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女詩人 >> 李昀璐詩歌丨誰毒得過你的一廂情愿
详细内容

李昀璐詩歌丨誰毒得過你的一廂情愿

时间:2018-05-21     作者:李昀璐   阅读

李昀璐0.jpg


1526870066616331.jpg

1526870087998740.jpg


1526870104543123.jpg

詩人簡介:李昀璐,1995年生,云南楚雄人,畢業于山東師范大學地理與環境學院,詩歌作品散見于《人民文學》、《詩刊》等刊物。


許仙

 

我本意茍活世間

何曾想遇仙

 

做個藥鋪學徒,如履薄冰

十年一日,忍氣吞聲

寄人籬下,在日子里榨出

一點點碎銀子

喜歡的女子,也不敢

多看一眼

 

不會和小姐借傘

不會夢見保和堂

低頭走過青石板街

憑姐姐姐夫意愿

找個人,茶米油鹽

縫縫補補一天天

 

不出幾年,相看兩厭

偷偷看隔壁寡婦,繡花的手

兒子不必中狀元

 

六十歲的時候,愈發直不起腰

走過斷橋

任捕蛇人叫破喉嚨,不看一眼

金山寺鐘聲連綿,水未漫過

 

娘子

這一生,誰毒得過

你的一廂情愿



滇池之夜


身體總要有一些地方,用來安放

星辰,月光,還有翅膀


翅膀已經睡著,在暮色四合的時候

時間是一條流淌在滇池里的河

像是血液,循環反復。每一次

都吞沒一些話語,生出更多遠方

宴席已散,回頭是岸


我被塞得太滿,只有眼睛是空的

大風貼著水面吹過來

一遍遍,一遍遍的

用力竄到我的懷里

抱緊我

直到星星 填滿了我的輪廓





碧色寨火車站

 

鐵軌往前走,自己去找車

鋼鐵骨架,該有一顆比鐵硬的心臟

 

屋檐下的陰影收納一個又一個旅人

他們帶來遠方,沒有哪一根肋骨和鐵軌等寬

 

掛鐘以指針拒絕時間,陽光從小樓

黃色的墻壁中,緩慢抽出自己

 

等候火車時,藏匿的可能性勝過所有

復雜的證明題——證明自己是一座車站

 

夜夜等候風停歇,0.6米的寸軌上

駛過一片大海

 


雨季

 

云貴高原牧羊的眾神

整個夏季都在洗白云朵

然后在秋末的雷聲中

亮出了細長的刀

 




紙上


書桌玻璃下

壓著張素描紙

畫著一枝

含苞待放的白玉蘭

夜色層層壓下來

“咯噠”一聲輕響

玻璃裂開道小縫

 

這么倔強嗎?

想開花



看星星的人

 

陰影里的人

從不敢在橋上看風景

 

在月色中識得自己

永遠只有一面

小心地,與別人同步自轉

不敢回望身后的環形山

 

星辰自己決定移動軌跡

順行或是逆行,或是

離經叛道的自縊

 

以幾億光年,去接近

另一段遙遠的光

彼此都是冷的

從沒有人,當面叫過他們的名字

 

身在光影中,塵世比行星更遠

一次次低著頭淌過

無法命名的人群

隔著屏幕,去愛別人




局外

 

做一個最忠誠的觀眾

在人群中早早到來

最后離開

 

世上說話的人太多了

有的聲音像流水,而另一些

是水里打滾的石頭

如若此身,不能補天

 

那就擊碎一些東西

或者建一座城

安放聚散、憂愁

和所有想要的離合

 

我的眼睛,帶著所有深情

黝黑如井,遠遠地看著你

在所有輾轉反側的夜里

耗盡一個又一個晨曦

 

仿佛自己是透明的,

像一顆清亮的露珠

是一個卑微的借光者



六月二日風雨大作

 

擊鼓落日前

黑云抽出通體銀光的峨眉刺

魚馭風而來,云中露肚白

隔壁黃河被打翻,入海口改道

千支萬流涌動,天地誤入其中

改頭換面,新開一夜

轟隆隆,轟隆隆

驟雨顛倒,翻滾幾經

骰子落定

 

這次打開

人間會轉到什么新點數?




黃鶴樓記

 

大江東流,波濤相擁奔騰

告別過千帆相競的時代

黃鶴樓孑然一人

 

金黃色的檐角分割高樓線條

酒樓、便利店和火車鐵軌

日夜疾馳

時代的速度比江水更快

 

放慢的時空中

它數次懷想前生

風入松,而后登樓

那一個個

曾醉倒在它身側的故人

最終都飛不過江心洲

斂翅立于樓前

變作一只銅酒杯

 

煙花落下的地方

一個朝代安然入眠

詩行蟄伏城中

化解所有霧霾、流感和背叛

 

我們曾陷落瘡口

為了被深情拯救

 


安全線

 

安全線內,地鐵呼嘯而過

排山的氣浪,像要

不顧一切的帶走我

 

我是你隨手扔掉的星球

重歸于黑暗墓穴

轉動的軌跡,生出

渺小的宇宙

然后

以同樣方式衰老

 

我們最后僅剩一條

清晰的線

線內卷起盛放如玫瑰的風暴

渴死的沙粒拋尸荒野

破傘遍地

 

我們劫后余生

濕透衣衫

水只有一滴

我只剩一縷




隔夜茶


手中剩半杯隔夜茶


鮮活的時候,水狂熱

壺蓋壓不住蒸汽

羞怯如茶

一邊疼,一邊打開自己

滾燙的第一尖

清香撲面


未飲盡,茶已冷

降溫后的苦澀余味

再難啟齒

隨手潑盡,一夜殘渣


他冷過隔夜茶

他轉送別人花



山水畫

 

他筆鋒中的山水,一年年的

消磨四季


飛鳥停在

山澗中的雪,很多年,仍未遇到

合適的時機消融

 

春水,破碎的波紋

來自一江風,擁抱力度的加深


放開手中的風箏線

沉迷于虛構的月亮


真正的月光,在曾與他照面之際

一夜老去

潔白的尸體,落滿山澗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