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 >>觀點 >>作者立場 >> 寫作半年,小說獲獎,我有三點想法
編輯推薦
更多
详细内容

寫作半年,小說獲獎,我有三點想法

时间:2017-10-13     作者:陳北宋   阅读


我在2017年2月24日開始提筆寫東西,到今天已經七個月。七個月里我寫下了約40萬字。第一部小說《余生,放你在心上》在一個小說出版評比活動中獲得三等獎,并獲得出版資助。這給我了極大的鼓勵,也讓我更加堅定地沿著這條孤獨的道路繼續前行。


堅持寫下去,努力不會被辜負


開始寫作的前兩個月,覺得自己有無窮無盡的想法可以訴諸筆端,身邊隨手捻來都是素材。我寫自己身邊的人和事,自己的感悟,挖掘自己的記憶,把一直以來積攢的想法全部倒了出來,每天到了固定的時間必須坐在電腦前噼里啪啦地碼字。


那個時候的我,也期待有朝一日自己能夠出一本書。買了很多書,紙質的書,電子書,幾乎堆滿了我的書桌。理想每天都在激勵著我,手邊的書已經看不完,心里還想著再買幾本別人推薦的書......


每天都有讀書計劃,文章也得寫,感覺心里慌慌的,仿佛有太多情緒和焦慮涌在心頭,只能通過在寫作上獲得別人的認可,才能緩解。


當時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文友組成了互評組。每日寫完文章后大家都去看,寫出自己對這篇文章的意見,有何不足之處需要改進。那時我們不管再忙再累也要堅持每日更新,堅持每日給文友的文章寫點評。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我也寫出了幾篇閱讀量過萬的所謂爆文,被廣大公眾號競相轉載。消息每天滴滴答答的涌出來,讓我在睡覺的時候都舍不得放下手機。


這就是我剛開始寫作時的狀態,充滿了熱情,覺得自己可以這樣寫一輩子。


幾個月后,素材難以為繼。


并不是沒有想法,日常讀書的時候,出去辦事的時候,腦子里會突然冒出一個又一個點子。但等真的坐到電腦前,卻發現這些零零星星的點子并不能匯集成文,太過零散難以成為緊湊的有主旨有深度的文章。


漸漸地,互評組的小伙伴們不再出現了,相約一起寫下去的文友門,現在還在堅持寫的寥寥無幾。曾經說好要一起堅持日更,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個沉寂的ID。


不要迷茫,你的故事總有人欣賞


沒有誰能夠堅持寫雞湯,也沒有那么多干貨能分享。我認真檢查了我大腦中的記憶,能寫的全寫了,沒有可以作為素材的東西了。或者說,記憶和潛意識中還留有的素材,不適合用當下的寫作方式進行加工,必須換一種形式才能更好地呈現。


干脆寫小說吧!


我開始挖掘自己的潛意識,根據記憶的指引思謀情節,從4月15日開始寫下第一章,到6月15日左右,以每日大約2000字的速度寫完了這部小說,共計10萬6千字。


過程很孤獨,因為閱讀量很低,都是兩位數。我常常調侃自己是在冷宮,用自娛自樂的精神寫小說。小說寫到一半的時候,有幾個文友開始追文,在我發布文章的第一時間閱讀,討論故事情節,還有人專門給我找錯別字......


正是這些可愛的文友,支撐我完成了這部小說。


寫的時候也有不少編輯拿走大綱去看,但因為種種原因均沒有達成出版。有編輯告訴我,出版社要出的是暢銷書,因為要考慮商業價值。我深知自己的小說只是講了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在一定程度上還有點老套,我想要突出的是在這個老套的故事中折射出的溫暖和人性。于是安慰自己說,沒關系,畢竟是第一部,不能出版也沒關系......


我把小說放在我的微信公眾號上,出乎意料地有很多人喜歡。不少粉絲給我留言說喜歡這樣溫暖清新的文筆,有人說喜歡這樣簡單的描述,有人喜歡這個講述真誠和寬容的故事。


我才知道,衡量文學作品并不只有“商業價值”這個標準,不同的讀者有不同的品味和喜好,一部作品不可能取悅所有人,但只要有人喜歡,這就夠了。


寫作,是很平和的一件事


半年過去了,我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我不再逼迫自己日更。寫作其實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讓自己感覺太累的話很難堅持,必須毫無痕跡地融入生活方能持久。我開始慢慢的放任自己的寫作狀態,如果某一天因為太忙而不能更新我也不再焦慮,“明天寫好啦!”


