藝術美的淺見

时间:2017-04-05     作者:周塬   阅读

如何運用詩歌語言表達詩歌主題呈現詩歌藝術美的淺見
周塬


“詩無關乎理,而理自現”。

首先,詩歌的主題抒情言志,應當包含探討真理或關照理性,這與人的思維相關,詩歌更多地依靠詩人的思維通過詩歌語言表達出來。古往今來的詩人無論禪思和哲理追求真理方面都沁淫著非凡的心力,往往在詩歌關照通向真理或人類永恒認識上顯現出詩人深厚閱歷和把握語言的功力,“追求詩歌的思想性”也正是表現著這里。

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關之琳先生的《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詩中時空的觀念,禪理的關照,通過對“心遠”的認識,表達出人生只有放開執著,保持心靈的平和內在的和諧,才能感受到自然的生趣生命自由的樂趣達到人與自然想通“物我兩忘”的境界。生命在宇宙之中不為人的意識而存在著相互的關照,無論在生命觀照或時空觀照,人一方面可以是別人的“風景”,一方面又身陷于觀照他人的“風景”,這相互的觀照和參照里,完善我們的生命實質,凸顯人生存在的實際意義,這是《斷章》通過不同角度和人物主體的變化留給讀者在詩歌里的神思。詩歌通過對理性的詩意的認識帶來永久的魅力。當然這要在讀者深入體悟和分析的基礎上才能準確把握。

這種“寫樹不見樹,寫山不見山”,在王國維先生論詩詞境界里被稱作“無我之境”,也許正是你所欣賞“詩無關乎理,而理自現”關于詩歌藝術境界的思考。詩歌藝術的特質除主題之外最大的魅力也就在這里。借助于文字語言通過對自然現象,社會生活現象的觀照或深刻反映我們內心的世界讓詩歌存在擁有不可置疑的理由。談論或展開這樣一個關于詩歌深層創作的關乎詩歌終極性藝術的話題的確給我帶來挑戰。

我之所以談到“人類藝術在通向真理自由暖暖的愛和巨大藝術感染力的路途上最終殊途同歸”,是關乎藝術的主題和藝術最終關懷給人類文明留下智慧和財富而推動人類文明的發展,現在要談的的是詩歌藝術在完成或更進一步接近這一目標自覺與不自覺的創造過程中的藝術把握。在這具有普遍意義的前題下,可以說古體詩新體詩歐美詩和中文詩將同樣適用。

王維“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用浣女滌紗洗衣歸來穿過竹林引起的竹葉搖動發出聲喧,魚舟下湖引起蓮葉晃動,這對聲音和形象白描式的表述,如果只表面看成一個生動的畫面,自然遠遠不夠,而恰恰是詩人借用這種似乎完全與“情志”無關的描述,表達了一種閑適自然淡定無為的心境那種意會而來的情形。“無邊樹木蕭蕭下,不盡江河滾滾來”看似實寫深秋里登高遠望,樹木飄零江河之水滾滾而來的景象,但不難從中體會到詩人杜甫那“百年多病”身世飄零,閔懷天下而又壯志難酬的人生短暫生命蹉跎的憂憤情懷。。。這在古體詩里并不典型而又比比皆是的手法,用在今天的詩歌里同樣會有“藝術感染力”。拙作《老人與傘》寫老人的形象“她的背躬著,與泥土平行,蹣跚而來/頭上的蘆花,風一吹就散”“空蕩的牙床,不停的咀嚼,母親留給她最后的話———帶好傘,雨,隨時會來。”表面描摹一個老人的形象,實質在感悟生命老去,一生的經驗與“隨時會來”的不可確定的人生際遇,需要我們不忘生命里的“傘”———人們把握今天面對明天的道理。在《邂逅森林河流之上》調動諸如“森林,河流,古老的箭鏃,船,槳,鞋子,微光,神的嬰孩,皮膚的門。。。”這些單一復合又無限張力的象征意象并不是故弄玄虛,也不是來源《圣經》或神學,客觀的講是在中外詩歌比如《神曲》《離騷》以及波德萊爾,艾略特文本綜合影響,廣泛被詩歌認識確立的意象,能夠意會到諸如真理,時間,制度,觀念,求索,追問。。。相應實指的對應物。把另外一個活著的我在另一個空間不是確指的空間里與現實里對照,如此呈現在詩歌里就是象征的手法與古詩詞里意象是一致的,可以說西方現代主義詩歌的藝術技巧在我們老祖宗的詩詞經驗里都有成功的案例或對應,這也是我們不要盲目追隨外國人的經驗而拋棄國詩精髓的理論依據。

古人論詩的境界達到化美離不開“情景交融”這一理念,現代詩同樣要求通過意象和帶有情感色彩和文化信息載體的一切事物,諸如秋葉落而心情蕭瑟,春花開而生意勃勃,離人去而憂思徘徊,樹無語而生命欣長。美國意象大師龐德用“黑色的枝條”來寫黝黑深長的地鐵,用“幽靈”象征陌生冰冷無法捉摸的匆匆過客的臉和難以溝通的心靈。我在詩歌中用“黑夜的河流”象征更加真實的人類真理,用漂浮在黑夜河流上的頭顱象征離我們遠去的探索和擁有先知和人類生命經驗的高貴靈魂,用“嘴角叼著玫瑰在懸崖上雕刻的老人,與在生活逆境和生命逆旅中探索詩歌精神生命真理的形象。。。。更有詩人們用晦澀的意象表達對制度對生命無常對來至于社會生活的桎梏陳舊道德觀念甚至政治體制以及當前貪污腐敗缺少人性關懷和自由人性溫暖的現實的表達。。。這是詩人最基本最常用的手法和技能。

意象的確立不是單獨存在的,她在具體的生存背景和一個階段或永恒的話題里充分調動文字的會意表情的功能和相當語境里給讀者帶來諸多感覺的打開與交流,這就是藝術的共鳴,是藝術感染力推動讀者在心靈感悟在欣賞經驗里融合確立起來,作品所攜載的信息不是固化不變的,即使是詩人自己的作品,離開當時的語境和背景在重新閱讀和欣賞的時候,也往往會產生新意或者完全推翻,讀者的視覺和閱讀欣賞的歷程在統一文本的基礎上除基本的情感色調和人們形成的普遍認識之外,常常會有來自自己生命心靈認知的體驗并在自己的認知里確立或解讀,所謂“一千個觀眾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的道理就在這里。

“詩無關乎理,而理自現”,從詩歌文本不去介入關于理性如禪思哲理的關照是不現實的,從詩歌藝術追求情景交融,寓理于詩意美中抒情于詩性語言里,用詩歌的語言唯美的形式藝術地揭示真理,這是詩歌藝術從事者必須修煉的基本功,也是確立詩歌文本的基本要求。美和藝術感染力是藝術外在形式與內涵相統一從而確立藝術形式或“文本”存在和流傳的必備要素。

僅對有關詩歌如何藝術性地反映主題,以我淺薄的認識提出來與論壇和詩會的朋友交流,但愿這更多傾向于感性認識的文字能給關注的朋友們做一個交代,期望能拋磚引玉。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真人真金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