反正我不會放棄,寫作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我的第二部小說《清風不相識》,在2017年7月3日寫下第一章,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月零二十天,我才寫了8萬5千字。有時候思路不暢,我不再逼迫自己必須寫出來。要知道在寫第一部的時候,我會逼迫自己必須寫,哪怕寫出來再刪掉呢!現在我學會用鉛筆在筆記本上一點一點的整理思路,告訴自己不著急,慢慢來。


我給自己劃定了目標,這一個月只讀這一本書。反復讀,不許讀第二本。我把電子書上排的密密麻麻的書全部刪掉,只留下兩本最近看的。


案頭只有一本紙書,打開電子書,只有這兩本書呈現在眼前,無形中緩解我的焦慮。“嗯,沒關系。這么長時間只用看這兩三本書,足夠啦!”


這種心理暗示讓我變得平和,不再像以前那樣,慌慌亂亂地找不到出口。我也不再著急,因為我知道不管怎樣我都會這樣不緊不慢地寫下去。


看了很多關于寫作的書,發現可以借鑒的都是堅持寫作的態度,而關于寫作本身,只能靠自己的耐心和悟性慢慢積累和摸索。


當你不知如何表達的時候,想想“炸牡蠣”理論


寫得多了,總有詞窮的時候,有些時候思維很受限制。但作為一個寫作者,一定要找到適合自己的表達方式。


這種時候,“講故事”是很好的表達。


不知你聽沒聽說過村上春樹的“炸牡蠣理論”。村上春樹是我很喜歡的一個作家,我喜歡看他的自傳或者隨筆。他很善于挖掘自己內心的想法和感受,并如實地呈獻給讀者,這是他的文章最吸引我的地方。讀他的書會感覺跟他是心意相通的,“太巧了,我也是這種感受,可怎么我寫不出來呢!”我常常會這么覺得。


在他的隨筆《無比蕪雜的心緒》中關于“何為自己”的描述,讓我對于文字寫作有醍醐灌頂之感。他借用一個讀者的問題闡述這個觀點。一個讀者問:“在參加就職考試的時候,有一道考題是:請在四頁稿紙內對自己進行描述。根本不可能做到嘛!請問村上老師,您會怎么回答?”


村上春樹說:


誠如所言,幾乎不可能用不足四頁稿紙來描述自己,我認為這是毫無意義的問題。但用不足四頁稿紙描述炸牡蠣卻是可能的,那為何不試著描述一番炸牡蠣呢?通過你描述炸牡蠣,你與炸牡蠣的相互關系及距離感會自然得得到體現,這追根溯源也等于描述你自己。這就是我所謂的炸牡蠣理論。


當然了,炸肉餅,炸蝦丸都可以。而所謂小說家,就是指能夠無比詳盡地描述全世界的炸牡蠣的人,從不去思考何為自己,我們只是不停地撰文描述炸牡蠣炸肉餅炸蝦丸,并將這些事象與自己的距離和方向作為數據資料積累起來。


所以,當你不知道該如何表述,想想村上春樹的炸牡蠣理論吧!無論從多微小的事情入手,從多奇怪的角度開始,只要你能堅持寫下去,最終呈現都是你自己波瀾壯闊的精神世界。


當你不知道如何寫一個主題,就講一個故事,哪怕跟這個主題只有一點點相關。


比如有人問村上春樹爵士樂是一種什么形式的音樂,如果換成旁人通常會說:“你聽上十幾盤爵士樂的CD就會知道啦!”、“不如我給你一點爵士樂的帶子吧”諸如此類的。而村上春樹用寫作者的方式回答這個問題,講了一個與爵士樂有關的故事。他不會告訴你究竟什么是爵士樂,如果想尋找答案,就從這個故事里尋找。


講故事的人,只負責用自己的筆觸精心的講述一個個故事,不要妄下結論,結論應該通過故事本身慢慢地滲透到讀者心里,這才是一個小說家應該做的事。文字的妙處就在于此。你可以將任何你喜歡的文字以你喜歡的方式排列組合,形成的就是與眾不同的你的行文風格,表達的都是你獨一無二的內心。


那么,通過描述炸牡蠣的方式來介紹你自己,有何不可呢?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